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血時報 | 《解靈人》第四十四回:長相思(三)

《解靈人》第四十四回:長相思(三)



《解靈人》第四十四回:長相思(三)




  華叔百思不得其解,心裡不單放不下好奇,也放不下陳先生,怕他出了什麼狀況,或被鬼迷、或被鬼跟。無論結果如何,人鬼殊途,長期共處都於他無益,甚或有害,必須提防。

  華叔想起凡參加免費試酒會的客人都必須填寫一份表格用來預約,裡頭會有客人一點簡單資料,當中就有陳先生的姓名和電話。

  「那時候辦活動還真麻煩,現在可以用WhatsApp開一個群組來聯絡,方便得多。」我說。

  「各有各的好吧!那時候可以直接打到別人家去,找不到人還有家人可問。現在別說很多人家裡都沒裝電話,你打過去還以為是詐騙案。」華叔說得不無道理。

  那時候華叔致電陳先生家,聽電話的是位女士,聲音聽起來年紀不輕:「喂?」

  「喂,麻煩你,我想找陳先生。」華叔說。

  「哪位陳先生?」女士說。

  華叔拿著表格,依著上面姓名欄寫的說:「我想找陳興民先生。」

  「興民他不在家,你哪位找他?」

  華叔沉吟片刻,不知該之後再致電還是留下名諱待陳先生聯絡。

  「喂?」女士見華叔不說話,想確認對方是否還在。

  華叔思考過後,得出一個新結果。他心想先前見到陳先生,對方完全不想跟他談論見鬼的事,他又怎會跟自己聯絡呢?苦無辦法之下,唯有硬著頭皮向他的家人埋手,遂問:「我是興民的朋友,叫阿華,妳是伯母嗎?」

  「是的,有什麼事嗎?」伯母想不起對方是誰,但兒子有個叫阿華的朋友並非奇事。

  「伯母,最近興民他有沒有什麼不妥?例如身體不適之類。」華叔問。

  這回輪到伯母沉默下來。

  「她以為你是騙徒嗎?」我想起幾年前我媽也接過說我出事了的騙徒電話,幸好那時她有致電我哥確認,要不可能賠了一大筆棺材本。

  當時陳太並沒有以為華叔是騙徒,而是反問:「為什麼你會這樣問?你最近有見過他嗎?」

  「我昨天才見過他。」華叔直言。

  「你發現了什麼不妥嗎?」伯母倒過來問。

  華叔一聽就知事有蹊蹺,知道伯母此問定有原因,只是在想該如何切入會沒有那麼突兀,遂說:「伯母,有件事我怕說出來,妳未必會信。」華叔決定以退為進。

  「不要緊,你有話直說。」伯母說。

  華叔先吞口涎沫,深呼吸後說:「伯母,我懷疑興民撞鬼。」

  電話的另一方落入短暫的沉默,華叔以為嚇怕了對方,遂說:「伯母,妳還好吧?」

  「嗯……」伯母頓一頓,續說:「你看到了嗎?」

  「對,妳也看到嗎?」華叔習慣了見鬼,覺得沒甚麼大不了,以為對方也一樣。

  「不,我看不到,但我知道。」伯母說。

  知道?到底伯母知道些什麼?

(待續)



作者
讀者回應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