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類跟食物之別

人類跟食物之別

台灣學生反服貿,勇毅地佔領立法院,組織嚴密,行動果斷迅速,兼且進退有度。發言人即使面對記者有意刁難的提問,也應對自如,一派從容。台灣的人民,也有配合助攻的起碼水平,識得「一方發難,八方支援」,能擁有這種默契殊為不易,一方面需要一定的平均民智。台灣人知道服貿一過,如被凌遲,於是學生一奮起反撲,便做到一呼百應。反觀香港先有CEPA,現臨政改,大部份港人仍渾茫夢中,政治領袖那些大人終日左商右討,一年過去,做的盡是無聊事。另一方面台灣人也有足夠的行動經驗,明白行動必須一致,所有參與者才能平分風險,於是越多人做越安全。不像就會像香港那樣,你做我不做,我做你不做,生怕誰做誰先遭殃,最後面面相覷一事無成。

台灣這場龐大的佔領行動,起初只須一段小爆發,就引動一連串的連鎖反應。開頭只是扣下扳機,擊錘落下,射出子彈,便引爆一座火藥庫。一夜間鬧得風火雷霆,馬政府想蓋也蓋不住。這種行動效率,看得對岸一個蕞爾小島上的漁民傻了眼,既羨且妒。港台兩地發起社會運動的都不乏學生,參與者都是人民,為何格局判若雲泥?我總不禁問。推斷大概是地理、政體、歷史、教育、民風等因素不同,造就兩個外表相似,但內涵完全無法相比的族群。文化基因這四個字,真不是蓋的。彷彿連台妹那雙奶都普遍比港女大,所謂「隔離奶香」、「台妹的波波特別圓」。不必請胸奴族族長盧斯逹去鑑定,只要自己睜大眼看一看心裡就有答案……喂喂,不是叫你看奶而是看人,看那些學生和人民的抗爭片段。由突襲衝門到跟警察對抗;佔領立院後的秩序和物資管理,還有構築防禦工事跟準備論述回應傳媒等,都顯出一流的公民質素。不過幸好他們身在台灣,要是換在香港,早就被打成暴民一路。先是傳媒污衊,全民起鬨,接著警察便順應「民意」,無所不用其極地用暴力清場,迅速善後。明早太陽昇起,一切恢復「正常」。大家上班依舊要迫著地鐵,多等幾班車。中午繼續熬貴飯。你若跟這些人說一切都CEPA跟自由行做成的?他會回答「我不理政治」或「政治不關我事」,完全無法溝通。甚至者,還會將匪國蝗民那一套洗腦套話「要不是中央照顧你們,香港早就完蛋了!」囫圇吞棗照單全收。所以台灣人可享自由,有生活有靈魂,你羨慕不來。而香港人逐漸像性奴,只能怪自己硬不起來。

台灣學生在佔領,場外的人說︰「放心,你們不孤單。」我聽著,感動得熱淚盈眶。因為這些抗爭學生確實有龐大的人民在背後,有人為他們奔走相告,發放消息,突破傳媒封鎖,四處張羅物資,還不忘打氣之餘,更敢於跟場外的警察對抗、反包圍、牽制和討價還價;而且有自發的義務律師和醫生願意提供支援,務求做到應有盡有,令身在抗爭中心的人員不必為瑣事勞神,專心佔領。我感慨萬千,原因是若果在香港聽到此句,則代表抗爭者的死期近了,因為有人將要收割光環;要不就是在背後放冷槍,於立法會中動議讉責暴力……

話音剛落,香港發起「和平佔中」那群老頭,瞥見台灣人的勇績仍不惜無恥地叨光。當香港人都忙著用自己的墮落和失敗向台灣人苦諫「別淪為第二個香港」時,他們偏偏往自己的臉上貼金,說甚麼別人的非暴力抗爭是受到佔中啟發,真是人不要臉天下無敵。這些人當中,不乏像葉一知這類所謂通識名師護航,在Facebook打了一大串胡言亂語替出盡洋相的佔中開脫。他偷換概念,用台灣這貨真價實的佔領,給無能用的佔中塗脂抹粉︰「佔中是香港首個佔領行動」。「佔領」跟「投降」不分,通識名師?哈,笑能死人。人類有動物擁有的求生本能,而食只須看起來好吃便有價值。港腩惡衝突討厭政治、左膠包容大陸自由行和新殖民、賣港賊掰開大腿給紅色資本的陽物長軀直入。泛民對訪滬之行,一副欲拒還抑的樣子,要求謹見更大的官。以上的人物和群體通通是食物,身在走投無路的大鍋裡,喜歡浸著和理非非的湯底,把自己弄得色香味美,還忙不迭跟準備啖噬自己的人推銷一樣,場面駭人,無疑是齣驚慄片。

所以,若不想被某心被吃的食物連累,必須將泛民左膠社運撚等賣港賊,跟共產黨綑綁在一起,死命地打,才有一絲生機。


讀者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