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血時報 | 掃走負能量

掃走負能量



掃走負能量


向來,牛佬就怕一些全身上下充斥負能量的人。

這些人由頭到腳都是負能量,整天都板著臉,或是憂心忡忡的。出自其口的說話,統統不是好東西──「難呀」、「不可以呀」、「沒有辦法呀」...... 最後,必然是「唉」一聲收場。

除了這些,負能量人亦總是附帶另一特徵,就是彷彿全世界都欠了他似地,或稱之為「妄想受害」。你對他好,他覺得沒有甚麼特別;你對他特別好,就怕你有所圖謀。當然,你對他不好,那就更大件事 - 這類人終日在計算,你對他怎樣怎樣不好,繼而覺得自己很可憐:「這個世界,為何人人都愛欺負我!」

曾有一個朋友,由童年至少年,再由少年至青年、中年……身邊一直纏繞龐大的負能量。在他心裡,「陷害」過自己的人為數不少。牛佬從旁觀察, 他心目中壞人的比例該是百份之九十九點九吧!僥倖地,牛佬屬於餘下那百份之零點一 - 不被友人列入「壞人」之列,深信是因為牛佬勉強算是不怕蝕底!

勿論如何,與這位「負能量之友」交往半生,其間曾多次勸喻,「唏!放開一點,沒有甚麼大不了!」對方總是回應:「唉,你有所不知……」牛佬當然不知,亦不明白為何一個人身上會有這麼多的負能量。

年前,牛佬不知何解突然有所感悟 ── 點解要跟這種人走在一起?

實在想不出理由。

就這樣,與他斷交了。

尚未斷絕往還之前,每星期他都會找牛佬吃飯,席間,自然只有他在大吐苦水,或是一臉晦氣地將負能量散佈食肆四周。

其後,他再來相約飯敍,牛佬總是推卻。直至一刻,他終於曉得牛佬不想再見到他,方才識趣消失。

2018年乃戊戌年,牛佬無論在公在私也沒有甚麼好表現。

唯一值得自豪的,便是下了決心,與這位「負能量之友」斷絕來往。

現在牛佬一星期七日,日日都過得相當正能量,開心!

(編按:本文刊載於熱血時報印刷版第66期。熱血時報印刷版訂閱連結:http://www.passiontimes.hk/4.0/regform.php


作者
讀者回應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