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血時報 | 不是要抗左,而是要反共

不是要抗左,而是要反共



不是要抗左,而是要反共



曾被中共以間諜罪監禁近三年的新聞工作者程翔,今日在《明報》撰寫一篇題為「香港人奮起迎戰滔滔「左」浪!」之文章,程在文中對共產黨存在已久的「左」毒作出深刻批判,認為這是中共的先天性缺陷,與現實脫離。而中共推崇的馬列式「階級鬥爭」,其中一個毛病就是凡事以「陰謀論」分析,而這個「毛病」在香港普選問題中表露無遺。

程又將近期中方官員及香港親共人士群起對香港事務的指指點點,對《學苑》中香港自治之主張的狠批,以及發表引入國安法或要求為23條立法等言論,統稱為對「左」的叫囂,繼而勸勉港人要奮起迎戰滔滔而來的「左」浪。程又在文中,提出三種方式去抗衡「左」的叫囂,但是很明顯,程翔並未有真的從其牢獄之災中,認識到共產黨的可怕及其本質。活在大陸的人,因長久活在共產黨的魔掌下,意志已被消磨,跟他們來談「抗左」,尚可接受。但作為香港人,我們我們要做的,當然是反共,而非甚麼抗左。

程翔也許沒有搞清楚,在人大否定給予港人真普選,港人發起雨傘革命無果後,共產黨並非突然左傾,而是有感既然已撕下了假面具,過去「一國兩制,港人治港」這些欺騙港人的口號,就連三歲小孩也不會再信,倒不如索性露出真面目,明目張膽的加快推行清洗港人的計劃。如果港人還相信程翔這些大中華膠的想法,以為這只是一些「左」的叫囂,那就實在是比起阿嬌還要天真還要儍。

程在其文章中,嘲笑「左王」陳佐洱未有從其父親陳汝惠中汲取教訓,認為陳佐洱有感「左」禍對其父親的摧殘,理應成為反「左」先鋒,才能告慰乃父在天之靈。然而程翔本人,好像也遺忘了共產黨對他的摧殘,仍然心存僥倖的希望中共領導人會自我完善,聽取港人意見,不再左傾,只敢提出抗左,不敢輕言反共。這些身中大中華情花毒的膠人,既不懂反省過去推動民主回歸的錯誤,也沒有轉向本土勇武抗爭的能量,若然令港人繼續看輕中共對香港之殖民計劃,實在是難辭其咎。


作者
讀者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