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血時報 | 《解靈人》第四十六回:長相思(五)

《解靈人》第四十六回:長相思(五)



《解靈人》第四十六回:長相思(五)




  華叔面對伯母的坦誠以對,亦不好意思再作隱瞞,決定將事情始末,包括自己是酒行老闆,興民不是他的朋友而是熟客,最重要是連他會見鬼等事都一五一十告訴伯母,無有遺漏。

  「既然你看得到,可以形容我聽嗎?我想知道那是否真是阿美。」伯母一句說到重點。

  華叔前後見過女鬼三次,算是記得仔細,特別是左眼角下的銷魂痣,每個細節他都用盡辦法逐一形容給伯母聽。

  「沒錯,是阿美,沒有十足也有九成。」伯母確認後又問:「現在該怎辦呢?華師傅。」

  「等等。伯母,千萬不要這麼說,我不是什麼師傅,叫我阿華就可以了。」華叔頓一頓又續說:「你問我該怎麼辦,我也沒有主意,所以才會打電話過來。要是他不覺得是問題,一直不願處理,其他人也很難插手其中。」

  伯母想了想,又說:「他不願聽,那麼阿美呢?你可以跟阿美傾談,直接請它不要再纏著興民嗎?」

  「要是它看得開,就不會死後沒有去該去的地方而一直留在他身邊吧?」華叔說。

  「做場法事超渡它呢?」伯母想到一般的做法。

  「關於超渡法事的我不太清楚,雖然我也曉些化解淨化的方法,但正如我剛才所言,要興民願意才成,他昨天一見到我就跑掉,想幫也幫不到。法事大概也一樣,至少要他願意。」華叔說。

  「這又不成,那又不行,到底該怎麼辦啊……」伯母有點氣餒。

  「伯母,你給我幾天時間想想辦法,期間你好好看顧他,該不會有事的,可以的話就勸勸他吧!」華叔說。

  「唉……」伯母長嘆一聲。

  華叔想不到如何安慰伯母,唯有說:「至少暫時可以確認清楚他不是神智失常。」

  「呃……再聯絡,拜拜。」伯母苦笑著收線。   



  晚上,剛巧華叔約了阿喬晚飯,又將整個故事的來龍去脈說了一遍給她知。

  阿喬聽得津津有味,反問:「為什麼非管他不可呢?雖說是鬼,但人家回來共他長相廝守,有什麼問題呢?我反而覺得挺浪漫的。」

  「人鬼殊途,怎能說是浪漫呢?」華叔一時理解不到阿喬的想法。

  「你看『倩女幽魂』時,不想寧采臣和小倩在一起嗎?不覺得浪漫麼?」阿喬問。

  「最終他們也分開了,小倩終究要投胎啊!」華叔反駁後補充:「現實中有沒有投胎這回事我就不清楚了。」

  「難道就從來沒有例外嗎?」阿喬覺得那些必須分開的一對有些可憐。

  華叔認真的想了想,印象中上師在山中生活,的確能與神魔妖精鬼怪共存,又或者似白師傅般能把小鬼收伏於道堂中共處,但那的確是少中有少的例子,是有道行的高人才可能達成。以他為例,雖說也會點道兒,但也險些被纏身的鬼怪搞得一團糟,遑論是普通人如陳興民?

  阿喬見華叔默不作聲,遂帶點得意地說:「總有例外,對吧?」

  「世界之大,無奇不有,但那不是口裡說的簡單。若丟著陳先生不理,直覺告訴我長此下去不是辦法,那是不負責任的行為啦!」其實這件事原本跟華叔無關,但當他知道了,就有責任去幫忙,他深信自己正是因此而得到相關的「能力」。

  「既然你感到難以處理,何不去問你眼裡的『例外』呢?」阿喬沒有縝密的心思,想法簡單直接,卻搔到癢處。

  華叔想起了白師傅,既然對方說過與他有緣,他亦不恥下問,希望找到解決問題之方,對陳先生幫得就幫。

(待續)



作者
讀者回應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