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血時報 | 專訪熱血時報創辦人黃洋達 談好人有好報的Zeiton計劃

專訪熱血時報創辦人黃洋達 談好人有好報的Zeiton計劃



專訪熱血時報創辦人黃洋達 談好人有好報的Zeiton計劃


從小我們都知道不為他人設想、做事不顧後果之邪惡,但萬萬想不到,為升職拼搏也會是一種罪,會為他人,甚至一整個民族帶來傷害,比好心做壞事有過之而無不及。

「目下的香港乃高度發展、充滿競爭的超穩定商業社會,一切被企業與財團壟斷,大家只可努力掙扎求存。這場競爭,既公平亦殘酷。身處競爭型的市場經濟圈,收入難以追及物價,而且需承受龐大精神壓力。」熱血時報創辦人黃洋達說。

「社會運動就是為了建設理想中的社會。而我想建設的,是一個好人有好報的社會。令好人得到好報,就是Zeiton。」

由是想到從前的公共屋邨生活 - 有空閒的太太幫鄰居照顧小孩,讓在職婦女可外出工作,雙方都能賺取收入,並解決了最現實的問題:金錢與時間。

「勿以善小而不為之。幫助別人而得到等值之回報,即可鼓勵更多好人好事,構成好人經濟圈。」

「社會運動就是為了建設理想中的社會。」熱血時報創辦人黃洋達說。2012年至今,經歷風風火火的歲月,香港的核心價值及良知,正一點一滴地失去。大家即使再努力,似乎仍無法突破此局面。「而我想建設一個好人有好報的社會。」

「經濟,就是經世以濟民 - 透過經營和治理天下,去救濟百姓。」他說。「然而目下的香港乃高度發展、充滿競爭的超穩定商業社會,一切被企業與財團壟斷,大家只可努力掙扎求存。這場競爭,既公平亦殘酷。所謂二元經濟,一方面鼓勵競爭,同時提供安全網予競爭力不足者,讓大公司小個體都能夠生存。但香港明顯不是這樣。」

「身處競爭型的市場經濟圈,收入難以追及物價,而且需承受龐大精神壓力,影響身心健康。日本作家藤村靖之的作品《至少月入三萬元的小眾經濟》中,就提到『好人經濟』的概念 - 在好人經濟圈裡,大家做好事,也就是自己擅長的事,並能滿足彼此生活需要。即使當中涉及支出,亦較光顧大企業大財團為少;因此,就算每月收入只有三萬日元,依然可以過著有質素的的生活。」利潤主導的財團無寶不落,若好人經濟網絡成功建立及運作,即使各人收入不高,但相對地支出亦非常有限,這種互惠互利生態,將令圈子裡的人逐漸遠離競爭。



由是想到從前的公共屋邨生活 - 有空閒的太太幫鄰居照顧小孩,讓在職婦女可外出工作,雙方都能賺取收入,並解決了最現實的問題:金錢與時間。「透過互惠互利提升生活質素,只是第一步。日本有不少商店街,會印製指定地區專用的優惠劵予區內居民使用,儼如獨立經濟系統;另一方面又歡迎外人來光顧,一律收現金。日子有功,將形成一種獨特的意識形態與文化;當人數夠多的話,這個圈子將可建成自給自足的部落。」

聽得好人、做好事的字眼,不禁憶起已故德國哲學家Hannah Arendt(漢娜諤蘭),於1963年出版《Eichmann in Jerusalem:A Report on the Banality of Evil》一書中寫到,二次大戰納粹德國戰犯Adolf Eichmann並非窮兇極惡的殺人狂,反是平庸不過的人。在他眼中一切只是盡忠職守、奉命行事,而且自己從沒有親手殺人,更無下過殺人的命令。審訊中,他表示如果接到弒父的命令而父親是叛徒,都會毫不猶疑照做。同時,他又認為要是在相同的位置換了別人,亦會做相同的事 - 因此,若他被判有罪,那麼每個德國人都有罪。

好瘋狂吧?一條又一條的人命及不上上級的命令 - 這種淡然的、事不關己之態度,予漢娜諤蘭深刻印象,慨嘆這種勤奮、想要晉升的態度是犯罪,形容Eichmann「唔係蠢,只係漫不經心(thoughtless)」,但卻足令他成為二戰最大戰犯之一。

我們從小都知道不為他人設想、做事不顧後果之邪惡,但萬萬想不到,為升職拼搏也會是一種罪,會為他人,甚至一整個民族帶來傷害,比好心做壞事有過之而無不及。

那麼,怎樣才算是好人?好人又是否一定有好報?

建立好人經濟圈 一個好人有好報的社會


在這個資訊爆炸年代,一個做了甚麼事都要拍低再上載才算有做過的年代,要好人有好報,若無片或相佐證,只屬口講口賠 - 甚麼克勤小物,不及一個又一個like。但換個角度看,圖片或影片不代表事實的全部,有無做過,只得天知地知。似乎再也沒有誰在意好人有無好報。

一直秉持「做人最緊要正直」的黃洋達,深信好人有好報,但無奈現實中,好人做了好事,無人知,也無人鼓勵 - 於是大家對於做不做好事、有否幫助與關心別人,愈來愈無所謂了。當失去對善良的執著,社會道德就會開始敗壞,然後淪喪,人人變得自私,生活有如行屍走肉。「這樣的香港,還是香港嗎?」

熱血時報六週年台慶:金錢師說書劇場由頭到尾均以金錢掛帥,透過音樂、舞蹈、說書及劇場,探討金錢之價值和意義。黃洋達表示:「十年來以寫小說的方法探討金錢是甚麼,期間得到過好多答案,台慶當晚亦分享過很多,其中一個最重要的,就是Zeiton計劃。」

「Zeiton計劃,是『好人經濟』計劃。出發點好簡單 - 『好人有好報』。」

聽得Zeiton一字,即聯想到近年流行的加密貨幣(cryptocurrency,虛擬貨幣的一種) - 2009年,Bitcoin(比特幣)成為首個去中心化(decentralized)加密幣。2017年十二月,其價格一度升至近兩萬美元,創下歷史高峰;當時人人都做「礦工」欲分一杯羹。但及後價格急轉直下,截至2018年十一月下旬,只得四千多美元;有分析指已蒸發近七千億美元的Bitcoin價格其實仍未見底,更預測2019年一月會跌至兩千多美元。

「近年加密貨幣興起,對不少人的價值觀帶來極大衝擊。Bitcoin、以太幣等五花八門,馬紹爾群島與委內瑞拉政府亦已發行加密貨幣,杜拜、俄羅斯、瑞士等國之政府,也計劃短期內推出加密貨幣。」來到廿一世紀,絕大部份國家已放棄早期使用的金銀本位貨幣,原因是黃金與白銀儲量的增加永遠跟不上貨幣總額增長之速度。鈔票上一句「憑票即付」(Promises to pay on demand)即代表發鈔銀行及政府對貨幣持有者的承諾,憑著鈔票可去兌換等值的物品或服務。「除了人民幣。人民幣鈔票上並沒有這句話。」黃洋達說。

賦予貨幣更善良的價值 2016年起著力研究Zeiton計劃

「『憑票即付』這四字賦予了鈔票價值,否則它與廢紙無異;基於聯繫匯率,港幣一百元即代表背後有同等價值的美金支持。然而目下乃電子交易時代,信用卡、ApplePay、PayPal、PayMe、轉數快等,還有支付寶、微信支付,我們已經甚少見到實體鈔票。那麼沒有實體的虛擬貨幣,又有沒有價值?我認為有。」

於是又回到貨幣的價值這個問題上。「寫小說期間做了很多資料搜集,對經濟、金融及貨幣愈加了解,就愈疑惑:如果一定要為貨幣賦予價值,我們能否在現實的考量以外,賦予它更善良的價值、對社會更有建設性的價值?瑞士小鎮St.Gallen就設有『時間銀行』 - 登記後所參與的社會服務,將按時數存於時間銀行;他日老去,可於銀行提取時間去換取服務。這不就是時間上、精神上的以物易物嗎?不就是吳楚帆說的『人人為我,我為人人』嗎?瑞士的時間銀行只限於長者服務,而我愈了解時間銀行,就愈認定其發展不止於此。」

「我想像中的烏托邦沒有金錢,大家都將有益於世界的強項與技能貢獻,並互相交換。很難想像吧?多年來這想法一直揮之不去,寫《金錢師》時我提到『要買回自己的城市』不是空口講白話 - 當生活中一切被企業與財團所壟斷,我們能否透過集資去匯聚財力,並以此為談判籌碼,取回原本屬於自己的一切?自2016年起,我與團隊即著手研究Zeiton計劃。」他說,「將好人好事再擴闊至社會不同層面,以技能易技能,以時間易時間,Zeiton不過是換算單位,因此其標誌是個漏斗。」



「說穿了,Zeiton計劃其實不是甚麼虛擬貨幣,亦非關區塊鏈技術、去中心化等,而是一個關於人與人連繫的計劃。」

真的,若果人與人之間的關係單單建基於利益之上,就如《聖經》中在沙土上起屋的人,當環境與社會條件改變,經不起衝撞,一場大雨就令大屋倒塌。「簡單來說,Zeiton是個奬勵計分單位,讓熱心服務社會的人,能夠得到實質奬勵,從而推動更多人投身社會建設活動。」

他以熱血貓民義務協助保護動物團體清潔狗場為例,解釋熱心好人如何在Zeiton系統上得到好報。「下欄工作如清洗狗場,既辛苦吃力又無光環,沒有幾人願意參加;同時,不少人都懷著去玩貓玩狗順便打卡心情參加,既費時又失事!Zeiton計劃將可回饋主動報名參與、願意投入心機時間的義工們:每一小時服務可換取一個Zeiton,而每十個Zeiton即能換到一個月熱血時報收費台PassionPrime之使用權⸺換句話說,只要一個月內做十小時社區服務,收費台都變免費。」(編按:PassionPrime內容有幾豐富,詳見www.passiontimes.hk/prime/

訂購PassionPrime讓團隊不斷壯大 以回饋願意服務社區的熱心好人


讀書時我們常聽到一句話「一寸光陰一寸金」,就是說時間就如金錢般矜貴 - 這亦是Zeiton構想的概念之一。「時間就係錢,花時間服務大眾後得到回報,合理不過。由於現時只屬試行階段,參與單位只有熱血公民,熱血貓民及好老友;故Zeiton只可以換到熱血時報收費台PassionPrime之使用權。但我深信,日後將有更多團體或組織參與,而通過服務社區獲得的Zeiton,將可用作換取其他合作機構送出的優惠,長遠而言,能夠建立互惠互利的生態圈。」而重點是,這個生態圈裡,Zeiton成為實質利益衡量單位,其價值來自好人有好報、克勤小物 - 都是目下大部份人已經視之如草芥的價值。

「令好人得到好報,就是Zeiton。」他說,「所謂千里之行始於足下,熱血收費頻道PassionPrime一個月使用權只是暫時試行的奬勵,往後Zeiton將會有更多用途,例如可以換取熱血時報產品、用以購買國立大店網上商店marketplace的商品,甚或連繫其他機構及公司,令Zeiton持有者可換取更多不同類型的好報。」黃洋達深信,縱然善良無法以貨幣衡量,但不代表善良在世界上再也沒有價值。而這也是他銳意研究Zetion計劃之原因。



既然能夠以Zeiton換取使用權,那麼還有需要購買PassionPrime嗎?黃洋達這樣解釋:「訂購的意義,在於提供資源讓熱血時報之團隊不斷壯大,並製作更有質素的節目與內容,以回饋願意貢獻社區卻無法負擔月費的熱心好人,讓學生或低收入人士,得以服務換取有質素的娛樂 - 因此,有經濟能力的,請繼續以實際行動支持PassionPrime。」

他又透露,Zeiton計劃將連繫不同的社會服務機構,包括長者服務、動物保護工作、社區互助服務等等。在這個系統上面,各機構會定期發佈活動資訊,歡迎一眾熱心好人參與。「多得團隊仝人之努力,目前Zeiton之流動應用程式已登錄App Store及Google Play。大家下載了以後只要簡單登記,即可使用;登入後可看到各組織最近舉行之活動,同時開放予大家報名參加。」

「我們已為2017年台慶預先登記的朋友送上十個Zeiton,也就是熱血收費頻道PassionPrime一個月使用權。各位自用又得,送予他人又得。未來這個系統,將會歡迎大家以此為平台,推出不同有益社會嘅活動!」

黃洋達在剛過去的熱血時報六週年台慶:金錢師說書劇場中提及到Zeiton計劃有三個原則:好人有好報、互惠互助經濟圈、克勤小物尋回價值。關於首兩項已經講過那麼多,但其實他最著重的卻是最末一項:「那是『好人經濟』的出發點。目前Zeiton計劃之規模好細,但這不單是一個社區計劃,亦非虛偽貨幣,而是個經濟計劃 - 看來很宏觀吧?秉持克勤小物(編按:黃洋達說的克勤小物,出自曾國藩之言『古之成大業者,多自克勤小物而來。』即勤勤懇懇、一絲不苟地處理小事)之信念,只要大家都做好手邊所能做好的事情,大家一齊做,生態自然好。」


(編按:本文刊載於熱血時報印刷版第64期。熱血時報印刷版訂閱連結:http://www.passiontimes.hk/4.0/regform.php


作者
讀者回應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