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血時報 | 修改《議事規則》為「一國一制」鋪路

修改《議事規則》為「一國一制」鋪路



修改《議事規則》為「一國一制」鋪路



建制派聲言要恢復議會秩序,對《議事規則》提出大量修改,杜絕反對派拉布的機會,消除議會抗爭的最後一個手段。此舉與其說是恢復議會秩序,倒不如說建制派是要恢復議會以往擔任「橡皮圖章」的效率。

正常的議會秩序,是指政府和政黨就牽涉公眾利益的事務從長計議,甚至是討價還價,在碰撞、角力和磨合中得出大家相對接受的結果。因為隨著社會發展日益複雜,不同族群或團體的權益必然會互相衝突,要避免各方在街頭鬥爭和混戰,「議會」是不可或缺的。將「議會」理解為大家在堂皇的議事廳裡西裝筆挺、溫文爾雅地演說和投票,同時相信政府提出的所有法案和政策都必然大致正確和有利大眾,是很片面和原始的想法。

香港立法會的畸形境況


可是,香港的立法會由於有功能組別,建制派一直得以壟斷議會,藉人數優勢通過所有特區政府提出的法案。官富民窮、財團壟斷、特權階級、貧富懸殊、在職貧窮、跨代貧窮,統統都是這種政治生態下的必然;反對派為此質詢政府,立法會主席日常也是縱容官員回答時遊花園,「人肉錄音機」答非所問。如是者,議會胡混了十多年,終於有反對派無可奈何地發起拉布,嘗試阻止政府的惡法通過,例如立法會替補機制、網絡廿三條、劫貧濟富財政預算案等等。

數年來大大小小的拉布,令建制派深惡痛絕,除了因為他們肩負為政府護航的政治任務外,不耐煩的個人情感似乎是更大的原因。議事規則委員會主席謝偉俊議員日前也說過,要35名建制派議員在會議廳內「聽廢話」,是相當令人憤怒。一些建制派商界議員喜愛逢星期三晚輕鬆地到快活谷接觸業界選民,但議會不斷開會令他們感到壓抑,又無法改變任何政府政策,「議會」逐漸變成一個「累鬥累」的場所。

議會欠缺港人授權是死症

議會生態是如何的不濟事,甚至令大眾誤解是個別議員的錯。日前有民調指出,至少有一半受訪者厭惡立法會拉布,本席也不得不認同這確是一股強烈的民意。對於建制派的修訂,他們會認為是合理的安排,為何一定要待下星期三才再開會議呢?而反對派的支持者就會認為,這些所謂合理的安排是出於不良動機。

問題是在拉布出現以前的議會秩序和政治生態,有否令你們生活幸福、富足快樂,創造一個讓你們可以憑個人努力擺脫「食唔飽、餓唔死」境況的社會經濟環境,可以向上流動?答案是顯而易見的。即使沒有拉布,議會也不見得可以改善大眾福祉,關鍵始終是特區政府獨斷獨行、不恤民命的管治,更是由於本港的憲政體制之漏洞所致,《基本法》不修訂,欠缺港人授權,議會當然比「橡皮圖章」更不堪。

(編按:本文刊載於熱血時報印刷版第53期。熱血時報印刷版訂閱連結:http://www.passiontimes.hk/4.0/regform.php


作者
讀者回應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