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血時報 | 光復運動是佔領運動的延續

光復運動是佔領運動的延續



光復運動是佔領運動的延續



佔領運動結束,佔領期間一直打壓旺角勇武派、慫恿大家落雨收柴的殖民主派急著壟斷佔領餘溫,出紀念品賺錢。連在佔領前神秘關門至今也無交待的《主場新聞》,竟然也有臉像無良老闆關店再改名重開一樣,開新網站扮進步、領光環,當作者和讀者都是傻仔。殖民主派的這些陳腔濫調和低級把戲,令人生厭。網上網下,彌漫著年輕人對這些不知進取的舊人的厭惡。

在佔領之前,北京開始對香港硬來,並通過向港大舉輸出人口和遊客以改變香港社會的肌理,刺激起新的香港主體意識,呼喚一個能回應新形勢的新反對運動與新反對論述。誠如已故社會學大師蒂利(Charles Tilly)在Regimes and Repertories 一書指出,任何反對運動的戲碼與訴求,都由作為運動對手的政權之體質模塑而成。現今香港的反對運動與反對論述,成形於殖民時代後期、英國人開始以懷柔吸納政治駕馭新興民間社會的時代。這個環境模塑出來的反對運動,時刻都寄希望於與統治者的良性互動、排斥對抗性的行動甚至是對抗性的語言。

這個在1970 - 1997 年發展成熟的和理非非反對運動到了今天,早與時代脫節,再難回應香港人,特別是年輕人的不滿與慾求。不擇手段的中共,更不會放在眼裏。佔領運動剛起時,大量年輕人衝開重重心障,佔領道路,架設路障。他們還開展了金鐘之外的佔領地。反對運動轉型的曙光,一時燦爛耀眼。

但殖民主派和舊社運急了,一開始時便四處流竄,試拆路障,教唆佔領者開路,意圖結束佔領為政權維穩。當瓦解佔領的嘗試失敗之後,他們便轉變策略,在金鐘建構大台,控制大局,然後孤立旺角佔領區的勇武派,在旺角多次被圍剿時都不施緩手,還呼籲旺角義人棄守,轉移到被他們緊緊控制的金鐘。結果旺角在孤立無緩之下失守。旺角一失守,金鐘即器械投降,還引來一堆騎尼吸光怪來玩坐等被捕show。一時間反對運動的轉型,好像以流產告終。

但佔領失敗不久,本土勇武派即再次展開佔領前已經越趨進取的反走私光復運動。光復運動一經有名堂組織發起之後,即引來在佔領完成了成人禮的素人青年參加,而且敢於以比過往更激烈的方式回應警察暴力,連號稱激進的發起行動組織,都比了下去。大埔、沙田、屯門、元朗的光復抗爭,一浪比一浪厲害,最後震動中南海,令港中跨境走私成為兩會重要議題。北京與深圳高官,更將走私問題提升上貪腐的高度。一但與習近平的反貪權鬥掛鈎,光復行動成功爭取解決走私問題,便又再進了一步。

連串的光復運動,將佔領運動的抗命自主精神與勇武能量,接連到本土在地、與香港本土人生活息息相關的議題。殖民主派在主權移交前,靠中英雙方的爭取統戰而在毫無戰功的前提下,成為香港反對運動的主導力量。主權移交之後,任何新興政治力量,都得靠具體的戰功,才能站得住腳。當年領導反二十三條爭到暫時擱置,造就公民黨彈起。爭到國教暫緩,造就學民彈起。本土勇武派今後能否成為與土共、殖民主派鼎足而立的實力政治力量,便看光復運動的後續發展了。

(原文刊於第二十八期《熱血時報》,於2015年3月22日免費派發。請支持文化抗共,訂閱《熱血時報》:http://www.passiontimes.hk/?view=regform


作者
讀者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