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血時報 | 議會程序改,泛民沒戲唱

議會程序改,泛民沒戲唱



議會程序改,泛民沒戲唱



政府謀算修訂立法會的《議事規則》,減低議會的合法人數,以便迅速通過法案,本土派為什麼不加入聲援泛民在立法會大樓的抗議行動呢?泛民如何陷害同行者,以便精確地爭奪議會席位?這裡,有一套政治演算法(political algorithm)。你不必理會什麼數學,這個大家都經歷過、見證過的。

泛民每次的抗議議程,都是挾持公共利益來陷害同行的人,奪取同行者的功勞,堵塞同行者參選的道路。他們不但陷害本土派城邦派,而且還排擠他們自己的第二梯隊參選(故此你不會見到泛民陣營有好多區議員及黨工前往立法會靜坐聲援!)。他們阻斷了幫自己做樁腳拉票的中年區議員的晉升階梯,支持一些不明來歷,沒有政績,受親美傳媒吹捧的青年人來空降選區,搶佔立法會議席,又焉能服眾?

泛民在議會的政治演算法


在過去,反修訂立法會議會程序、拉布抗議高鐵撥款、反國教、爭取普選、佔中之類,泛民的議員都是作狀支持,等待民間政團參與,壯大聲勢之後,他們與政府勾結,瓦解集會,一夜銷兵。之後他們在立法會用缺席、棄權等方法,用些微的票數來掩護,保駕護航,令到政府的法案或撥款有驚無險地順利通過。準確而言,他們在功能組別找些議員來反對,令到功能組別不會全票通過這麼肉酸;在民選議席,他們多數反對,指使一些人缺席、棄權(甚至又是按錯鍵),而令到政府的議案在功能組別及直選議席的分組點票之中,都是有驚無險地順利通過。用政治演算法,盤數做到靚靚仔仔,政府和財閥滿意,市民也覺得泛民盡了力,下次又投票給泛民。

由於他們是抗議的召集人,他們領取了行動的光環,著好西裝等待拍照,捧紅自己做明星,但他們最終是用精確的演算法,令到政府的議案通過。兩邊討好,議席和薪水袋袋平安,而且賺取跨境基建的利益(例如工程顧問、法律、會計、醫療的業務)。

中共已不需泛民配合

拉布不拉布,立法會的會議程序是否修訂,泛民都是會讓路給政府,令政府的議案通過的。更何況,他們在二〇一六年的選舉,用精密的參選的稻草人纏繞(幾個沒勝算的候選人不斷纏繞黃毓民、黃洋達和陳雲)、雷動計劃(用民意調查來指導支持者配票的演算法),將「拉布之王」黃毓民踢出議會,泛民謀奪了黃毓民的議席,也令熱普城的參選團隊鎩羽而歸,令立法會的拉布,從此廢了武功。那麼,泛民又何須作狀去扮演反對議會程序修訂呢?

原因是,中共已經厭惡這種泛民戲碼,要將香港的議會澳門化,故此不需要泛民來做戲了。泛民從此失去了議會作狀反對的光環,議席就會一個一個地流失,他們兩邊討好,出賣香港人的把戲,從此沒戲唱了。

我們不再支持泛民提出的抗議議程,是我們看透了泛民的把戲,無謂去幫人抬轎上位,之後陷害自己、陷害香港人。


(編按:本文刊載於熱血時報印刷版第53期。熱血時報印刷版訂閱連結:http://www.passiontimes.hk/4.0/regform.php


作者
讀者回應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