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血時報 | 恍如回到日化教育時期

恍如回到日化教育時期



恍如回到日化教育時期



早在2016年,浸大學生會已與向浸大校方爭取取消普通話畢業試,經全校公投及與校方多次會議,校方終以「普通話豁免試」暫緩直接取消畢業試之急。然而,當學生一試這個由校方拍心口保證會以簡易溝通為主的豁免試後,發現考試程度嚴如高級程度的專業考試,故猜疑設定此試之目的,是為「普通話畢業要求」護航。當大家都發現考普通話豁免試居然較畢業試更困難時,擁護「普通話畢業要求」者自然大增;若學生反應遲緩,只有少數人察覺問題,校方鐵定會對一切投訴置若罔聞,所有質疑將石沉大海,最後以官方口吻對大眾說「等吓先啦~」、「有消息再通知你」,把投訴信全丟入垃圾桶,甚至否認有人致電查詢。

學生感覺被騙,遂要求與機構負責人會面,要求對方拿出相關資料及解釋,然而負責人以高高在上姿態,遲遲不出現及回應,只由任教英文科的老師(英文科?)為普通話豁免試擋駕。又,其間有任教英文科的外籍老師(又是英文科?)到場,說:「你們不會不能畢業,過去只有五位學生不能畢業。」(大意),暗示你們這批學生應該馬上乖乖回去,只要通過「普通話畢業要求」就能畢業。

及後浸大副校長(教與學)周偉立到場,學生向他質詢,其間學生曾請求負責評審的普通話老師,拿出評分準則以示公允,但該名負責評審的普通話老師,卻當著副校面前說:「你們侮辱我!」並拒絕學生訴求。以倨傲心態藐視學生,以一副我是專業你不懂嘴臉對待大眾,明明「普通話豁免試」程度與早前會議結果有出入,明明機制出錯,怎麼錯的反而似是被校方欺騙的學生?彷彿找到學校錯誤的他們就是罪人,要把他們處決...... 難道「解決提出問題的人,就是解決問題的方法」?果然紅得很啊!

這些情節令筆者想起二次大戰時,香港淪陷於日本手中期間的語文教育情況。根據香港歷史博物館之常設展覽「香港故事」,香港淪陷時期日政府積極推廣日化教育,日語成為主要教育課程,英語則被禁止使用;日語成績不好的學生會遭受嚴厲處分。同時又規定,每星期須教授日語四小時,並設立「日本語教員養成所」及「教育學院教員研究習班」以培訓本地日語教師;教師必須應考日語考試,不合格者須接受三個月日語培訓。當時凡日政府或日資企業招聘員工,日語程度較佳者不單受聘機會高,更可獲得額外糧食。

今日的浸大學生被迫考普通話試,合格了才能畢業;未能合格的則須遭受嚴厲處罰 ─ 延遲畢業。這一切彷如置身日治時期的日化教育期間,只是語言由日語改為普通話而已。更可怕的是,社會上非常多人認為錯的是學生,因為學生們說話粗魯,學生們以粗口反抗不合理政策,所以這些「社會賢達」叫他們要逆來順受,俯首當奴,對不合理事情要囫圇吞棗,甘之如飴。嗚呼哀哉!

(編按:本文刊載於熱血時報印刷版第55期。熱血時報印刷版訂閱連結:http://www.passiontimes.hk/4.0/regform.php

作者
讀者回應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