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血時報 | 百鬼夜吟.第一百三十八集.唐樓的樓梯

百鬼夜吟.第一百三十八集.唐樓的樓梯

百鬼夜吟.第一百三十八集.唐樓的樓梯


三個月前,阿石搬到了這棟唐樓的四樓,不久之後,就發生了這件怪事。

某夜凌晨,阿石在公司加班完後,跟同事在旺角宵夜,飲了幾罐啤酒,然後回家。

他帶點醉意回家,經過二樓與三樓之間的樓梯,有一個身穿中學校服的女生,對著牆企。他隱約記得當經過她的身邊時,全身打了一個寒顫,但卻不以為意,便回家去了。

當晚,阿石夢見那個身穿校服的女生,她沒有面孔,手抱著一個嬰兒,對他說了一句話。然後,他就醒了,至於那女生說了甚麼話,他就忘記了。

往後好幾天,阿石每當經過二樓的樓梯,都不禁停一停步,偷偷望上三樓,查看清楚沒有見到那個身穿校服的女生,才敢一鼓作氣衝上去。他回想起來,對於此舉有點好笑,如果那個身穿校服的女生真的在,他又可以怎樣?難道不回家嗎?

當他在這裡已住了半個月,再沒見過那個身穿校服的女生,他也漸漸忘記了這事。

大約一個月的時候,阿石約了三位朋友到他家打邊爐。

中午左右,阿濤就首先到了他的家。阿石招呼了他,傾了偈一段時間,然後到了三、四點左右,一起去了買打邊爐的食材。回來後,阿濤說了一句話:「剛才那女生很怪。」
阿石聽到驚訝道:「你⋯⋯說甚麼?甚麼女生?」
「剛才在樓梯上的那個女生。」阿濤說。他立即見到阿石的面色一變,說不出話來。他再說:「有甚麼事嗎?」
「沒⋯⋯沒有⋯⋯」阿石答。

傍晚時間,阿富與女友阿誼一同到來。

阿誼神神祕祕拉著阿石到厨房,悄悄說:「阿石,你小心啊!這棟唐樓有些問題⋯⋯」
阿石緊張說:「妳又見到?」
「又?你已經見過她?」阿誼奇道。阿石點點頭。阿誼續說:「她應該還要是這屋以前的住戶⋯⋯」
「喔!」阿石不禁叫了出來。
「她⋯⋯一直在門口望住。」阿誼還繼續說。
「那⋯⋯我該如何?」阿石問道。
阿誼說:「你入伙時,是不是沒有拜四角?她有點不高興。」
阿石搖搖頭說:「我都不信這些事。」
「那我現在告訴你,不到你不相信,她是這間屋的舊主人,而且她死的時候,還有身孕的,即是一屍兩命!」阿誼說。
阿石想起那夢中見到她手抱著嬰兒,終於明白了,就問:「妳怎會知道這麼多?」
「我有陰陽眼的,我上來的時候,在二樓至三樓看見了她,她對著牆。」阿誼說。
阿石聽到阿誼的所述,都跟他所見的相當吻合,便問:「那我可以做甚麼?」
「還好,她給我的意思,是你一星期內補回拜四角,就可以了。」阿誼說。

翌日,阿石到了紙紮舖買了些拜四角的衣紙,隨後拜祭過了,從此再沒見過那個女生了。

事後,阿石還幾經打探那是甚麼回事?原來,某年住在這裡的一位女生,因意外懷孕了,想告訴父母。怎料父親反應極大,要趕走了那女生。而女生卻在第三樓的樓梯失足跌落二樓受傷,然後因沒有人經過,導致失救而死。


讀者回應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