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血時報 | 瘟疫下的黃絲帶癡態( ºωº )

瘟疫下的黃絲帶癡態( ºωº )

瘟疫下的黃絲帶癡態( ºωº )


 

這是發生在某日下午的一件小事,使我對黃絲帶在瘟疫下的癡態,開了眼界。

筆者有日下午百無聊賴,在住處附近一個商場閒逛,路過偶見有貓蹲在貨架上,於是耍弄一番,眼角瞥見旁邊一家小食店,興之所至買小食,過過口癮。邊食邊走,走到一家外牆貼滿memo紙的店鋪,店外三、四位戴了口罩的人,相談甚歡,話題正好是關於時下疫情嚴重云云,其中一名大嬸迎面見到我,驚叫:「哇!走啊!」然後跑走。筆者呆了一下,旁邊一位男子即道:「人地食緊嘢啫。」

哦,原來係因為我無戴口罩。雖然少見如此誇張的反應,筆者也不至於大驚小怪,只管繼續大快朵頤。路過一家貼滿memo紙的店鋪門口,隨意一望店內,原來剛才那位大嬸正與四五個人交頭接耳,臉頰之近,幾可感到旁人氣息。

看到這一幕,才發現到黃絲帶在瘟疫下的癡態,挺值得玩味:如果是一個真心驚怕肺炎、言行一致的人,基於高度衛生考慮,於是見到有人無戴口罩,保持距離,即使她的反應兀突失禮,也情有可原,但是為何又會轉個頭就與人交頭接耳,突然又不怕別人傳染肺炎呢?要知道口罩也不是萬靈丹,跟別人如此接近,就不怕個萬一?

這種行為不一致,其實是瘟疫的失智反應。一,一個人食嘢,點帶口罩呢?二,有理性的話,退後保持距離不就可以了嗎?現在是肺炎肆虐,還是生化武器肆虐?三,不知她是熟客店員還是店主,這種視路人如病君的做法,如何招徠客人?也不怕客人見怪記恨,壞其商譽?

她沒有以上考慮,故此她在失智的狀態下掉頭跑走,但踏入了店鋪,似是踏進了某種可以隔絕所有病毒的結界,因此安心與人狀態親暱,無有考慮過身邊的人即使相熟,你也不知他們有否接觸過大陸人等病源,也不可能統統知道,但是她就突然安心了,因為她打從心底相信:口罩是無病者的標籤。

當然,這件事只是正好由一位黃絲帶引起,不是說所有黃絲帶都是這樣,針對黃絲帶,而是其實香港到處可見:君不見網上有不少人上載無戴口罩人士的圖片到網絡,公審批鬥。有一次我在麵店吃麵,聽見廚師跟店員訴苦,說他正在煮麵,蒸氣彌漫,怎麼戴口罩?原來是有客人不滿廚師烹調時無戴口罩。一個有責任心的廚師,如果有病,怎麼也不會可能繼續為客人煮菜吧?既然他仍在崗位,那就是健康。這是在社區街坊對街坊的基本而且應有的信任吧。

人言可畏,癡語更可謂,更加可怕的是為數眾多的癡人,說癡語,做癡事。恐懼凌駕一切,然後要人都同陷於恐懼的囹圄,懶理你原因,公審批鬥無口罩者,使到人人為了避免冷眼,出外總要戴上口罩。最後,人人都成了病夫,無病無痛,但是仍然戴上口罩,不管長時間戴口罩會使呼吸系統不適,無病變有病的風險;人人都成了特務,無時無刻,為政府監視人有無戴口罩,幫政府製造口罩荒,在恐懼中重回極權統治。


讀者回應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