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血時報 | 《解靈人》第四十五回:長相思(四)

《解靈人》第四十五回:長相思(四)



《解靈人》第四十五回:長相思(四)




  幾個月前,陳先生,亦即興民正在為籌備婚禮的事四處跑,他有一個漂亮的未婚妻,叫作阿美。兩人拍拖多年,終於要走進人生的另一個階段,身邊的人都為兩人感到高興。

  好景不常,一天興民工作期間,腰間的傳呼機響起,覆台時聽到傳呼台女生平靜的覆述:「阿美媽咪通知你,阿美發生交通意外,送到伊利沙伯醫院,請你盡快趕去。」

  興民馬上放下手上工作,乘的士趕到醫院急症室,可惜也來不及見阿美最後一面。

  歡天喜地變作呼天搶地,興民由天堂瞬間跌落地獄。

  興民嚴重失眠,差不多整整一星期沒法入睡。每一次瞌上眼,只覺阿美音容俱在,黑暗中盡是阿美的身影,眼淚又開始不自覺的湧出,無聲劃過臉龐。

  某晚,伯母見興民於夜裡倚窗獨酌,一晚下來竟喝掉半支拔蘭地,想用酒精麻醉自己。伯母知道黃湯無益,但亦知道人總不能一直不睡,雖然興民喝的並非長島冰茶,但若能為他換來半晚安睡,伯母亦任由他罷。

  醉後翌日,興民忽然興奮的向伯母說:「我昨晚見到阿美,她回來了。」

  伯母心想頭七剛過,不會那麼邪門吧?後來又想,定是興民喝得爛醉,把夢境當成真實。無論如何,見他愁眉得展,總好過繼續沉鬱,遂對他說:「那就好,那就好。」

  「妳也覺得好嗎?太好了,太好了。」興民沒想到那只是伯母為了安撫他的戲言。

  自始,興民的行為變得有點怪異,最怪異的是他心境開朗,笑逐顏開。他取消了原本向公司告的假,這原本並不出奇,因為有很多工作狂會選擇用工作麻醉自己,然而嚇煞他同事們的是,他每天掛在臉上的笑容,以及積極的工作態度。開始有人謠傳他得了精神病,也有人說他本來就不想跟那所謂的未婚妻結婚,最離譜的是說他謀得一份可觀的保險金。

  「那些人有沒有常識的?還未婚,非親非故怎謀得到保險金啊?」我聽著覺得有點不爽。

  「這不是重點,其實興民都知道那些人在他背後說閒話,但他一於少理。」華叔繼續說故。

  同事們說閒話的多,真正關心他的少,反而伯母見著這樣的興民,心裡滿是矛盾,若然興民真的擺脫陰霾,怎都該算是好事,儘管一切事情都來得太快。

  直至伯母發現興民有其它怪異行徑,才真箇放心不下。

  伯母發現興民經常自言自語,不,這形容不夠貼切。嚴格來說,興民是與空氣中的什麼講話,他甚至會為那什麼開門、讓坐、一起看電視和飲酒,彷彿多了一個看不見的人存在。

  伯母直覺事情與靈異有關,但又苦無證據,唯有直接問興民:「仔,你最近怎麼啦?你不要嚇阿媽……」

  興民笑說:「媽,你不用擔心,阿美回來了,一切都跟以前一樣,沒有改變。」

  伯母有試過當沒事發生,一切如常,但她真的辦不到。在她最無助的時候,終於接到了華叔的來電。

(待續)



作者
讀者回應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