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血時報 | Last Voice

Last Voice



Last Voice



阿健探頭望向藍色的杯子裡。

裡頭只剩下一小口咖啡。淡淡的咖啡色襯托着藍色的杯,有種說不出的憂鬱味道。

他放棄了。

剩下的一口,就讓它留在杯子裡吧。他心想。

阿健拿起了身邊的電話聽筒,隨意撥打了一組自腦海裡冒出的電話號碼。

「嘟,嘟、嘟。」聽熟了的接通鈴聲,沉悶得令人作嘔。

「您好,撒瑪利亞防止自殺會。我叫阿鈴,有甚麼可以幫到你呢?」一把清脆動聽的女孩子聲音傳來。

阿健心裡笑了笑,原來是防止自殺會啊……

「我想死。」阿健用毫無高低起伏的聲調說。

「先生,你冷靜一點啊!」阿鈴的聲音聽起來有點驚慌。阿健心裡稍微有點感動,畢竟他已經很久都沒有感受過這種溫暖的被緊張感了。

「我叫阿健。」他說,喉頭裡有點哽咽的衝動。明明對方都沒有問,自己卻率先說了出來。

好糗。

「阿健,你不要做傻事啊。有甚麼苦惱不妨對我說說看,我也許可以幫到你呢。」阿鈴的聲音冷靜了一點,但仍聽得出一絲絲的緊張感。

阿健覺得她說「呢」字很好聽。

「我呢,」不自覺也呢了起來呢,阿健心想。「被女朋友甩了。」

「那也不用自殺啊。」阿鈴的聲音略帶微笑。

阿健想像著她的臉。長長的直髮,齊陰瀏海;眼睛大大的,笑起來瞇成一條線;不大不小,看起來很自然的鼻子;嘴巴小小的,笑起來時牙齒很潔白亮麗。

活脫脫的,就是邦民女郎Anjaylia的模樣。

「喂?喂?阿健,你還在嗎?」阿鈴突然緊張地大喊。

大概是剛才發了呆,連帶阿鈴說甚麼也聽不見了。

「呃,抱歉,剛剛在想事情。」阿健說。

「呼,你嚇我一跳了呢!」阿鈴說。

好可愛。阿健的心臟又猛烈跳動了一下。

「我說呢,我自己也從未拍過拖,總是在想自己是不是有甚麼不夠好呢?」阿鈴說着聽起來像是不可能的事。

「怎麼可能……」阿健喃喃自語。

「嗯?你說甚麼呢?」

「沒事,你繼續說吧。」阿健忙不迭說。

「嗯。所以呢,阿健您也不要想太多了。更好的女孩或許還在等着您呢。」阿鈴笑笑,像天使的笑聲。

「是呢。」阿健說。

「可是呢。其實我並沒有女朋友,也沒有被甩。」

「啊?」

「我只是,想找個人跟我聊聊天而已。」

「沒關係啊!」Anjaylia,不,阿鈴笑了笑,「歡迎您下次再打給我聊天呢!」

視野漸漸模糊。咖啡裡的毒素大概開始發作了吧。

閉上眼睛前,阿健彷彿看見了真正的Anjaylia向自己伸出了手,綻放着最燦爛的笑容。

就像在迎接着我一樣。阿健心想。

只是,似乎再也無法再次聽到她的聲音了,呢。


作者
讀者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