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血時報 | 貓民夜間生態獵奇精華:沙田坳的兩棲類動物

貓民夜間生態獵奇精華:沙田坳的兩棲類動物



貓民夜間生態獵奇精華:沙田坳的兩棲類動物



在三月某個月黑風高夜,我和「生態獵奇小組」的拍檔們,再次帶上攝影和遠足裝備,走進九龍慈雲山以北一帶山區,並透過《熱血時報》的《愚樂無窮》通宵直播節目,徹夜為觀眾直擊夜幕下香港的自然生態。


 
當晚「獵奇小組」最先見證的,不是什麼奇珍異獸的出現,而是天有不測之風雲。我們一行人在凌晨一時許,便抵達了目的地。雖然明月欠奉,但天色尚算清明,微風送爽,份外怡人。獵奇小組成員 Yoe 還馬上利用手機,拍下了九東萬家燈火的璀璨景緻。


 
豈料,在直播即將開始時,寒風驟作,濃霧從身後的山坳襲來。要不是我們事先說明了,進行生態獵奇的來意,觀眾或會以為我們正在製作靈異節目。寒風與迷霧的奇襲,除教我們連忙拉起外套的拉鍊,也讓我們精神抖擻,變得更嚴肅和專注起來。


 
言歸正傳,獵奇小組究竟當晚在山裡頭,捕捉到怎樣的生態奇觀呢?倒不如先為大家介紹,香港最常見的一種夜行動物。


 
「黑眶蟾蜍」(Black-spectacled Toad,學名:Duttaphrynus melanostictus),香港人一般俗牠們為癩蛤蟆。黑眶蟾蜍是兩棲類無尾目蟾蜍科動物,因從吻部開始,長有黑色骨質脊棱,一直沿眼鼻延伸至上眼瞼,並直達鼓膜上方,形成一個黑色的眶而得此名。牠們的體型有人類手掌般大,主要以昆蟲或蚯蚓為食。蟾蜍甚少跳躍,通常只會在地上爬行。

經常有朋友問及,蟾蜍與蛙有什麼不同呢?雖然兩者同屬兩棲類無尾目動物,但其實從觀察兩者的皮膚,便能發現顯著的分別。蟾蜍的皮膚十分粗糙,全身滿佈凹凸不平的疙瘩,有別於蛙類相對平滑的表皮。

每年春夏兩季,特別是潮濕有雨的晚上,黑眶蟾蜍總愛現身於路旁的去水渠,又或是護土墻上排水管的管口位置。牠們的長相或許有點笨笨的,但緊記千萬別隨便地伸手觸摸。


 
全因黑眶蟾蜍,是有毒動物Poisonous animal 的其中一員。在牠們受驚時,雙眼後方兩條隆起的耳後腺,和全身的疙瘩都可以分泌,甚至噴出白色的毒液。如眼睛沾上了蟾蜍的毒液,嚴重可導致永久失明。如毒液經皮膚上的傷口進入人體,更有可能導致心律失常、產生幻覺、甚至死亡。因此,大多數蛇類都不敢獵食蟾蜍。在牠們受驚時,倘若將蟾蜍毒液加以煉製,則可製成具消腫解毒的珍貴中藥藥材:蟾酥。

在沒有降雨的日子,排水渠變得乾枯,遂成為許多小生命躲避獵食者的安身之所。另一小組成員阿昌,當晚便在渠裡深處發現一隻害羞非常,但與黑眶蟾蜍同樣帶有毒性的蛙類動物。

「大綠蛙」(Green Cascade Frog,學名:Rana chloronota)是兩棲類無尾目蛙科動物。牠們的名字源自背上那片鮮豔的青綠色。在大自然裡,當動物身上的色彩豔麗得有點詭異時,通常意味了再直接不過的警告:離我遠一點!


 
大綠蛙口部長有乳白腺,一旦遭遇威脅,便會分泌出臭味濃烈、且帶有腐蝕性的有毒乳白液體,足以令捕獵者卻步。因此,大綠樹蛙又稱為大綠臭蛙。

另外,大綠蛙的腹部雪白,四肢則呈淺棕色,並帶有斑紋。由於牠們一般生活在深山的溪澗,故此牠們的足趾長有吸盤,以便牠們抓緊平滑的石塊,避免被水流沖走。倘若我們在山間聽聞像是小鴨般的叫聲,那很有可能便是大綠蛙在夜幕下發出的。

除了大綠蛙外,當晚獵奇小組還在路旁的去水道上,發現另外一種非常特別的珍稀蛙類。

「小棘蛙」(Lesser Spiny Frog 學名:Quasipaa exilispinosa)是兩棲類無尾目棘蛙屬動物。棘的意思就是刺。在滿佈小棘蛙背面的大小疣粒上,其實長有極為细小的角質黑刺。甚至在腹部和足趾上,也會長有棘刺。


 
小棘蛙一般生長在海拔較高的山谷裡。而當晚我們進行獵奇的地點,剛好位處大概海拔300米左右的高度,因此能目睹牠們的蹤影。
 


另一方面,雖然小棘蛙是中國的特有物種,但不少大陸群眾曾將小棘蛙視為美食佳餚,並進行大規模的捕殺。正因如此,儘管小棘蛙在香港的數量尚不算少,活動範圍亦遍佈全港各地,但仍被世界自然保護組織,評為全球「易危」的物種之一。

今次《貓民夜間生態獵奇精華》已經為讀者介紹,我們在沙田坳之行中,所發現的兩棲類動物。下回請容我繼續介紹,是次行程中,「獵奇小組」所發現的爬行類,和腹足類動物吧!

(待續)



熱血主持育成計劃︰
Kiyo︰
熱血貓民︰

作者
讀者回應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