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血時報 | 百鬼夜吟.第八十集.神算

百鬼夜吟.第八十集.神算



百鬼夜吟.第八十集.神算


某日,阿然經過廟街,在一個檔攤遇上一位相士。

相士的檔攤掛上一幅橫幅,寫著「掌相命理占卜神算」。阿然笑說:「神算?通街都有神算,哈哈……」
檔攤的相士聽到阿然的話,冷哼一聲,說:「哼!贈你兩句!見你印堂發黑,大限過不了三十歲。」
阿然裝著訝然說:「我今年廿九,兩個月後就三十,若然過到三十,我一定回來拆你神算招牌。」說著,放下一張二十元紙鈔,施施然離去。

相士也不理阿然是否聽見,自信地說:「信不信,吃虧的是你……呵呵……」

雖然,阿然告訴自己,不要對相士的話在意,最好一笑置之,不過他心底裡卻是牢牢記住了,每當遇上倒楣事情,總會想起那相士的話。

兩個月後,某夜,阿然搭了一架亡命小巴回家。

他注意到小巴上有一個怪乘客,他身穿一套禮服,還戴著那礙眼的帽子,像漫畫《美少女戰士》裡面的禮服幪面俠那般。可是,車上的人都不如他般在意,可能只有他帶上奇怪眼光?
這次,阿然為了到便利店買些飲品回家,早了一個街口就落車了。 而那個怪客也跟著他落車了,他感覺到怪客是跟蹤他。

阿然偷望怪客,心想:「究竟是甚麼人?」怪客躲在燈柱下。他再想:「怎麼那樣一身礙眼的裝束來跟蹤別人?太誇張了吧?」



當阿然在便利店買完了飲品出來,好像再不見了那怪客的身影,他才舒一口氣,心忖:「是我太敏感了。」

可是,當阿然回到家門前,又感到了好像「有人」在防煙門後,窺看著他。他急忙開門,心裡浮現了那怪客的模樣:「難道真的是他?」想著,開了門就急急進去,並立即關上門。

這夜,阿然心緒不寧,在床上輾轉反側,想著那禮服怪客,究竟為甚麼跟蹤自己呢?想到不知何時,他終於睡著了。

過後幾天,阿然無論去到那裡,都總覺得被那禮服怪客在暗中窺看著。他飽受精神折磨,每晚都睡得不好。

這樣,過了五日,阿然幾乎崩潰了,就想起了廟街那相士的話:「見你印堂發黑,大限過不了三十歲。」然後,才記起還有四天就是三十歲生日。

「難道,那禮服怪客是勾魂使者?」阿然已想得瘋了。然後,他也不理是甚麼時間,趕著出門,搭往佐敦的亡命小巴去。

到了廟街,阿然即刻去揾那個相士,可是已經午夜過後,廟街都冷冷清清,再到了那檔攤,看來已經收檔了。阿然感到害怕,心跳得如雷般「噗噗跳」,氣餒地說:「難道真是死期到?」

突然,他身後傳來一把聲音,說:「要回來拆招牌嗎?」
阿然認得是那相士,急急轉身並且跪下來,求道:「神算先生,求求你,救救我!」
那相士搖搖頭,嘆道:「唉,你有看到了甚麼嗎?」
阿然直覺認為相士是指那禮服怪客,答:「有,他一身禮服,很古怪的。」
那相士再嘆道:「可惜,太遲了。唉……」
阿然哀求道:「我唔想死啊!」
那相士說:「真的嗎?不論結果如何?就是不要死嗎?」
阿然不斷點頭。
那相士再說:「如果,餘生都癱瘓在輪椅上呢?還要不要死?」
阿然呆了半晌,神情絕望,耍耍手,離開。

一星期後,相士從報紙得悉,被他算到「過不了三十歲」的男人,在交通意外死去了。


作者
讀者回應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