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血時報 | Netflix的十字路口

Netflix的十字路口



Netflix的十字路口


近來有幾個關於國際串流平台Netflix的重要消息。首先,其2018年第四季業績稍遜於預期,2019年首季預計收入不足45億美元,比市場預計的46億為少;同時,預期2019年的支出將大幅增加,即大量燒錢製作/購買影視內容。此外,Netflix早前向美國用戶加價,最受歡迎的11美元計劃已加價至13美元,可觀看4K影片的計劃亦由14美元加價至16美元。而截至執筆之時,Netflix股價已下跌5%。

今明兩年可謂Netflix最難捱的兩年,迪士尼及華納將建立自家串流平台,代表Netflix將失去這兩家片廠(可能包括已被收購的二十世紀霍士)大量重要的影視內容;同時,市場亦有傳環球影業的母公司NBCUniversal即將推出串流服務,Netflix有機會流失更多經典及著名影集。

《復仇者聯盟︰無限之戰》將會是最後一部在Netflix上架的Marvel電影;各位欲觀賞《Marvel隊長》及以後的作品,就要光顧迪士尼的串流服務了。

各家自立平台,對Netflix的影響有多大?這肯定是硬傷,由《Breaking Bad》到Marvel與DC的英雄電影及劇集、甚至《龍捲鯊》,香港觀眾要跟它們說再見。最惡劣的情況是,Netflix只剩下近年積弱的派拉蒙及一眾中型片廠,與良莠不齊的自家製作 - 是的,《玉子》很好看,但西洋版《死亡筆記》,還是算吧。

Netflix早前收購漫畫家Mark Millar的工作室,除了想將業務擴展至出版業,同時希望以此創造更多可改編成劇集與電影的原創素材。雖說串流平台的用家多為年輕及收入高的族群(至少這是美國的情況),但若睇慣睇熟的經典劇集與電影一夜消失,大家又接受到嗎?尤其是,幾家影視巨企的串流服務,皆刻意衝著Netflix而來,且肯定會綑綁其他內容如新聞、體育、綜藝等,還有默默耕耘的Amazon Prime及Apple,因此Netflix在可預見未來將面對嚴峻挑戰;而這挑戰不是區域性的,因為OTT平台屬網絡世界,各巨企要遠端控制自家平台難度極低,不一定需要靠當地平台進行內容集散,以香港為例,就是now或myTV SUPER一類服務。

暫時來說,香港已有與NOWTV合作的FOX+服務,港幣百多元的月費(聽說可低至$88!)包括旗下電影如衛視電影台及FOX MOVIES,還有劇集與體育節目等,吸引吧?還未算,因為價錢不便宜。早前香港迪士尼在社交網站宣佈關於串流平台的消息,暗示該服務亦可能在香港推出,可能與關係密切的TVB合作,可能獨立成家。對了,還有像HBO GO一樣的華納呢?

Netflix不好受,用家亦不見得享有好處。的確,將來或有更多全新原創影集供選擇,但必須取捨 - 想睇HBO劇,就可能要放棄《星戰》及Marvel的短劇。串流平台回到像收費電視一樣,由幾家巨企鬥個你死我活的狀態。那麼,Netflix手上的原創系列能否留得住觀眾?暫時還是未知之數。

(編按:本文刊載於熱血時報印刷版第66期。熱血時報印刷版訂閱連結:http://www.passiontimes.hk/4.0/regform.php


作者
讀者回應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