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血時報 | 年初馬兒Stay Hungry

年初馬兒Stay Hungry



年初馬兒Stay Hungry



每年年初,傳統上都有兩個大節,一是農曆新年,二是情人節。

前者離不開吃吃喝喝打麻將,初三赤口不是拜車公,就是跑馬仔。我喜歡後者。

賽馬是一門很有趣的學問。說是學問,因為香港賽馬會是世界數一數二具規模的,賠率、往績、馬房等等都好透明,賽道上亦清晰標示距離,騎師綵衣與佳駟編號與名字皆鉅細無遺,比賽前馬兒要先走走沙圈讓大家品評一番,賽後有無流鼻血都要紀錄並公開。曾到歐洲一些馬場觀戰,發現若就算Class One 賽事,賽前資料仍鬆散求其;Class Two 之後更大鑊 ─ 而即使有望遠鏡在手,賽事期間亦不見得能看清楚,因為大家對綵衣都不講究。所以呢,還是香港賽馬會好。嘻嘻。

關於賽馬,我的啟蒙讀物是《東方日報》。小學時候父母都要上班,放學後由外公外婆照顧至晚上,當時他們家裡就是看《東方》。記得外公非常喜歡閱報,唯獨不取馬經版,故多作墊枱用。就是這樣,我邊吃飯邊學中文 ─ 直到今日,仍很詫異這群畜牲(請原諒我!)的名字居然咁有深度:一代馬王「祿怡」(Silver Lining)、「你知幾時」(Yuno When)、及時而出(Quicken Away)、「精英大師」(Slient Witness)......到近期的「威爾頓」(Designs On Rome)、「明月千里」(Werther)等,均不比大吟釀的名字遜色!長大後跟家中長輩學習解讀馬經版的「密碼」,同時又從他們身上更瞭解賽馬、養純種馬這回事;致使我未來沒有多大可能成為馬主,都會不時FF 一下名下馬兒的血統、性別、顏色及名字。

問心,第二個大節比較難搞 ─ 農曆年的無限飯局加鵲局,食滯咗或唔夠瞓都是自己受。但情人節你不單要諗節目同禮物,還要諗埋對方果份;仲要隨時被鋸一頸血,荷包與頭仔一樣赤赤痛。多得新自由主義,小兩口的紀念日變成非破費不可,無謂丫!在這個物慾橫流的年代,隨時買隨時送都得,不急在某一日、一時或一晚;許是年紀大了,鮮有於社交網站上分享生活點滴以刷存在感。

多年前起更是把心一橫,情人節book 枱book 夠一圍(或兩圍!),除情人外,叫埋親友齊齊食返餐。當晚西餐特別貴?訂可靠小店的中菜吧,菜式方面請大家即席決定,反正農曆年間吃得太多太膩,來點清淡的便是,再加個老火湯,算回饋一下身邊人。情人抗議不浪漫?當雙方家人都是坐上客,東西好吃、服務周到,飯後我更備了上好年份的single malt 威士忌作結,長輩們都無投訴,誰耐得我何?哈!

常認為每個人活到一個年紀,必須有幾間靠得住而且價格合理的相熟飯堂,中西日泰韓以備不時。當然你要好似大劉咁day day 福臨門亦無不可,皆因食飯真係好緊要。好似是蔡瀾講過,人到了某年紀,食一餐少一餐,故應慎食;而我身為Steve Jobs信徒,自然身體力行實踐stay hungry,stay foolish。

(編按:本文刊載於熱血時報印刷版第55期。熱血時報印刷版訂閱連結:http://www.passiontimes.hk/4.0/regform.php


作者
讀者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