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血時報 | 落區狙擊撐警土共,才是真正的深耕細作

落區狙擊撐警土共,才是真正的深耕細作



落區狙擊撐警土共,才是真正的深耕細作


被刻意推遲的元旦大遊行,昨日(2月1日)終於舉行,對於人數未如理想,只有1.3萬人(民陣數字),較預期之5萬人相差甚遠,民陣召集人陳倩瑩以令人難明的「昨日並非公眾假期」來作藉口,繼而稱人數少是反映市民傾向更激烈的抗爭方式,暗指和平理性非暴力的遊行方式,已非港人心中的那一杯茶。事實上,陳倩瑩不應為遊行人數少而感到意外,因這是民陣求仁得仁的結果。早在民陣宣布推遲元旦大遊行那一刻開始,遊行已表明要將抗爭者排拒在外。順理成章,大遊行變成了泛民主派的年宵流動市集,讓他們找來機會,像在佔領期間仍拿出籌款箱向市民乞錢的「社會主義行動」無恥左膠般,大發雨傘革命財。

為了幫這個比示弱更不堪的的遊行示威SPIN,左膠陣地獨媒昨晚刊出一篇題為「今日二月一號,我有去遊行,SO?」之文章,作者洪麗芳一開始又「扮中立」,表明自己從來不是社運熱血份子,也欣賞昨日有人到大埔狙擊李私煙,但卻對於遊行受到別人批評感到不值,認為遊行仍有其價值,繼而長篇大論那些所謂「價值」。還記得在周星馳經典電影《國產凌凌漆》中,曾出現這一句對白:「就算係一張廁紙、一條底褲都有佢本身嘅用處!」洪小姐對昨日遊行之評價,實在是同樣可笑。

這個洪小姐,跟民陣的召集人陳倩瑩,完全都沒有搞清真相。她們沒有搞清楚,昨日遊行人數大跌,並非市民傾向更激烈的抗爭方式,而是更多市民在雨傘革命期間,看到他們三番四次在拉行動派的後腿,處心積慮想搞散佔領行動,務求市民盡快退場。市民終於明白到這些口說爭取民主的泛民主派,只是屬於葉公好龍的維穩派,故寧可留在家中,也不再參與由他們舉辦之活動,當然也有一些人,是到了大埔參與狙擊李私煙之實際行動。

另一方面,她們不明白網民對遊行之嘲諷,主要來自對左膠把遊行膠化的不滿,當然那一群泛民在自己攤位推銷,以自己所破壞之雨傘革命來生產之貨品的無恥嘴臉,也是極為難頂。至於近日一些泛民議員在媒體前,不斷為將來違背承諾通過政改積極吹風,仍厚顏無恥的自詡為民主派,當然也是趕客因素。抗爭可以有不同模式,但卻要抓緊民心,如早前本土派人士和熱血公民,相繼到上水港鐵站,協助港鐵員工阻截攜帶過重行李的水貨客入閘,才是真正的走進地區深耕細作,而不是宣傳甚麼「唔要假民主,我要真普選」這些阿媽係女人的訊息。所以網民們的諷刺、冷酷、毒舌,留給這些左膠和泛民們是絕對洽當的。They deserve it!

熱血公民昨日未有參與遊行,而是與本土派朋友及佔領運動中的激進派人士(包括四眼哥哥),前往大埔狙擊推動成立辱警罪、以李私煙為首的「撐警大聯盟」,因為這才是比起遊行籌款更有意義,也更為迫切的事情。有人以為這是熱血公民到大埔踩場,是為了報上周日有成員於觀塘被「撐警大聯盟」毆打,以及被警方無理拘控之仇,但只要不是五歲小孩,在看到警方之暴力在雨傘革命期間的不受控制,土共組織與黑警沆瀣一氣,警方執法不公,隨意拘捕無辜市民後,大家都明白絕不能讓警權繼續無限擴大,也不能對土共組織在地區上的胡作非為視若無睹,熱血公民作為走在最前線的抗爭者,當然是義無反顧,挺身而出。

希望在下次本土派的地區抗爭行動,能再次見到大家。


作者
讀者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