熱血時報 | 新年依始,求進日新(^3^)/

新年依始,求進日新(^3^)/



新年依始,求進日新(^3^)/


這篇文章是響應黃洋達在今日(1月1日)《國立大台》節目的呼籲:今日之內,至少完成一件事——這件事最好是能令別人稱讚的。

新年開始,踏入2020年,為自己訂下新目標,使自己進步,就是一件賞心樂事——進步了,比過去的自己做得更好,一樂也;為別人完成了事而高興,也是一件樂事,二樂也。這是所謂「己欲達而達人,己欲立而立人」的道理。

求進啊,在這個年頭可不是一件易事。當你打開電視,F5刷新FB,見到螢幕上重演數年前的遊行抗爭戲碼——不是說遊行沒用,但知道警暴無所約制,既成事實,遊行的目的是為了表達不滿,而昨晚有人向警車擲汽油彈,那就有點魔幻了。

不說政治,這年頭,人是會迷失、會消沉,是很容易理解的。昨晚出外採訪後,到食肆宵夜醫肚,放假前的晚上,凌晨街上的人多比平日多,是難得有閒,於是留連街上消遣消遣。我坐在食肆露天的座位,同枱有兩位男食客。右邊的先生白髮斑斑,一壺濃茶,他佝僂著腰斟到玻璃杯中,大口灌下,又斟。三杯過後,才去拿一盅鳳爪排骨飯,左匙右筷,鳳爪排骨如餅般夾到飯碗,大口啖飯。食畢,無聲無地就走了。左邊的食客,也是一碟,是糯米雞,也是把餡料通統夾到一旁,快而靜的嚥下米飯,卻不知何故,或是味道不合,又把餡料通統夾回荷葉之中,包回原狀,又是靜靜地離開了。他離開得很靜,靜得連侍應也不知他是否人有三急,還是去再添點心,女侍應怕他未買單,問了我後,還是等了良久才執拾。我吃了一籠雞札,一籠金錢肚,一枝麒麟大啤,飲飽食醉回家。

本應是有閒心的夜宵,卻是如此的靜,蒼涼。

早兩三個小時,我在屯門公園採訪,拍攝放映會和倒數的活動,人多,但卻不熱鬧。放映會的影片,是港台的回顧,我沒仔細留意,也無心計較,大概內容是回顧政府、警察暴行云云,除夕夜倒數之前,靜得發悶。四處徘徊,遇見有人為附近行動者被警察追捕,雖然得逃,但不忿為何人們看放映會也不來援。幾乎衝突,但最後無事,平息。倒數時還算熱鬧一點,但是倒數後十多分鐘,人們就四散離開。百無聊賴,不如歸家。大會沒有其他活動,人也茫無頭緒——明日有遊行活動嘛!但那是中午的事吧?舉目都是青年居多,才過十二點,難道連青年也提不起勁玩樂嗎?再早數小時,我在公園觀察,以為只是時下青年喜好坐公園幽會而已,所以人多。

感覺,現在有點回到過去,社會都倒退了。除了我們。直播當中,真箇有聽眾寫「我願云根當總理」,嘻笑風花。

我們真的是很樂觀,情緒穩定得出奇。只有我們是真的在過年,生活得樂,這是有賴於踏實生活,日新又新吧!



作者
讀者回應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