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血時報 | 我老豆今日叫我走精面……

我老豆今日叫我走精面……



我老豆今日叫我走精面……


「你好, 歡迎嚟到CT BANK,我係呢度既主任,小姓譚,有咩可以幫到你?」

這是我每天起碼講足十零二十次的開場白,我沒有感到煩厭,會以絕對真誠的笑容及微微鞠躬給我每一位客人,讓他們理財得當,賓至如歸。

我很喜歡為客人解決疑難後他們對我流露出的感激笑容,那一刻覺得就算企足8小時,都值。

大學畢業過後,打了一段時間的散工,巧合下,成功投身進銀行業,在中環上班,那時老豆不知幾開心,因為,兒子需要打呔穿西裝返工,還要是在中環,做BANK,多威。

從小小的客戶服務員一直力爭上游,今年夏天終於榮升為營業主任,人工躍升了$800,現時為$17,500。升了職的我,立刻在晩上報讀了證券及基金投資課程,打算考好牌照,為未來升Manager而鋪路。

才28歲,我自覺自己是ok的。雖從小不算計數快,轉數快的那種,但我承認我勤力,不怕蝕底,很多時自己寧願多走兩步去serve好客人。同Team的同事射波,我頂;鄰Team的同事要湊女準時6:00 sharp cut離場,我OT我頂。

這些可能都是接收了老豆的遺傳,老豆從小已是名好好先生,閒時會幫街坊整電器,會幫阿婆拎餸上樓,連隔離師奶借豉油,他也會整支給予對方,寧可自己跑下樓重買,他是我眼中的英雄。

「那份幫到人的成功感,可能這一刻你們就是不能明白理解。正正是因為如此,我就獲得總經理賞識,兩年便能升為主任。記着,不要怕蝕底不要怕蝕底不要怕蝕底,一同努力!」

我經常這樣勉勵新入職的九十後同事。

但不知為何,每次我激情萬丈分享着這些金石良言時,往往換來的不是熱情澎湃,大家齊歡唱對未來憧憬的催淚畫面。反之換來的,十次有十次也是好一大段的無底緘默及零星的乾咳聲。

情況多少猶如大家屏息靜氣坐在戲院內觀賞着恐怖片巨作,氣氛直教人窒息的一刻,明知下個鏡頭便有甚麼要彈出來了,我卻響起了莊冬昕的食軟雪糕手機鈴聲。

破feel無癮,在不適當的時候說了不適當的話一樣。

「他們真不濟,尐小朋友無L曬夢想。」

我是這麼認為。

說起夢,我的夢想是要在33歲前上車置業。最好是四小龍那邊的500呎單位。夢,的確遙不可及,但說出來會被嘲笑的夢想才有價值,人生嘛,就是需要這樣。

我信,我可以。
只要你信,就可以。

本打算與女朋友一起儲首期的,我六她四。半年前卻終究敵不過Club場壞男孩的橫刀宿命,她走了,沒有帶走一片雲彩,只全數提取了那筆首期儲蓄金。

我也沒有說甚麼,良禽擇木而棲,筍盤擇撚而含。是我自己不夠才能,不爭氣吧。上車的事只好一力承擔了,或許延至38歲可以呢,遲來的夢不是夢嗎。

今夜天氣真冷,老豆吃飯出奇的寧靜,淺淺的喝着啤酒。我暗暗把視線從飯碗中上移,偷瞄老豆的容貌。是何時,老豆的額角多了這麼多皺紋?是何時,老豆連鬚根也全然斑白了?

「老豆,我一定比心機搵錢!第時買間大屋比你!」我心裡暗暗許下諾言,亦痛恨自己的不夠長進,立刻便打算上網報讀公開大學的遙距財金課程,藉以增值自己,我拿着筷子,手……在抖震。

「老豆,我一定會努力!出人頭地……」我放聲咆哮,大聲,並不等於我沒禮貌,我大聲,是我堅定的表現。

話未說畢,老豆緩緩的對我說着: 「你去申請公屋啦。」

「……你份工,比你做埋經理,點加都追唔到個樓價,首期就愈黎愈貴……仔,你索性去打返散工,fit返個申請資格,輪公屋仲睇到將來呀。」

「……隔離阿榮仔,你識架,不知幾好,兩公婆,抽到公屋,仲有低收入津貼,慳到尐錢,養埋架車仲得……唉,你唔細喇,要諗下喇……我睇得你幾耐?」

「老豆!唔係你教我,勝利,雙手創咩!努力,一定有回報架!」我激動,心,像火爐般升溫,淚,也差點掉下。

「咩時勢呀而家?限住自己係條貧窮線附近,比起你硬要當中產來得……更實際呀。仔,有時,都要識走精面既。」

「唔……」我默然。

我哀悼着我每天所擠出的笑臉……
我哀悼着我每天的OT時間……
我哀悼着我每天那杯齋啡及看過的法國電影……
我哀悼着我的持續進修課程……
我哀悼着我的大學學位,專業牌照……
我哀悼着印有「譚主任」的員工咭……

筷子滑落到地上,差不多在同一時間,我覺察到老豆的小茶几上擺放着一張二張黃黃白白的抽新股表格,是近日炒得火紅火熱的蘭桂坊夜場股。

一向只買中移動,5號仔兩隻大藍籌的老豆,今天,首次作出重鎚孖展認購。

他幾乎不知這隻新股實情是做甚麼的,卻對他如此信心十足。

而我,一直認為他是很明白我在幹甚麼的……

「走下精面啦你。」

說穿了,
原來,
不明白的,
只是我。

今日還是譚主任的譚子樂。


作者
讀者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