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血時報 | Hashtag大戰的背後

Hashtag大戰的背後



Hashtag大戰的背後



百年前的意大利有未來主義的偏鋒思潮,而同時地份屬右翼的政治光譜內,還有另一套南轅北轍的主張,而且近年因為川普的「國師」班農所加持,而重獲注意。

埃佛拉其人

第二次世界大戰前及期間,貴族出身的埃佛拉(Julius Evola,下圖)與意大利法西斯黨及德國納粹黨走得頗近,不過,他在法西斯黨內樹敵甚多,連入黨申請也不得要領;另一邊他與納粹黨衛軍頭子希姆萊(Heinrich Himmler)有私交,黨衛軍情報機關的密檔,卻講明對他不可提供任何實質援助,因為他私下串連建立泛歐復古秘密結社,既是另起爐灶,也是不切實際。諷刺地因這種若即若離的關係,反使他戰後逃過制裁。

埃佛拉認為歐洲文明應回復至古希臘羅馬的狀態,以原始多神教為文化根基,視耶教的冒起、猶太人的離散……一直到啟蒙運動、工業革命等等,皆為西方的「歧途」。埃氏卻不是一般的西方文明/白種優越論者,他潛心研究神秘學、煉金術以及各式東方宗教等,例如曾把《道德經》翻譯成意大利文。



批判文化左翼的王道

埃佛拉超過半個世紀的著述生涯,有一項觀點與當下一場大論戰有密切關係。他既反對現代的一切,當然對婦解運動不客氣,但他的否定,相信比任何西方保守主義者也要來得徹底,在他一九五八年出版的《愛慾和愛情之奧秘:性的形上學》中,甚至認為強姦是男性對女性慾望的自然流露。

最近性騷擾大醜聞初興之時,由於災區集中於荷里活,另類右派陣營彈冠相慶,因為那揭露出自由派演藝界的偽善。但當#MeToo Hashtag 被採用而化為龐大的苦主出面指控風潮,輿論導引回典型婦運聲討父權的套路,以至連《時代周刊》選擇以「打破沈默者」為年度風雲人物,再加上也有右派政客「中槍」被指控;而最後在香港,則有知名意見領袖「抽水抽着火水」的插曲,一時間文化左翼再佔上風。

以Hashtag 表態當然不是新鮮事物,另類右派陣營針對女性主義,也有#FeminismIsCancer及#IDontNeedFeminism等。但論戰發展至今,也許各同道需要反思:為何總是對方佔有上風?究其原因,是過去二百多年,是個急速巨變的時代,人文思想卻是追不上科技,科技發展改變了人倫關係,這些改變往往帶着「進步」的包裝,先天擁有道德高地,把這些想法推至極盡,可以產生如未來主義的「西式全盤西化論」,亦能產生文化左翼的「政治正確」,同樣是過猶不及,後者為了打擊「性侵」,有罪推定甚或有冤獄都是「必要之惡」的過激主張。

自勃克(Edmund Burke)起的現代英式保守主義,回應法國大革命而衍生出的「恐怖之治」,主張漸進改良,比埃佛拉的空想全盤復古來得務實,也是後來英人治港的精髓所在。我們要質疑「政治正確」的矯枉過正,卻不是要照跟着西方另類右派的步調起舞,把二百多年來的改變完全否定,一來那只不過是別人的文化代理人戰爭,各自鑽牛角尖;況且本地原創的批判文化左翼理論,比西方同等學說來得王道!

(編按:本文刊載於熱血時報印刷版第53期。熱血時報印刷版訂閱連結:http://www.passiontimes.hk/4.0/regform.php


作者
讀者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