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生樁

打生樁


截至2019年12月16日,在護法運動被捕的示威者是6105人。10月15日,張建宗說被捕者當中,十歲以下的超過一百人。泛民高舉兒童為偶像,偽港獨聽從泛民指揮,唆使青年及兒童參加不必要的勇武鬥爭,結果是少年被捕,在衙門備受凌辱,甚至淪為裸體浮屍。之後呢,11月25日,泛民引導抗爭者盡情投票,而建制派也在護法運動保駕不力,於是泛民得到更多議席。一片進攻立法會功能組別之聲,蓋過了爭取雙普選的主張,泛民犧牲了兒童和少年來為他們的議席「打生樁」。

廣州在12月1日上午發生路陷意外,三人被活埋。當局拒絕救人,反而迅速填入水泥補路,說是阻礙路基下降,令三人生還無望;新聞傳到今日,可惜無人道破 - 這叫「打生樁」,巫術之一。雖然這是傷天害理的事,但冤死的魂魄卻可以保住路基不倒,正是「沉舟側畔千帆過,病樹前頭萬木春」。中美貿易協定一旦達成,浮財流入香港,悶聲發大財,香港這年來的一切事,埋入記憶斷層,儼如廣州因路面下陷而跌落的三人,政府即刻填泥,因為難得有人幫手「打生樁」,確保路基穩固。

其實,「打生樁」是古代中國的建築方術,工匠恐怕動土的時候觸怒山神土地或山精鬼怪,禍及自己,於是用祭祀來保自己平安。祭祀可以用生雞血,但最隆重的是以人進行生祭 - 位於河南鄭的春秋時代古城遺址,屬於東趙二里頭文化時期,當中一層的地基被發現有嬰兒遺骸,疑是打生樁留下。

根據香港工運史學家梁寶龍的考證,百多年前香港島興建大潭水塘,也有「打生樁」怪談,並由上海《申報》轉載報道。1886年5月香港有人散播謠言,指差役捉走男女兒童,用作大潭水塘和建築鐵路工程封頂時祭祀鬼神,即是傳說中的「打生樁」。居民惶恐,西營盤書塾的學童不敢回校上課。居民在街頭聚集議論此事,差役揮棍驅散,群眾不滿而起哄鼓噪,更有人以石塊擲向差役。石塊擊中差役頭部,血流披面;商店見有騷亂,無奈關門歇業。衙差回衙門報告,上頭派出更多差役增援,鎮壓民亂。

當日,有好事者在上環水坑口杏花樓飲茶,論及此事,某君說政府需要108名男女童來做「生人樁」,在座的華籍探員指斥此乃無稽之談。雙方激烈辯論。某君更進一步誇張的說,該月22日親眼目睹有警員捉走三名兒童,同日早上又捕捉了五名兒童。探員忍無可忍,將兩人帶署調查,控以妖言惑眾罪名,法官判處其中一人罰款二十元,這在當年是巨款了。某君報稱沒錢,法官改判入獄一個月做苦工,並枷號六小時;另一人判罰款十元,亦稱沒錢繳交罰款,改判入獄十四日做苦工,並枷號三小時,以示警戒。

當局為了闢謠,平定民生,安排人員就此事解釋,說因為建築炮台和大潭水塘工程,當中管道狹窄,必須僱用小童才能進入,進入後用泥封蓋再加固,事情的真相就是如此。當年並未禁止童工,故此不少兒童受僱於此等危險工作。其時,華民政務司駱克(James Stewart Lockhart)為此貼出安民告示:

為曉諭事:

照得現有不法匪徒,肆散謠言,謂有將小孩子殘害等事。爾居民人等慎勿聽其愚弄,致墮彼術中。業已嚴飭差役等密為查訪,倘有此等謠傳之輩,立刻拿案從嚴處懲決不稍寬。各宜警省勿忽。特示。

一千八百八十六年五月二十六曰示錄月報

此告示最妙之處,是用「差役」來稱呼警察,頗有華夏古風。「打生樁」屬於巫術,人類建築干預自然,得罪山川田地之鬼神,故此只能用最珍貴的人類後代 - 兒童來獻祭,以取悅鬼神,使他們不會作祟害人。當然,所獻出的後代只是象徵式的幾個小孩,而且是俘虜而來的,並非自己後代;故此這項巫術有欺詐性質,瞞天過海,呃神騙鬼,並非等價交換。基於恐懼,獻出人家的後代,繼而欺詐鬼神而得益,這就是「打生樁」的用心。很多政客的「初心」,不外如是吧?

English Version:
http://www.passiontimes.hk/article/03-01-2020/60910

(編按:本文刊載於熱血時報印刷版第77期。熱血時報印刷版訂閱連結:http://www.passiontimes.hk/4.0/regform.php


讀者回應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