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血時報 | 教育局停課四個月 手動洗牌殺死中小型補習社(#`Д´)/

教育局停課四個月 手動洗牌殺死中小型補習社(#`Д´)/



教育局停課四個月 手動洗牌殺死中小型補習社(#`Д´)/


教育局今日(2月25日)下午再次宣布停課延期,延長至復活節假期後、最早會於4月20日復課,亦即是說補習業界由新年假期一月起計,至四月下旬,要食穀種至少大約四個月。留意是「至少」,因為局方有言「傾向屆時會分階段復課」,加上之前有說可能按年齡來復課,即是可能到時是中學復課而已,小學會更後。

先旨聲明,本人從事補習,正是受影響一份子。

政府的做法,對整個業界可以說是噩耗,誠如其他行業,補習中心大多都是在商場租鋪,支出主要是高額租金,不同之處在於教育局與政府未有給予補助,或是在租金方面由政府帶頭,適時與地產商協商,協同短期內寬減或暫免(非推行租金管制)的應急措施,如果有的話,補習業界,即政府口中「私人補習」則可渡過難關。


補習私營不需政府補助迷思

禍不單行,補助、應急等措施至今都未有回音,未知明日的財政預算案會否有提及,但是實在不敢有所期望。在政府以「私人」之名,站在避免干預私人市場的立場,推搪伸出援手,問題是私人補習業雖是私營,但是在香港的現況之下,過往以至將來都是教育體系不可或缺的一部分:香港由小學開始的龐大功課量,一般學生在學校老師未能兼顧之下(即仍未全面小班教學),即使有講解下改正,可能都只是知其然,而不知其所以然,甚至只是水過鴨背,搬字過紙,過後還是統通還給老師。這情況下,需要補習,課餘幫補。也不提多年來學校推行普教中之下,小學中文需要補習的人數不斷增加的詭異病態。

第二是,小學已經有儼如公開考試的升中試,小學生、家長早早要面對公開試的壓力。升中試分三次呈分,在五年級下學期、六年級上學期進行。每次呈分試前後,筆者都會見對家長各樣焦慮、忐忑的臉孔,欣喜的甚少,因為要總合三次成績,一次僥倖,怎能鬆懈?我個人認為家長應該平常心,但是說時容易,家長總是憂心子女前途,補習的操練,或是為了提升成績,或是為了形式上買個安心,都有其穩定家長、學生的作用——中學DSE則更是不在話下。

政府將停課延期,為整個行業帶來衝突,但是對中小型補習的影響,與大型補習社的不能比擬。大型補習社連鎖經營下,可能要壯士斷臂,但是中小型那來臂可斷?一斷就是分屍。停課至少四個月,學校或者大型補習社可以有資源配合網上學習(但筆者其實不以為然),中小型的那來資源?資本差距下,中小型補習中心支持不住,風浪過後,仍留下的大型補習社仍有實力重佔市場,再次壟斷,中小型小本經營就是血本無歸。這是政府刻意做成的。

或者有人會說,人命緊要,小孩子抵抗力弱,唔通繼續返課,搵命搏?老實說,如果真心讀書,不是為了分數呈分那些,是認真讀書的,就要繼續上課。更何況可以以行政措施減少班上人數、課時,開窗通風,多做運動,現時香港疫症其實根本不嚴重,復課讓小孩上學,你當學生個個真係返學係上堂,十居其九都係到玩,你畀細路玩,佢未必病,唔玩反而易病。更難堪的是,你要停課期間,本身要上班的家長日日湊仔湊女?係屋企返企或者冇工返,家長心理已經鬱悶不安,政府封晒街外康樂設施、又呼籲唔好社交聚會,日日係屋企對住細路,係本身香港家庭家長主要上班、照顧子女由家傭幫忙的家庭分工下,即是人工製造家庭壓力,想迫家暴咩?

也不要忘了,不少基層大學生、高中生,兼職補習,幫補學費家計,停課也是打擊他們的收入,以為停課只是影響補習,私人公司云云,個體戶的freelancer,也是私營,也是私人啊!這樣停課斷的,可不只是補習社的米路呢。


正經辦教育 繼續返學校

那停學不停課,網上做不就成了?你信得?如果得,開學買完書,畀考試範圍學生睇,溫完隔個零月返學考試唔好?教育的知識傳授,是言傳身教,人與人互動之中思辯才能學到知識。細路駁嘴,問九唔搭八問題,除了玩,也是在思考,嘗試觸類旁通。

實際上政府要做的,也是正經辦教育,是學校照常教學,這樣補習社的困局自然迎刃而解。孩子教育是最重要,讀書機會很難得,要好好讀書,將來才可以出人頭地,小時候我家人是這樣教誨,後來才懂横渠四句的「為天地立心,為生民立命,為往聖繼絕學,為萬世開太平。」讀書本來就是這樣重要的事,也是華夏老祖宗一直以來的教誨啊。

窮人家出身,筆者親身體會讀書其實已經是最穩妥的上流階梯,至少有個學位,謀生糊口不是難事。停課,就是斷人前途,令教育界洗牌、大型補習社繼續壟斷是小事,居心當然是藉此令香港學生學習打斷,人材質素與鄰國有落差,藉此人口流血,在經濟不景下,將職位換成大陸人。

真個關心教育,關心孩子,才不是搞停課,蹉跎學習歲月,連累子女日後生計,繼續在社會低層,掙扎營役。


讀者回應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