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血時報 | 戀愛大師

戀愛大師



戀愛大師



「十萬樣做法像是對/但錯我也不知/實在沒辦法辨別每樣看法與構思/有專家會食言/一些卻未能辨/誰是對/或會準/或有偏差/有商榷異見」──陳奕迅《專家話》

陳奕迅1999年發行的EP《幸福》裡,有一首名為「專家話」的歌曲,內容諷刺世上自命專家的人成千上萬,說的聽起來總像是源遠流長的大道理,說穿了卻只是把常識加鹽加醋加上三寸不爛之舌把話說得好聽一點,就變成了「專業知識」。

以往的「專家」雖然大多都是信口開河地說著大話,但說到底他們都是在自己熟悉的領域裡發言,像是財經界的「專家」不少本身都是股票經紀、投資顧問、基金分析員;體育界或賽馬界的「專家」要不就是退役或現役運動員,要不真的是行內著名富經驗馬評人甚至馬主;玄學界的「專家」雖然被稱為「呃你十年八年的睇相佬」,但他們始終也是拎著羅盤走過了數十年的天下、也掌握了一定的竅門,甚至真的準確預測了一些事才有一定的知名度。

然而,不知從何時開始,連「戀愛」也變成了一種專業。還記得兩年前無綫節目《盛女愛作戰》裡那個自命「兩性關係專家」,教女生要以四十五度角看人的 Santino 嗎?我原以為像這種自以為是的專家大抵只是所謂的「個別例子」,但原來靠戀愛「呃飯食」的人多如繁星,Santino 只是冰山一角而已。如果你覺得「兩性關係專家」這個名銜已經有夠令人作嘔,看到這個自稱「頂級約會大師」的「專家」,大概會像《唐伯虎點秋香》裡那個七省文狀元兼參謀將軍,綽號「隊王之王」的隊穿祥一樣噴血不止了。

如果大家還有印象的話,當年那個 Santino 據稱曾在外國修讀心理學及哲學,回流後將所學所得轉化成戀愛理論,甚至開班授徒,從中獲利。無獨有偶,這位「頂級約會大師」也自稱「專門研究心理、哲學、催眠及讀心,將其竅門融入戀愛學,令很多學生迅速掌握約會技巧。」原來學會哲學和心理學便可以成為「戀愛」的專家,彷彿「戀愛」是股票、是賽馬、是羅盤,只要你掌握它的趨勢、走勢、狀態及竅門,就可以成為「專家」或「大師」一樣。我深信,大部分在大學裡唸或教心理學及哲學的學生及教授,都不會想到這種知識居然是為了「改善兩性關係」,以及「迅速掌握約會技巧」。若是一眾早已離世的真正心理學大師及哲學家看到他們費盡一生研究出來的學術成果被這些人這樣濫用,倒也不知道會有怎樣的反應。

是的,很荒謬。更甚的是,這些自比為「專家」或「大師」的人,不像上述那些真正專業的「專家」一樣只是用文字或評論打天下,他們至少還會很此地無銀地說上一句「投資涉及風險」、「信不信由你」之類言不及義的廢話,不多不少也提醒讀者或觀眾不要盡信;但這些偉大的戀愛大師們,卻能夠厚着臉皮拿著一些分明是虛無縹緲又沒有可尋之跡的理論來開班授徒。姑勿論他們這些理論有沒有效,但他們拿著像戀愛這種每個人生必經的階段和經歷來牟利,簡直跟那些設壇騙財的邪教神棍沒有兩樣──不,那些神棍至少還真的會設個似模似樣的神壇來吸引願者上釣,這些戀愛大師卻只會用他們的甜言蜜語及語言偽術來哄騙你,成本無限接近零,卻很有效地騙取「學費」,而且完全沒有觸犯任何法例。相比之下,「戀愛大師」的手法明顯更為陰險,卻也更為高明,至少他們還可以挺起胸腔,擺出一副「擺明係呃你,你吹咩」的表情,登上報紙雜誌電視電台的一角,宣揚他們的大愛精神。

不過,說到底「戀愛」的本質也是你情我願的。這些「大師級人馬」也就是相當明白和理解着這個道理,才會理直氣壯地寫專欄、開班授徒,甚至臉不紅氣不喘地登上電視螢幕,掛着「專家/大師」的銜頭普渡眾生,以引領一眾毒男/盛女走回戀愛正軌為己任,可謂偉大至極。

至於上完課能否就代表着你真的能夠成功跟心儀的女神/男神在一起?抱歉,課程並不包括售後服務,也沒有「保證滿意,否則原銀奉還」的不文明規定。你不成功,只因為你沒有天份、沒有感應,也沒有共鳴,要不就乾脆放棄,要不就繼續報名參加「戀愛學進階課程」,繼續改善自己,掌握更高級的戀愛及約會技巧,總有一天你會成功,到時候你便會知道,這些專家和大師是多麼的厲害、多麼的偉大。

所以,不要問,只要信。乖乖付上學費吧。


作者
讀者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