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血時報 | 進擊的食素人士,險惡的第三者

進擊的食素人士,險惡的第三者



進擊的食素人士,險惡的第三者


素食者衝入肉店舉牌示威,搗亂擺設,或用噴漆塗污店面,近年在歐洲屢見不鮮。2018年6月27日,英國《衛報》報導,法國屠夫工會主席致函內政部,要求加強保護肉店和屠房,免得被激進的素食者搗亂。

早前筆者在Facebook貼出一則英國新聞,說有素食者在超市阻止顧客買肉。此帖文引起網友大罵素食者,說他們賤和蠢 - 原先對素食者的尊重消失,變成放肆的謾罵。其實,基於清規戒律而素食、基於仁愛動物而素食,或基於環保減低地球暖化而素食的人都有,他們總是自淨其意,自己清淨不殺,與其他人和平共處;但也許有某些素食者被平權示威運動激起意欲,或深層國家(deepstate)的勢力要在平和與諒解的社會議題中重新激起極化反應,令原先和平的素食者變得具攻擊性(aggressive),令食肉的人反擊。

帖文所引起的激烈回應,正顯示進擊的素食者引起其他人反感甚至討厭。茹素本是一件令人肅然起敬的事,但進擊的素食者之出現,令雜食者認為素食者不近人情,而且強人所難,於是攻擊素食作風。歐洲的調查顯示,進擊的素食運動出現之後,素食的人數減少了,食肉的人數增加了。

深層國家愛激化 身份政治失理性

敵對國家或深層統治人類社會的深層國家,都喜歡激化平靜的議題和務實的孤立狀態,使到社會話語兩極化,孤立狀態的人進入社會激化議程,形成以武斷形式存在的身份政治產生,社會便出現了一批又一批無法諒解的小團體,令結社運動失去理性內容。

以素食為例,可以有好多原因,宗教又得、環保又得、沒錢又得,而以五穀、根莖塊莖(如薯、芋)及蔬菜為主食,本是常態,毋須過分高舉,更毋須干預食肉者或雜食者。食肉者和雜食者對於同桌食飯的素食者,也只是讓他們自己點菜就可,而素食者亦安於互相諒解的孤立狀態;然而,當進擊的素食者出現,大家被逼注視素食者和素食主義的攻擊,被逼就素食者指控食肉是殘酷、不環保而反擊,令社會毫無理性地吵鬧起來。

原先和平的女權主義者,現在也變得進擊 - 例如,要求將交通燈公仔換成女性。處於和平與孤立狀態的同性戀者,亦得活躍份子的鼓勵而變得具攻擊性,不單在示威場合公開展示同性戀的交合姿態和衣服愛好,更要求擁有與異性婚姻的一樣名號及所有權利(如領養子女甚至單性繁殖權利),令大家對他們失去諒解和寬容,失去來自他人的道義支援,這是財團搞爛社會的把戲。

連鎖快餐與街邊檔 失焦的「運動」背後有原委

環保也是一樣。從前,環保是勸人愛護環境,不取無謂膠袋和飲管,但現在去到立法禁止免費派發膠袋,並將強制市民使用印有條碼的家用垃圾袋。且讓筆者從快餐店走塑(膠)講起吧 - 目前香港的連鎖快餐店都說不提供飲管,再之前是膠袋和膠盒須額外收錢。大家知道嗎?最環保的其實是以前的街邊檔,顧客購買食物後於現場食,無膠袋無紙袋;碗筷、搪瓷碟都是洗乾淨重用。唯一用完即棄的,是篤魚蛋或食炒麵的竹籤,還有墊豬腸粉的油紙;這些都是天然物料,竹籤和紙來自鄰近地區的新界或廣東竹林(竹林是可持續生長的林園,而且由小農經營,農夫以一張斬竹刀就可以製作竹籤,毋須工廠)。

政府和大財團要消滅街邊檔,另開連鎖快餐店,是有原因的。經濟學解釋:只有大財團的財力與規模,才可以負擔無數即棄餐具;那是往日的街邊檔負擔不起的,於是只能重用餐具。

現代的資本主義的經營秘訣:破壞好的,扶植壞的;之後不斷在修補壞的(correct the incorrectable),不斷在騙你、賺你的錢。太環保,就賺不到市民的錢。

原先以階級(就業、納稅、資本)為標準的現代社會,容許轉換身份和認同的社會,主要以階級流動和提升富裕的現代社會,現在倒退到用血緣(族裔)、性別(男女及其他性別)和愛好(走塑膠、素食、動物權利主張之類)換取認同的社會。我們目睹現代的死亡,但我們無法回到古代,以武力打破界限或報仇雪恨的封建時代;相反,被牢牢地套在法律、輿論監督和行動制止的現代社會裡面。原因好簡單:現在普通人已無法透過讀書致富,同時,現代社會的階級上升之平權承諾亦徹底破產,故此用身份平權運動、走塑運動、素食撚運動、動保撚運動,同性戀公開屌屎忽結婚運動來玩鳩你。


(編按:本文刊載於熱血時報印刷版第66期。熱血時報印刷版訂閱連結:http://www.passiontimes.hk/4.0/regform.php


作者
讀者回應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