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血時報 | 港媽點解要仔女軍訓?

港媽點解要仔女軍訓?



港媽點解要仔女軍訓?



港喱始終不懂「國情」,以為吮舐強國概念就是押對了寶,殊不知卻和「國情」唱反調。強國人死命「勾結外國勢力」,香港人就寧棄世界,也要北望神州;強國人急著學英語,香港就以「母語教學」為幌子摧毀了一代人的英語底子,順手推行「普教中」;在強國質疑學生軍訓制度時,香港反而大力推廣「軍事夏令營」,以至今期最紅的「香港青少年軍」。

現在中國的高中和大學新生必須參與軍訓,雖然早在1955年的《兵役法》為軍訓提供依據,但其實在六四屠城之前,學生並非必須軍訓,故中國作家十年砍柴稱1989年為「軍訓元年」,以後幾乎所有大專學生都必須參加為期最少一個月以上的軍訓。北京大學學生身為八九民運中堅,甚至要軍訓一年,雖然一年軍訓的規定只維持了幾年,但軍訓馴養學生的用意已經章章明甚,難怪畫家陳丹青在微博寫說:「學生軍訓已經沒有任何用途。那是教人如何當奴隸的教育,應該只在極權國家、比如朝鮮存在。我們是想培養健康、獨立、自由思維的民眾,還是一群聽話的機器?」

中國人開始質疑學生軍訓的作用,尤其是近年不時傳出教官體罰毆打學生的新聞,單單在2014年就有數宗醜聞:湖南在中學生軍訓時,教官毆打師生,造成42人受傷,其中一名教師重傷;同年遼寧省一位高中女生軍訓期間被老師訓斥沒站好軍姿,當晚跳樓自殺;西安的一個男生在訓練中暈倒,在送往醫院途中死亡。

當然,也有奴才急著撲出來說這是「個別例子」,又說現在的後生仔唔捱得苦,中國又多父母溺愛獨生子女,軍訓能夠培養他們的紀律和團隊精神云云。聽著就覺得耳熟,這不正是很多港媽送子女入軍營的理由嗎?

「香港青少年軍事夏令營」和「香港大學生軍事生活體驗營」皆為免費,我相信沒有多少港媽會因為陳佐洱的「毒豆補腦論」而主張子女接受軍訓,為了「訓練子女紀律」和貪小便宜才是主因,至於大學生,或許也有些見解獨特的人說「遲些出來工作一定比讀書辛苦,參加這次體驗營後,就會覺得輕鬆得多,遲些我一定很捱得,不會這麼容易就跌倒。」

其實不只家長,近年也有很多校長強迫學生參加「紀律訓練營」,「哈薯」(harsh,嚴苛)程度當然不及軍訓,但跑圈、立正、體能訓練自然少不得,可是不論是軍訓還是紀律訓練營,折磨你的肉體只是手段,要改造一個人令他「有紀律」,重點是踐踏他的自我價值。

訓練營的例牌菜,就是因為雞毛蒜皮的事狠狠地責罰學生跑圈掌上壓,比如比賽輸了啊、沒有人主動出來做代表啊之類,總之實有位比佢入,而且人人有份永不落空。它灌輸的「團體精神」建基於集體主義,在營地裡不服從就是壞份子,多口仔、串嘴、特立獨行的定必成為整治對象,透過責罵、「體能訓練」、群眾壓力削去他們的菱角,旨在改造他們成服從權威的好學生。

可是單單責罰仍然不夠,這類訓練營的另一主打項目,就是令學生「自我懺悔」,亦是最難頂的部份,在煽情音樂的渲染下,身心俱疲的學生要思考自己有咩對唔住父母、對唔住老師、對唔住呢個世界,然後哭成一團,更甚者甚至跪在老師身邊喊苦喊忽,同你講要改過自新,唔講以為佢殺左人。

很多家長深信這些訓練營可以令子女更Tough(堅強),因為大家都知入到去就是受苦,可是很遺憾,即使出獄,啊,不,是出營後他們再積極刻苦,也不過三分鐘熱度,過多幾日又打回原形。一眾家長竟然想用一個Camp改掉子女十多年的陋習,也未免太貪心了吧?

環境可以改造一個人,所以港媽最喜歡用大陸小孩作比較,數落港孩不及他們刻苦耐勞,可是當你十幾年來都叫工人姐姐幫他打點一切,他只需要做到十項全能,專心學好英語、普通話、鋼琴、畫畫、跳舞etc,透過這種方式養育成長的小孩不懂吃苦,倒沒什麼好奇怪。

作者
讀者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