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血時報 | 鄭松泰因倒旗案不獲續約 慨歎理大已成人治大學

鄭松泰因倒旗案不獲續約 慨歎理大已成人治大學



鄭松泰因倒旗案不獲續約 慨歎理大已成人治大學


熱血公民主席、立法會議員鄭松泰因2016年發生的「倒轉國旗區旗案」,去年9月被法院裁定侮辱國旗及區旗罪罪名成立,需罰款5000元。事後他任教的香港理工大學成立「紀律委員會」跟進事件,並在昨日(1月12日)通知鄭松泰,他的合約在今年6月30日屆滿後,校方不會與他續約。鄭松泰接受本報專訪時指,有關「紀律委員會」及去年推出的新操守守則是他為「度身而造」,指理大已無程序可言,稱自己的教學評分是優異的,而理大今次就借「旗仔案」的裁決,向他作出政治迫害,形容理大已是一間人治的大學。他稱對理大已無期望,現時最關心的是學生,只希望自己可以完成教學責任,但校方已禁止他上堂授課。

鄭松泰是理大應用社會科學系專任導師,他指在1月12日下午3時半,收到理大人事部的電郵,提到「紀律委員會」有調查結果及校長唐偉章的最終決定,指他的合約至今年6月30日到期後,校方不再與他續約,換句話說,理工因為「倒旗案」要將他辭退。

在聆訊期間,鄭松泰指「紀律委員會」沒有設立任何會面及會議讓他答辯,只是要求他提交一些關於案件的法庭資料、書面抗辯書。鄭松泰形容,「紀律委員會」的聆訊是黑箱作業,其聆訊過程是為他「度身而造」,包括新的教職員操守守則,都是在他判案前一天發布。有關新守則為「操守守則和員工不當行為指控的處理」,這份經修訂的操守守則,是在去年9月28日發出,而鄭松泰的案件是在去年9月29日作裁決。鄭松泰當時指,以往是否要解僱教職員是困難的,是著重教職員的教學、科研的表現。而現時就加了一些模稜兩可、各說各話的行為操守,或被指控行為不當是如何處理。

教學表現優異  只能借政治事件迫走他

鄭松泰認為,現時與校方談程序是「多餘」的,又指校方是多次找機會想辭退他,今次就借法庭的判案作出政治打壓。他指校方有上訴機制,但他認為「紀律委員會」的委任、裁決最終決定都在校長身上,而上訴機制都由校長「話事」,故向校方說任何理由、程序、內容都是沒有意思。

理工與教職員的續約事宜是會有標則,鄭松泰指,學生、學系同事在每個學期,會就一名教職員的教學、研究及行政表現作評分,最後由系主任確認評分等級。他指出,現時校方就是越過有關機制,指他操守有問題而辭退他。鄭松泰稱,他獲得的評分是優異的,否則在幾年前掀起本土運動時,他多次被校外人士投訴時已可能遭革走,「因為我真係優異」。

鄭松泰指,理大是以法庭判決辭退他,雖然其案件涉及刑事,但與他的教學是沒有直接關係,指自己在議會內倒轉國旗區旗而被政府起訴,事件是無聊的,而理大則用「紀律委員會」的機制去處理他,是政治迫害,「將學校以外,你一啲所謂政治行為,然後搬喺學校內作出處分機制,講法就話你操守不適合做大學員工」。

他又指,有理大教職員因不小心駕駛或嚴重交通案件,而犯刑事罪行,有關教職員固然不會因案件被指與教學有相關關係,現時仍在理大任教中。他強調,看待其案件內容的角度,不是有沒有犯罪,而是校方決定教職員的教學表現時,涉及其校外行為,特別是政治的行為,這是有問題的。

難以理解「倒旗案」與理大國際化有何關係

「紀律委員會」的裁決指,鄭松泰的行為是與理大致力推動的優質教學及擁抱國際化的形象不一致,故辭退他。鄭松泰指,有正常智力都不能理解「紀律委員會」的說法,他又提到,裁決內容有一句說法,稱國旗是國家的象徵、區旗是特別行政區的象徵,所有人無論是國籍或政治信念為何,都要尊重這個國家的國旗。他形容,裁決所指的「國際化」是「大陸化」或者「中共化」,「我都理解唔到,點解倒轉香港區旗或者國旗,會同國際化有關係」。

在收到不獲續約的電郵後,鄭松泰隨後亦收到系主任的來電,稱收到校方指示,要將他新學期所任教的科目,調由其他教職員去任教,另會安排其他工作給他。鄭松泰稱,校方的做法,令他不能接觸學生,「信中有句說話......要系方確保我嘅工作,同學系無任何接觸」。他認為,做法是「癲」的,「如果話呢個判案,無論任何性質都好,咁你唔會話要將個老師同學生隔離」,他指校方是對他採取隔離措施,而只是因他在政治上反轉了建制派的「旗仔」。

對於知道結果後的心情,鄭松泰表示,事前對校方的裁決已有一定的準備,因為處理過程中,是明顯不讓他有任何發言及抗辯機會。而他任教的科目是全校選修科,下星期一就開始上課,但校方現時不讓他授課,是以粗暴做法是剝奪學生的權利,並改變了既有的教學安排,「我覺得呢間學校真係痴線」,他認為,指理大已沒有任何程序,「純粹係一間人治嘅學校」。

擔心學生日後成維穩工具

鄭松泰又指,對理大已經沒有失望、期望可言,事件已向理大的同學、教職員及公眾說明,理大是一間沒有任何程序、任何規矩的大學,不會是香港應有的大學。

他續指,他任教的是社會科學系,是社工及社會政策的學系,而有關學科是強調要有一個更加公正及公義的社會,而今次事件在他的學系發生,「我會問,我哋所教嘅學生,或者我哋學系本身所謂嘅使命,放咗喺邊呢?」他又反問,在社會科學系讀了4年是為什麼,「為出嚟做社工?咪講笑啦」,擔心日後畢業的學生,不會追求過往的價值,可能是純粹協助政府不能處理的問題,「嚴格嚟講,就係幫政府維穩」。鄭松泰稱,現時最關心是學生,始終要在新學期完成其教學責任,「本身同學係因為我而去報嗰科,依家就調走咗(我),咁啲同學點呢?」

對於會否約見唐偉章就事件作出抗議,他認為約見對方亦不會令事件有大變化,指唐偉章本身亦準備離開理大,形容對方的做法,是完成最後的政治任務。他指出,現時仍未開始,故未知教職員協會就事件的反應,待開學後看各方回應,再計劃下一步行動。










作者
讀者回應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