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血時報 | (=A=)凸 本民青一路走來,始終靠黐

(=A=)凸 本民青一路走來,始終靠黐



(=A=)凸 本民青一路走來,始終靠黐



近日本民前、青年新政的言行再一次證明,本民青一路走來,始終靠黐。

先說青年新政近日涉及的事件背景。事緣青年新政與香港民族黨原先在維園年宵投得了攤檔,卻遭到食環署沒來由地指,青年新政與民族黨可能令多人的年宵造成混亂,因此取消了兩個組織在維園的攤檔。食環署的做法是過份且值得批評的,因為其取消原因的含糊其詞,難以令人相信和理解;而且食環署在臨近年宵擺賣的時候才突然取消,對於檔販的損失嚴重,除了年宵擺賣的營收外,檔販可能預約了相關公司進行場地佈置的費用亦都白費,這對檔販是不公的。 

突然失去年宵擺賣攤檔是不幸,但重點是青年新政的政治立場其實都是靠黐,就連口號也是抄回來的。抄的還是政治立場上不同,他們不斷攻擊的國師陳雲的「世上只有我們是香港人」一語。有網上貼圖,是一處年宵攤檔,正在發售的一件 T-shirt ,印上「只有我們才是香港人」的語句,而這語句,與陳雲於2015年3月7日在面書發表的一句soundbite「世上只有我們是香港人」,極為相似;該帖甫一流傳,即馬上被質疑是抄陳雲的「世上只有我們是香港人」,而青年新政亦有在Facebook分享,被質疑為青年新政一夥所為,黃洋達於《熱血政治》亦提出指控;青年新政的梁游隨即反駁,指稱這並非是抄,其中游蕙禎更指「不如整張list出黎對比下咪知有冇抄囉,講咁多。我夠可以話你呼吸係抄緊我啦。」大為緊張的反應,加上青年新政的梁頌恆在選舉期間,將陳雲的「世上只有我們是香港人」改寫為「世上,只有我們是香港人」,令人相信青年新政與此有關。


這次事件再次表現出青年新政的立場模糊,而這並不是第一天的事,很早以前已經有靠抄的紀錄。除了未得陳雲授權就用「世上,只有我們是香港人」外,有人整合了青年新政的改變立場和抄的「經歷」:先是2015年扮泛民傘兵選區議會,2016年頭就扮本土;其後先反公投然後又撐,又抄香港眾志的自決,又抄港獨,然後回歸泛民。平心而論,有自己一套的政治論說自然最好,如果沒有,虛心求教亦無不可,但是政治立場必須一致,抄就要抄足,還要抄得好,還要有出處,而不是東拼西湊,支持港獨而又與建設民主中國的泛民同流,而又沒有釐清如何調和兩者之間的相異衝突之處,更發晦氣說「我夠可以話你呼吸係抄緊我啦。」這種組織,已經不是有奶就是娘,是吸完還要反咬一口不認賬嘅白眼狼撚屌。



(圖片來源:網上圖片)

無獨有偶,與青政為盟友的本民前近日公然聲稱可以與泛民「有一定程度的合作」。據今日(1月24日)《明報》的報道,本民前發言人黃台仰指,今後要「修補與非建制派,包括泛民的關係」、「在一些共同立場下,大家可以有一定程度的合作」,而原因是反釋法時「泛民為什麼沒有支持青政去打官司?」,因為民主派政黨與本土派都是反釋法「我們有反省與泛民間的態度會否太敵視和對立」,加上不少成員仍有控罪在身,政府往後在立法會選舉和宣誓風波中的打壓,簡單來說,即是:一系列的官司訴訟,負擔不了,我只是一個學生,一個廢青,承擔不了求求泛民幫手。問題在於:本土與泛民誓不兩立,由雨傘到光復行動、初一魚蛋,泛民篤灰割蓆中傷,對抗爭者的傷害還少嗎?

本土派的興起,就是因為泛民主派一直背棄香港人的利益,壟斷話語權,故此才會另起爐灶,一點一滴發展出今時今日的本土派,就是為了不與泛民同流,與賣港泛民與港共抗衡,沒有人代表我們的聲音,就我們自己發聲;不夠話語權改變社會,就去增加、發展。而當一切有了一點成績的時候,本民前支持的青政就抺黑最有威力的雙黃一陳,refucking 支那,玩爛本土牌頭,一直以來的努力白費,更令本土派失去主動權解決50年大限的危機,很多人一直以來都承受沉重的官司壓力,就是為了不向泛民低頭,現在本民前竟然要與泛民合流?投奔佢地?我屌鳩你呀!黃台仰事後指《明報》報道並不準確,說整個訪問都沒有說過「和好」二字,「原意是說希望雙方能減少不必要既磨擦,在大是大非前摒棄敵我對立的心態。」政治立場分清敵友,誰是友好,誰是敵人,必須分明,雨傘革命本可畢功一役,就是泛民出賣抗爭,導致失敗,現在來說「摒棄敵我對立」?「非建制派之間一定程度上的默契分工」?這樣見風使舵,正正是冇料露底的表現。玩唔起,就收皮啦!

然而他們不到死是不會停息,因為他們是一班專會吸盡宿主養分到死而不知分寸的害蟲。本民青的表現,反映他們只係一班靠黐靠抄嘅撚屌,一班寄生蟲,沒有了強大的宿主,吸取他們的養分,就只是一班無家可歸的害蟲,現在想黐泛民,泛民的大佬民主黨已說沒有合作的空間,就說「民主黨現在的立場仍可算是非建制派嗎」,繼續尋找下一個可以寄生的宿主。


作者
讀者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