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血時報 | 《失樂園》: 命運與自主

《失樂園》: 命運與自主



《失樂園》: 命運與自主



這一期的專欄,嘗試透過《失樂園》(Paradise Lost) 這一部史詩的故事,去簡介基督教文化裏的「自由意志」與傳統希臘文化的「自主」(autonomy)的差異。我完全不懂文學,對英國文學更一竅不通,這一篇文章,主要是從社會理論的角度去探索「自由意志」與「自主」的問題。

1. 故事簡介

《失樂園》是約翰米頓(John Milton)於十七世紀約六十年代完成的一部共十二卷,一萬多行的敘事式英語史詩。《失樂園》骨幹來自《舊約聖經》的《創世紀》。《失樂園》故事講述撒旦與追隨他的一眾天使大軍,與上帝交戰失敗後,從天上墮落地獄。撒旦與他一同墮落地獄的天使(fallen angels)不甘戰敗,於是從新商議如何再對抗上帝,攻陷天堂。

有墮落天使認為天堂防守堅固,警備森嚴,如果再發動進攻,無疑以卵擊石。留在地獄面對灼熱的火焰雖是難受,但起碼還是自由自在的。有另一墮落天使Beelzebub 指,在地獄建立帝國根本就是異想天開的事,上帝最後還是會攻陷地獄的。

他聞說上帝在混沌中創造了一個新世界,在這個新世界裏,又創造了「人類」。他認為如果是真的話,倒不如去引誘人類,加入地獄的派對,那麼,創造人類的上帝,必然大怒而親手毀滅自己的創造物,這豈不是比一般的復仇更好,更痛快?

撒旦認為這是上好的計謀,決定親自到新世界去引誘人類。

坐在天上的上帝,對地獄與新世界的一切事事物物,瞭若指掌。上帝看到撒旦等的計謀,並且預知了他所創造出來的人類,會落入撒旦的陷阱。上帝指出他預知這一切將會發生的事,但強調這一切將會發生的事,並非是他所預定的。上帝指這將會發生的一切,都是人類與撒旦他們自己的選擇。上帝預知這一切將要發生的事情的同時,亦預先安排了兒子到人間的救贖計劃。

《失樂園》的高潮在第九卷,撒旦引誘夏娃摘食禁果。撒旦偷入伊甸園,附入蛇體,誘騙夏娃,指它只是一條蛇,但摘食知識樹的果實後,懂得人類的語言,明白許多知識,智慧增長,並能分辨善惡。夏娃敵不住誘惑,終於吃了禁果。 夏娃不想獨自享用禁果,更也不想只有她自己得到知識,於是走去與亞當分享禁果。

亞當驚見夏娃吃了禁果,知道夏娃闖下彌天大禍。他本來順從上帝的旨意,拒絕吃那禁果,但他知道夏娃因違背上帝的禁令,必死無疑。自覺夏娃死後,自己獨自活著,也無甚意義,於是亞當也進食了那禁果。上帝創造的人類,背叛了上帝。

上帝預知的事情,終於變成了事實,於是宣告對他們的懲罰。先是蛇被詛咒,蛇必終生以腹部爬行,女人的後代會擊碎蛇頭,蛇也必咬傷女人後代的腳跟。亞當與夏娃必須被逐出伊甸園,夏娃要面對懷孕時更大的痛楚,要在痛苦中生產。而亞當則要在田裡工作,承受一生汗流浹背的勞苦,直到死亡,歸於塵土。撒旦及一眾墮落天使被懲罰而變成蛇,還要永世受到幻覺的煎熬。上帝更讓撒旦的亦女亦妻「罪惡」與兒子「死亡」進入新世界,將背叛上帝的人類滅絕,然後再造一個新世界。

2. 命運與自主

約翰米頓的《失樂園》,帶出了「自由意志」,將人的「自主性」的討論,進一步複雜化。西方文化裏,最早探討自主性問題的劇作品,可以算是古希臘劇作家Sophocles 的《OedipusThe King》。故事中的主角Oedipus, 在未出生時已經被神諭詛咒將來會弒父娶母。他的生父因害怕神諭成真,於是叫僕人將剛出生的Oedipus 殺死,僕人不忍,只將嬰孩棄於荒山。Oedipus 大難不死,更被歌林多國國王收養,成為歌林多國王子。Oedipus 長大後知道了弒父娶母的神諭,未及弄清楚自己是否歌林多國王的親生兒子,即出走去逃避神諭的詛咒。奈何在出走途中,在三岔路中碰見自己的生父,並因爭路問題與生父發生衝突,Oedipus 武功過人,最後將生父及其隨從殺掉。弒父的詛咒應驗了。

Oedipus 繼續上路,路上經過一個城邦,受謎妖所困,國王外出尋找救助者卻又被殺。Oedipus 自告奮勇,挑戰謎妖,因他智慧過人,很容易就破解了謎題,為這城邦解困。由於城邦國王已被殺,於是被救的群眾擁立Oedipus 為王,並將國王的遺孀嫁予Oedipus,Oedipus 欣然接受。然而,這個城邦正是他生父的城邦,國王事實上是被他所殺。弒父娶母的詛咒完全應驗了。

十五年後,Oedipus 才發現自己竟然未能逃避神諭的詛咒。Oedipus 的生父及Oedipus 自己,都想逃避命運的詛咒,但卻是失敗告終。這個悲劇,在在顯示了人是受困於自己的性格,受困於自己身處的環境,這些都是人無法可以逃避的,也無法跳離這種種的框架,這是人的局限,這是人的命運。Oedipus 知道自己無法逃避神諭的詛咒,但他只悲嘆自己被安排在這條人生路上。他沒有怨天尤人,他只悔恨自己的傲慢自大,以為自己武功及智慧都是過人的,然而卻殺死了生父並玷污了母親。他一力承擔自己的過錯,於是刺盲自己雙目,自我流放,重新去思考自己的一生所犯的過錯。《Oedipus The King》這個悲劇,雖然顯示人是局限的,但人若是能夠在悲劇中,去反省自己的局限,自己的缺陷,人仍然可以掌控自己的命運,體現人的自主性。

然而《Oedipus The King》與《失樂園》相比,人的自主性還是相對被動的。在《失樂園》裏,約翰米頓所寫的命運,是人的「自由意志」的抉擇而來的。在第三卷裏,上帝是預知而並非預定人類背叛他的事將要發生。因為如果是預定,那麼人對上帝的服從,就只是一種不得已行事的必然性(necessity)。


「我憑正直公平創造了他,本可以站得穩,然而也有墮落的自由。

我造大天使和天人也是這樣。

不論站穩的,還是站不穩而墮落的。

如果不給以自由,只照不得已行事,

顯不出本心的主動,那麼憑甚麼

證明他們的真誠、實意、忠信和摯愛呢?」

(卷三,98 - 104 行)


《失樂園》裏的上帝給予人類自由意志,是要求一種「真誠、實意、忠信和摯愛」的服從,而人類因背叛上帝而來的懲罰,就並不是一種命定的,不可改變的宿命了,而是個人選擇的後果。所以在第九卷,亞當進食禁果,並非如Oedipus 的個人的局限而造成,而是亞當自己的選擇。


亞當:

「你的就是我的,我的也是你的。

二人的遭遇不可分,我們是一個,

同一肉體,失去你就是失去我自己。」

(卷九,957 - 959 行)

「她慷慨地從枝上把那誘人的美果

摘下來給他。他不遲疑地吃了。」

(卷九,996 - 997 行)


亞當雖然有自由意志,可以作自由的抉擇,然而亞當的抉擇的「對」與「錯」的標準,是來自上帝,是一神的標準,亦即是唯一的標準。所以我們不禁要問,由基督教文化而來的「自由意志」,是否真的可以讓人類作自由的抉擇,還是只是一個表示向上帝忠貞的標準而已?《Oedipus The King》雖然道出了人性局限的悲哀,但裏面所顯示的人的自主性,相比起《失樂園》裏的亞當,又好像有更大的潛在發揮能力。


(由於篇幅有限,下一期會繼續討論命運與自主的問題)

 

文中《失樂園》的中文翻譯是來自 朱慧之的繹本。

(編按:本文刊載於熱血時報印刷版第54期。熱血時報印刷版訂閱連結:http://www.passiontimes.hk/4.0/regform.php

作者
讀者回應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