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蟹在港橫行,何俊仁不必擔心

河蟹在港橫行,何俊仁不必擔心



昨驚聞明報前總編劉進圖先生當街被斬,透徹骨髓的寒意揮之不去。在此,謹祝劉先生早日康復。

大陸網民口中的奇獸「河蟹」,早已肆無忌憚地渡過深圳河登陸香港。河蟹已並非第一天在香港橫行霸道,近年,數名與印刷傳媒有密切關係的知名人物屢遭惡意騷擾及襲擊,而破案率在全球排名甚高的香港,警察卻一個嫌犯都抓不到。直到昨天,河蟹終於揮舞巨螯,欲取劉先生性命。

「誰叫你揭老子陰私?老子就要你以後都不能夠再說話。你們這群嘍囉聽着了,哪個再敢說一個字,你的下場就像這個姓劉的一樣。」河蟹昨天向我們傳達的,就是這個訊息。襲擊事件是對劉先生人身安全的威脅,也是對全香港市民的恐嚇,沒有一個香港人能夠獨善其身。

「只要我不做傳媒,不亂說話,不就平安了嗎?」我知道不少人仍抱有這種想法。拜託!你有沒有想過,不是你本人不出聲就行?假設今天香港被全面河蟹了,公司有人想跟你爭升職,他用你的電腦在網上寫反政府言論來嫁禍你,不行嗎?要是你摰愛的父母妻兒,在外面說溜嘴講錯了一句話,被神秘人士「教訓式」(註)打斷了腿,除了忍氣吞聲你又有甚麼辦法?報警嗎?香港警察說抓不到,你又該當如何?到時,政府無須審判、無須司法程序,要殺你便殺你,要斬你便斬你,要搞你妻女便搞你妻女。昨天的事件,光天化日當街斬人,顯然是河蟹大計的一個重要里程碑,香港市民你還可以施施然說「傳媒人被謀殺關我甚麼事」嗎?

昨天,已經有人為了大眾的知情權,付出沉重的代價。再反觀立法會那堆小丑,還在去甚麼白痴宿營擺出V字手勢拍照,裝出「凌厲眼神」分組抬來抬去,排排坐揮舞紙刀裝模作樣,那氣氛真像小學生去畢業宿營玩分組遊戲一般歡樂。要是河蟹來真的,找個鐵騎士一刀斬在你何俊仁身上,你還商甚麼討?宣甚麼誓?佔甚麼中?

不過何俊仁不用擔心人身安全。換了我是河蟹,這邊廂我在西灣河斬人,那邊廂這個小丑施施然在立法會看性感寫真,我連找人斬這個廢物都嫌廢事。你估聘請車手不用錢?

註:「教訓式襲擊」是廢話。如果你認同是次斬人的目的是要當事人噤聲(不論生死),斬手腳、斬頸、斬手指尾有甚麼分別?不知所謂。


English version of this article is available:
http://hkcolumn.blogspot.com/2014/02/river-crab-is-prevalent-albert-ho-needs.html


讀者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