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血時報 | 快樂抗爭的壓力測試(沙田站)

快樂抗爭的壓力測試(沙田站)



快樂抗爭的壓力測試(沙田站)


今日路經沙田「一人一皮篋」活動現場看流量壓力測試,到達後發現這竟是個人的壓力測試。

有別於其他大規模遊行,大家可以穿着黑衫、拿着藍絲帶、安心地大喊「They can't kill us all」,因為你遊行譴責暴力,民建聯也在譴責,根本就不能說有任何「壓力」可言:出來行個好運、買個心安,大呼「這已是對兇手的最大懲罰,比啲掌聲自己」,明天就可繼續安心如.常.生.活。

而是次活動的參加者就只得數十人:在鎂光燈下的,就只有數位主力人物。所以參與者很容易就會入鏡、更甚者會被點相。或許這些事情是人所皆知,但筆者仍不禁提醒:要是沒有心理準備曝光的話,參與者在出發前或要好好想清楚。同樣地,今後參與這類有效的抗爭也要帶着同樣的覺悟。

也說說筆者在是次行動的經歷。起初我也只是在後方加入、吃吃花生:從旁看看路人的反應及聽到他們的閒話,也是投訴是次活動搞事的多。其中聽到有路人說:「這商場已經很擠啦,還要弄得更擠? 他們到底想怎樣?!」他們大概只要看到有人在公眾場合嗌口號、大叫大嚷就是不對,也不用理解他們的用意,更不用說這一群人出來就是為了讓這「很擠」的商場不再擠喔。

但後來越走越前,為了全程直擊,就漸漸走入隊伍當中。有不少志同道合者也加入參與。途中看到戴着豬頭面具的自由行「大陸豬」,還有後來上演多場鬧劇的本土派「蘭花系」。大夥一路邊行邊踎邊休息,走遍整個廣場。其間有不少傳媒朋友及路人在各處「景點」影相:面對不少鎂光燈掃射下,我竟心生畏意:想起一眾只是出來表達聲音的朋友,卻無懼站於鏡頭前,筆者在此向各位致敬。

看見數十人攜篋踎在商場各處空地內盛況,才想到沙田市中心的空間,一直就是被同樣是攜篋掃貨的自由行「一個唔該都無」,就霸佔了港人週末僅餘的喘息空間。

記得在接近散場前與路經一位一直尾隨隊伍、帶着相機的阿叔理論。大家起初都心平氣和與那個阿叔討論、講理據,完全是逐點擊破。不過想當然他又會轉換話題,但後來大家都對他沒好氣了,相繼離去。就只剩我一個跟他理論:因為我心想要是他回家好好想這些理據,說不定他會想通了並不再執着「沒有自由行,香港就陸沉」的錯誤觀點。當然,能在理性討論中勸服一個人的機會甚微。但以行動讓更多人明白港人的現況,我想這亦是抗爭的主要目的之一。

最後大夥又回到原先是噴水池的空地位置。由於隊伍多個小時的嗌口號,廣場數層萬人空巷。此時雖然即興地上演了幾套鬧劇,但看來圍觀的群眾並不太明白就裡:這群人走出來到底是攪甚麼? 我在想,港人何時才能聽到我們的呼聲,放棄和理非非的模式,起來行動反抗呢。


作者
讀者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