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血時報 | 既防中共塗鴉者 也防偽本土泛民

既防中共塗鴉者 也防偽本土泛民



既防中共塗鴉者 也防偽本土泛民



14歲塗鴉少女被判入女童院事件,港人震怒,但香港出現塗鴉少女,大陸人更為震怒,因為証明在主權移交的17年中,香港政府並未有效地履行其職責,即為港人下一代洗腦。前港澳辦常務副主任陳佐洱日前在北京一座談會上,有如「鬼拍後尾枕」的大膽斥責香港教育局,認為其制訂之課程,沒有考慮「國家主權、安全、發展利益的利弊得失」,竟讓香港回歸時,才娃娃學語的娃娃,成為衝擊軍營、立法會及政總的「排頭兵」,港府現時要積極思考如何為「被洗腦」的青年「補腦」。

另一邊,民建聯東區區議員黃建彬被揭在地區派發一套12本的殘體字兒童「毒」物,企圖通過這些細眉細眼的小優惠,去攏絡街坊,為未來區選拉票,而另一方面,則是配合中共清洗港人的計劃,推動殘體字,消滅正體字。為了加速港中融合,這些中共奴才已無所不用其極,積極地向白紙般的小童出手。親中政黨或團體有如街頭騙案中之騙徒,通過為低下階層提供大大小小的蛇齋餅糉,建立正面形象,令到港人防騙意識減低,才施施然把港人的未來騙走。

誰在洗腦,大家心知肚明。還記得2012年反國教一役,港人都蜂擁走上街頭,為了是擔心自己的下一代被洗腦,當時已有不少撐政府的鳩流學者,認為要洗小朋友的腦很難,只要家長在家為其「補腦」,自能作出抗衡。但事實証明,學生在加入洗腦教材的教科書靜默污染下,家長因沒有時間為孩子篩選「毒」物,最終香港的下一代,便會變得和大陸的學生不無兩樣,香港人的核心價值,終有一天被清洗殆盡。



陳佐洱及黃建彬之所言所為,跟所有建制派和中共官員一樣,時刻在挑戰港人底線,甚至可以說是對香港文明作出醜陋不堪之「塗鴉」。只是這些賤人用的,不是能輕易清洗的粉筆,而是難以去除的髒物,中共也不是在甚麼連儂牆上塗鴉,而是在大家的下一代,天真無邪的小朋友身上,所以港人必須起來反抗。我們要比黑警更「黑」,把每一個「塗鴉者」都捉出來,冠以應有罪名,再在網上大力鞭撻,廣傳天下,也要身體力行的推動港中區隔,反對普教中,抵制殘體字。

然而除建制派外,大家也開始要提防那些「偽本土」的泛民主派。泛民政黨在雨傘革命後,開始意識到本土論述在未來選舉中舉足輕重,公民黨和民主黨先後來過180度華麗轉身,對傳媒大談「本土經」。然而兩位年輕的民主黨副主席卻露出馬腳,原來其所謂本土論述,只是檢討港中融合速度,骨子裡仍是死硬的殖民主派。故在騙徒橫行的今天,大家既要提防來自中共的塗鴉者,在未來選舉中,也要提防偽本土的殖民主派。



作者
讀者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