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血時報 | 反對「派糖」 因為反對殺人政權的騎劫綑綁

反對「派糖」 因為反對殺人政權的騎劫綑綁



反對「派糖」 因為反對殺人政權的騎劫綑綁


本席於12月6日立法會財務委員會會議裡,最後就財政司8月及9月公佈的「派糖」措施投下反對票,隨即引起一些因措施受惠的市民關注。此舉的用意一時三刻未必容易理解,有好事之徒乘機扭曲污衊,本席不感意外。

時至今日,差佬會隨意使用真槍實彈射向及駕車撞向示威者,特區政府已經是一個殺人政權,林鄭月娥其人可謂「香港屠夫」,早應倒台。連英國《金融時報》編輯部也在11月撰文指出「香港政府已失去合法性」(The Hong Kong authorities have lost their legitimacy),本席身為代議士,必須把握機會在立法機關彰顯這一政治意義,所以會對任何政府提出的法案、議案及撥款申請投下反對票,直至林鄭月娥倒台的一日。

類似的投票取向爭論,幾乎每年都會發生。每年的財政預算案,必然會將例行的中小學運作經費與國民教育活動津貼綑綁,救急扶危的醫療經費與壓迫市民的警務開支亦然 - 於是立法機關永遠被行政機關騎劫。今年初,林鄭月娥也說過,立法會在通過財政預算案時,支持將長者福利門檻劃一至65歲,令民建聯和工聯會尷尬非常。本席乃議會內的反對派,當然要從整體上反對這種恆久的騎劫,以及畸型的生態,故此會毫不猶豫、心無罣礙地投下反對票。殺人政權推出「派糖」措施,意圖顯然就是維穩和分化,也是將貧苦大眾的生活與其暴虐統治綑綁起來,本席必須對此下三濫的治術明確表示反對。

代議士要是按照局部理性或工具理性去作政治決定,可以令自己看似客觀公平,更會令當權者輕易地粉飾太平。選民付託本席進入立法會,是因為相信本席比自己更有能力作困難和深遠的政治決定,而非單純委派一個人進入議會去代表自己意願。不敢去冒天下之大不韙而去隨波逐流,那麼為何需要熱血公民?

本席在議會單打獨鬥三年有多,有時會在醫療或福利等政策議題上與其他議員有所合作,但對於反對殺人政權的大是大非,本席絕不妥協。「抗爭總係滿身泥濘,唔好扮晒黎明」不是一句押韻順口的笑話,熱血公民所有成員,包括剛剛當選區議員的黃兆健和王頴思,都對此有深刻的覺悟。


(編按:本文刊載於熱血時報印刷版第77期。熱血時報印刷版訂閱連結:http://www.passiontimes.hk/4.0/regform.php


讀者回應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