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陸社會的病毒

大陸社會的病毒


九十年代初,我已經開始在大陸工作,我當年是一個大中華撚,相信大陸社會會不斷理性化、現代化。差不多二十年了,大陸的經濟力看來好像愈來愈龐大,但改革開放卻也同時釋出了各種大大小小的病毒,令大陸社會變得愈來愈恐怖。篇幅有限,這篇文章先介紹一、兩隻病毒。

九十年代初,有一趟探訪一家農民,剛巧那天他買了一條幾斤重的脆肉鯇煲粥。那香脆的魚肉、鮮甜的魚粥,實在印象深刻。約十年前,我再到那農民家吃飯,希望能再嚐一嘗那美味的脆鯇粥,那農民告訴我,現在很難再找到真的脆肉鯇了。他解釋傳統的飼產方法繁複費時,現在大多數都是用甚麼化學飼料的,都是假的,除了味道差外,還可能影響健康。

十多年前,已經有很多假貨充斥市面。大約在2000年,與朋友在北京三里屯一間酒吧喝酒,忘了帶煙,但酒吧售賣的香煙較一般商店貴,於是我跑到酒吧外面,向剛停在路上的一輛三輪車小販,買了包煙。酒吧的侍應見狀,笑着告訴我,煙是假的。我起初不信,吸了一口,發現果然是假的。當年,已知道市面上有假煙,但真想不到,在北京使館區附近,竟然也有假貨。

當年,大陸的朋友常教訓我,市面太多假貨,買東西,一定要到相熟的店舖,否則沒有保証。結果,教訓我的那人在相熟的店舖也買了假煙,因為那店鋪也被騙了。我初初到大陸工作,坐車被騙,買東西被騙!往後,打進他們的關係網絡,問他們當時為甚麼要騙我,回答簡單直接:你是陌生人,不騙你,騙誰!

大陸的交往方式是以熟人為基礎,是一種千多年來的傳統交往方式。找工作靠熟人,做生意靠熟人,請工人也靠熟人,選舉村代表也要熟人。舉例,深圳羅湖城的小店老板或是工人,大多數都是潮汕人。深圳觀灡的的士司機,都是河南人;東莞塘夏的則多是湖南人。熟人,有他們自己的網絡,陌生人,往往很難打進去,因為 陌生人之間,沒有互信,只有猜忌、詐騙等。

大陸推行經濟改革後,充斥市場的假貨,令已經缺乏互信的人際關係,進一步惡化。

另外,大陸由中央計畫經濟,在短短的二、三十年間,轉變成他們所説的市場經濟,而這種突變,亦令人際關係變得冷血。

我還記得有另外一位農民朋友,遇劫並受重傷,幸好被朋友發現送到鎮上醫院,院方雖然知道那位受傷的農民是當地居民,卻要求先付萬多元的手術費才進行急救。當時是九十年代中左右,這種先付錢才提供治療的情況已是非常普遍。

一位當地的醫護人員告訴我,起初,遇上急症,醫護人員都是先搶救後才收費,但有不少外地工人康復後跑掉了。而大陸各級醫院自1980年開始,政府由每年20%經費支助減至1995年的7.5%。1995年後,醫院開支已差不多全是倚靠收費。大量病人接受治療後跑掉的情況,令醫院無法營運,政府亦坐視不理。而一些私人承包的部門,更要賠本。在這樣的情況下,結果弄到了醫院要先收費,才提供診治的情況愈來愈普遍。久而久之,這種冷血情況竟然變成常態,當地居民也受到同樣待遇。

一個社會,面對疾病、生死等問題,是需要人與人之間的互相關懐、互相幫助、互相照顧的。西方先進社會的國家醫療體制,正正是要體現這種互相照顧的合作精神。他們很清楚,若國家醫療體到市場化,必定會讓社會上的人際關係變得疏離、變得充滿計算。

可是,在大陸,面對這些問題,卻是要先付錢才可以解決的,而且不單是陌生人要付錢,就連住在同一個鎮上、同一條村裡的也不例外。這種把生死、疾病也交由市場上的買賣來解決的冷血做法,把已經是十分脆弱的人際關進一步瓦解。

大陸改革開放後所釋放出來的病毒,已然傳遍整個社會。近十年來,含三聚氰胺的毒奶粉毒害嬰兒、小悅悅被撞傷倒地而途人視而不見等這人聽聞的事件,在大陸社會可謂不勝枚舉。這篇文章所談及的,只是很小的一部分病毒而已,還有更惡毒的如貪污等病毒,所帶出來的傷害更形巨大。香港一眾大中華撚所期望的一個理性化、現代化的大陸社會,遙遙無期。相反,香港社會亦已經受到大陸傳過來的病毒感染。台灣若簽訂服貿協議,則病毒也必定高速擴散!


(圖片來源:Ray Yu via Flickr


讀者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