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血時報 | 孫中山致宮崎滔天:「支那人皆廢物也」

孫中山致宮崎滔天:「支那人皆廢物也」



孫中山致宮崎滔天:「支那人皆廢物也」



年輕日本友人的「中國語」發音流利,他告訴我是在「孫文記念館」學的,再三追問才知道,「孫文記念館」位於神戶市舞子公園,即連接淡路島北端的明石海峽大橋旁邊。「香港、台灣人普遍尊稱孫文為國父、或孫中山先生。你作為日本人,對他有沒有甚麼想法?」我問。

「不太認識,只知道他是個經常來日本活動的革命家,大概都是理想主義者?如果孫文多活幾年,相信日本和中國不會開戰吧。」

「為甚麼?」

「孫文提倡的大亞洲主義,和日本的亞細亞主義,最後實踐為大東亞共榮圈,原理上一樣吧!」

「本当に?(編按:真的?)」

「見中國積弱、軍閥割據,就看侵略者是俄國還是日本吧。極端的日本右翼分子,還會視孫文為欠債的叛徒呢!」

查網上有不少對孫文的評價,其中一段引起我的興趣。不少網站指孫中山曾經在書信中提及:「支那人皆廢物也,唯吾獨豪。吾乃支那之救世主也,凡服從吾命者來矣!」維基百科及諸多中文網站,稱出自《富崎滔天全集》第五卷。然而此名有誤,此君應為宮崎滔天,是有「民權兄弟」之稱的宮崎四兄弟之一,亦為孫文的革命同志兼至交好友。

日本人的其他說法是甚麼?據藤井昇三《孫文の研究》指出,1900 年義和團事件後, 孫文在惠州起義時, 曾要求日佔台灣時任總督兒玉源太郎,直接派日軍協助攻打清兵,並承諾事後割讓廈門為日本商埠。此要求獲兒玉源太郎首肯,惟出兵途中新任首相伊藤博文下令日軍折返,功敗垂成。

而更誇張、史料亦基本上無可爭議的,還有孫文「日本如能援助中國革命,將以滿蒙讓渡與日本」、「當此次舉事之初,余等即擬將滿洲委之於日本,以此希求日本援助中國革命」等說法。而民國成立後,孫文立刻致函日本大蔵省(即財政部)前大臣阪谷芳郎,委以「中華國立中央銀行特許札」,全權處理中華民國國債、發鈔、稅收、預算收支等,並由阪谷全權負責人事任免。

再去到袁世凱任大總統,孫文失勢準備「二次革命」之時,有傳孫文與日本簽訂比《二十一條》賣得更徹底的《中日盟約》。到底《中日盟約》是否虛構,是為歷史懸案,不過除了藤井昇三之外,日本亦不見有太多學者堅持屬實。

到二次革命後期,孫文接連與美國、日本訂立密約,批出礦業、漁業、林業、甚至整個海南島的開發權予外國商人。一直去到1921 年蘇俄派馬林秘密訪華, 孫文才開始減少對日本的依賴,傾向蘇俄。1923 年發表〈孫文越飛宣言〉,接受蘇俄軍火,驅逐反對北伐、主張「聯省自治」的陳炯明,結果陳炯明在香港鬱鬱而終。

然後孫文派蔣介石學習蘇俄紅軍組織架構, 回廣州創建黃埔軍校,催生國民革命軍;再歡迎共產國際「政治顧問」鮑羅廷,指導中國國民黨改組,設置「國民黨臨時中央執行委員會」,命令國民黨採用「委員會協商式民主」⸺ 這是個與現今中共無異的體制。再之後催生的寡頭獨裁專政、吏治敗壞、十數年後日本以「保護應得利益」、「大東亞共榮圈」為理由侵華等等,導致一而再的「聯俄容共」,結果大好江山經過國共內戰,就被共產黨奪去至今。

總括而言,孫中山先生種種「賣國」行徑,畢竟是革命的必要之惡,我看罷不太反感之餘,倒怪香港所謂有志於「時代革命」的講獨派不懂「賣港」。不過在現代社會,人才和資金在全球自由流動,跨國資本集團比比皆是,擴張領土、取得天然資源對國家興衰已經不太重要。香港這塊彈丸之地,在中共指導下放棄吃四方茶禮,完全依靠中國,民智還是如此的低劣,就算想賣,還有甚麼好賣?


1. 很難入手的《宮崎滔天全集》,教筆者愛不釋卷。

2. 藤井昇三《孫文の研究》,愈讀愈覺有趣。

3. 《孫文の研究》中有關協議佔領廈門的一段


(編按:本文刊載於熱血時報印刷版第55期。熱血時報印刷版訂閱連結:http://www.passiontimes.hk/4.0/regform.php

作者
讀者回應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