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血時報 | 阿叔今年40歲

阿叔今年40歲



阿叔今年40歲

男人四十,真的中年危機處處。同齡的陳奕迅,早前在台上發瘟了,回想阿叔當年,還聽着他深情演繹1874,可怕的那些年啊。

生於1974如斯好年: ICAC成立,社會漸趨安穩,過往的制水、六七暴動,都只是上一代的口述歷史,那時太細,困苦、政治我不懂,也不用懂,隨着港英德政,一家大小搬上樓,童年,總是快樂。

1984年,我10歲,其時經濟蓬勃,身邊大人偶有談論着中英談判,那時叫「收返」,不叫「回歸」,其實他們對結果不關心,只是擔心,擔心一個叫黨的東西,不過更着緊的是那年的加薪,所謂「民主回歸」,只有一小撮傻仔在電視機前大叫大嚷,普羅市民?確實懶理社會大事。

1989 年春夏之交,15歲的我開始懂事,天安門的事,看得明白,但也不明白,為何「祖國」如此殘暴?早幾年說「民主回歸」的傻子,悲憤激昂,確實令人動容,父輩也不叫他們傻子了,兩年後華東水災,愛國風氣更濃,齊齊左一句民主回歸,右一句龍的傳人,電視日夜說着「血濃於水」,奇怪的是,那時候香港是全球捐款最多的地方,算做國外。國外?「血濃於水」的國外人?這「中國人」身份確實混亂;更混亂的是,真正中產的朋友,那個年頭,到九七前後都一邊捐錢,一邊舉家移民了,如此「愛國」,又那麼害怕,實在令人摸不着頭腦。

十幾廿年前的香港人,熱忱捐錢,迅速移民,但討厭政治,想深入討論?他們寧願爭辯四大天王誰較靚仔,或八卦周慧敏楊采妮的緋聞。到我九七前出身,入職人工$9,000,見證着魚翅撈飯的日子,看到繁榮的尾聲,那時候,繁華的煙幕,哪有心神關心社會?

九七移交,看着肥彭的三個女兒離開,確實有點感觸;真正令人淚流的,是隨之而來的金融風暴,投資化為烏有,千禧科網股再一次輕傷,幸好,北上打拼,還撈了一筆,那時候,國內妹妹還傾慕港男的,打工辛苦但還有點點虛榮感,祖國實在美好啊!2003年,社會的不幸,順勢樓市大跌我就幸福了,輕鬆上車,成家立室,一直平穩安逸。及後幾年大升市,事業出頭,終於升上中層管理人,成為了中產,我想,何必關心政治呢?真不明白,那些年輕人,說甚麼中國不好,又抱怨社會向上流動機會?真是的,我就是人辦吧! 

直到上年,見到一街走私客橫衝直撞、親友要撲奶粉撲疫苗撲學校、連商場也有人隨處便溺,甚至乎,我交的稅,可貢獻新移民?忽然間,我對這個香港有點陌生。「點解香港搞成咁?」此問一出,怎料到,平日唯唯諾諾的下屬,忽然發作,說社會怎樣不公、上一代如何不爭取民主自由、鬧中港融合、拒絕承認中國人、民主黨賣香港云云。這樣說,不是在鬧我一代嗎?這個剛畢業的小子,太憤世嫉俗了,每個月還收我$8,500人工呢!唉,我食鹽多過你食米呀,同阿叔講歷史!真的聽不下去。 

有人說「佔領中環」,好呀,慢慢商討,拖足兩年,無問題的,有民主?Good to have吧,我抽IPO賺了一點,我捐錢,你「佔中」,和諧穩定,不要亂局,就可以了,千萬不要變,因為我怕,人到中年,不再有理想,只求安穩。狗竇還有10年要供,樓價一跌,我不放過你,戴耀廷,懂我意思吧?


(後記:當然這不代表一整代人,但,普遍而言不遠矣。一個人的思想從成長中塑造,生命軌跡如此,唯我獨尊但無知自私,我理解,但不能接受。這些人成長了,但沒有成熟,是要下地獄的。期望改變既得利益者有公民意識而行動,難度系數比樓價跌九成更高,不拖後腿算好了,還是靠關鍵小數力量吧。)


(圖片來源:和訊


作者
讀者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