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血時報 | 專訪《香港城邦論》作者陳雲 談中共主導的大灣區計劃下香港前景

專訪《香港城邦論》作者陳雲 談中共主導的大灣區計劃下香港前景



專訪《香港城邦論》作者陳雲 談中共主導的大灣區計劃下香港前景


近期的城中熱話,繼明日大嶼後,就是粵港澳大灣區。最有資格評論者,非人稱國師的陳云根博士(陳雲)莫屬。

「戰後的香港,一直處於中美夾縫之間;主權移交後,無論從中共、美國與香港本土利益出發,建立一個『大灣區』都是理所當然。可預期的是,主導這件事的中國將擁有絕對優勢,香港官員、政客、商賈與頭面人物皆各有盤算,各自有私人利益。好像《香港城邦論》那樣以全體港人為本位的香港政治論述,可謂絕無僅有。」

陳雲預期若按《粵港澳大灣區發展規劃綱要》中所寫,大灣區計劃於2022年完成短期目標,將會是非常倉卒,「通篇強調其『發揮示範引領作用』之功能,即代表著這將會是中共的『面子工程』 - 無論如何都要做得到,即使吃力不討好,即使兩敗俱傷,即使玉石俱焚,亦在所不計。」

「與中國成為了『命運共同體』後的香港沒有希望,但你有。」陳雲堅定地道。

近期的城中熱話,繼明日大嶼後,就是粵港澳大灣區,兩者彷彿同是忽然橫空出世;官員與學者爭先恐後各抒己見,但其實最有資格評論者,非人稱國師的陳云根博士(陳雲)莫屬 - 不單是因為他的主張,更重要是他的人生經歷:擁德國哥廷根大學民俗學博士(副修民族學及漢學)學位;主權移交後,先後於香港政策研究所、藝術發展局及民政事務局任要職,並曾在大學任教;及後積極參與本土運動,於2016年代表香港復興會,聯合熱血公民及普羅政治學苑,組成熱普城選舉聯盟(熱普城)參與2016年立法會選舉......而他的作品之一《香港城邦論》,更是影響深遠。

「1953年,馬文輝先生倡議香港建立自治政府以解除英國的殖民統治,同時保留著英聯邦成員之關係,就是要使香港建成自治領。他失敗後,由我接力。若可修改《基本法》,將第五條『五十年不變』之字眼刪去,即把香港英治時代的整套制度延續,包括法治和文化,香港就能擁有自治政府,取得完整主權,建立類似紐西蘭、摩納哥的自治政體地位,與中共互惠互利,甚至改革其政治體制,使之逐漸邁向民主化;同時凝聚亞洲的漢字文化圈國家以至南洋諸國,締結成華夏邦聯。」無論馬文輝或陳雲,其主張皆以香港為本位。


「1997年加入由時任香港行政長官董建華特別顧問葉國華擔任主席的香港政策研究所,當時大家都在談主權回歸後,制度將會回歸,然後要考量如何令港人的人心回歸中國。我聽後就覺得好笑,香港與中共的歷史雖然環環相扣,但文化與經歷南轅北轍,怎麼可能做到『人心回歸』?要回歸,就應當回歸嶺南文化。」2019年公佈的《粵港澳大灣區發展規劃綱要》中,即有提到大灣區將支持弘揚嶺南文化,國師之洞察力與視野,可見一斑。

「香港與澳門及大九個廣東城市結盟,非如大陸學者說的『歐盟模式』 - 歐盟成員全屬民主國家,而且歐洲議會也是各成員國的國民投票選出。香港與中國的關係非常特殊,逼近邦聯的主權國家與一個擁有實然主權政體之關係。不過,大灣區之盟約關係,若真的要以歐洲來做例子,就是法國附庸國摩納哥(Monaco)與毗鄰的法國城市尼斯(Nice)及康城等簽訂城市之間的協定,再由法國政府的內閣監督執行。即使這樣,亦不全然等同香港及其他大灣區城市的情況,皆因港澳與其餘九個廣東城市並非民主政體。目前的大灣區,是國務院的發展及改革委員會(發改委)硬派給港澳及九個廣東城市執行的。在香港,大灣區規劃是直接宣佈的,連諮詢也沒有,更無立法會投票通過加入。」

「戰後的香港,一直處於中美夾縫之間;主權移交後,無論從中共、美國與香港本土利益出發,建立一個『大灣區』都是理所當然。可預期的是,主導這件事的中國將擁有絕對優勢,香港官員、政客、商賈與頭面人物皆各有盤算,各自有私人利益。好像《香港城邦論》那樣以全體港人為本位的香港政治論述,可謂絕無僅有。2016年立法會選舉,我方提出的『永續基本法』政綱,促使香港收到2047大限規限的實然主權恆久化,成為擁有確定自治權的城邦(city-state),與中共的邦聯關係由暗中變成明顯,之後再逐步以港式制度合併深圳、東莞和惠州,建成『香港大城邦』。可惜這機會當日被香港人一手摧毀。」

永續基本法失敗後港加快赤化 粵港澳大灣區乃中共版本的香港大城邦

選舉期間,陳雲出選新界東。他坦言其時是人生首次做街站,握著咪高峰,向途人痛陳利害。「從前的工作(教書、做官)都要演講和開會,因此早就習慣了;但那次是我首度走到街頭,直接面對街坊和市民。」或因曾任教職之故,他對於那些口號式的空洞內容特別反感。「普遍香港人的教育程度足夠了解我方的政治論述。猶記得做街站時,不時有途人反映說,我在講著他們從未想過亦未曾聽過之事;那時我就知道我的街頭演說是成功的。」所謂傳訊,不單是傳達訊息,而是將論述、理念或想法讓對方完全了解吸收,並植於受眾腦際,適時萌芽。這不是一件容易事,但以陳雲的人生履歷與經驗來說,可謂綽綽有餘。

當時熱普城出選五區,主張永續《基本法》,並以「五區公投,全民制憲」為競選綱領;期時不少參選人及輿論都指他們所講的都是偽命題。最後,鄭松泰在新界西選區以約9%之得票當選;有指其論述太艱澀,不易理解,因而鎩羽而回。「但事實是,我們當時參選立法會議員,即代議士,當然要有堅實、清晰兼且可追本溯源的論述 - 永續《基本法》就是最佳例子。『五十年不變』出自鄧小平之口卻被編進香港及澳門的《基本法》裡(編按:《基本法》第五條),但一直無人留意。身為代議士,要有政治觸覺,對於局勢及政策一定要比市民睇得更透徹,否則,不如做區議員啦!一些過份簡單而且聽來順耳的口號,聽多了會變蠢 - 智慧就是這樣,不知不覺間丟失。」

「選舉期間,『永續基本法』這一議題不斷被抹黑,我方人員及參選人如何被打壓、被排擠不用多說。我深信,那是因為當時我方確確實實地說出了各黨派及輿論不能說也不敢說的事;就如《國王的新衣》裡那個講真話的小孩 - 唯一不同的是,故事中的小朋友童言無忌;我方主張卻是堅實非常。看今日香港,再想想我們當日,何曾有錯?」童話故事沒有寫出小孩的下場,但熱普城的結局卻教人黯然。

宣佈敗選當日,黃洋達宣佈辭任熱血公民的首領一職,由鄭松泰接任;而不少當日的同道,今日成陌路。「成王敗寇,對於當日的結果沒有甚麼好說的;我與黃洋達亦已盡咗力,只是港人不領情。競選團隊中沒有人因為選舉失利而流血或被捕,因此可謂無損失 - 但大家沒有料到的是,我方敗選乃香港滅亡之始。」

「中共睇通了香港人的麻木和愚昧,隨即快馬加鞭,趕及在2047年之前在各方面加快赤化香港,包括建立以中共為本位的大灣區。」粵港澳大灣區前身是2008年年底由國務院公佈《珠江三角洲地區改革發展規劃綱要(2008-2020年)》中提到的「宜居灣」,再之前是2003年時任中共廣東省委書記張德江提出「9+2經濟圈」。而早在1997年之前,時任香港科技大學校長吳家瑋,就曾倡議建立「香港灣區」或「港深灣區」......因此今日的大灣區並非如不少港人所理解,是橫空出世的計劃,卻是預期中要發生的事。


2017年7月1日,中共中央總書記習近平訪港,國家發展和改革委員會(發改委)與粵港澳三地政府簽署《深化粵港澳合作推進大灣區建設框架協議》(下稱《框架協議》)後,今年2月中,中國共產黨中央委員會和中華人民共和國國務院公佈的《粵港澳大灣區發展規劃綱要》(下稱《規劃綱要》)即前者的實行部份。

「《框架協議》乃中共治下,香港的第一個五年計劃。當日林鄭月娥當選特首,新官上任即簽下這份文件;《規劃綱要》則列明計劃如何實行。」陳雲認為《規劃綱要》中所描繪的藍圖,與《香港城邦論》的論述相去甚遠。「由中共主導的大灣區規劃,怎會以香港為本位?當然以黨國的利益為先!在文件公佈前,並無在香港及澳門進行公眾諮詢,因此沒有清晰內涵,更沒有民意基礎或授權。粵港澳大灣區,其英文Guangdong-Hong Kong-Macao Greater Bay Area有多蹩腳不用多說;而觀乎其中文與英文名,都將廣東放在最前,然後才是香港和澳門 - 按照中共的做事方式,香港根本不會成為這個計劃的重心。於他們而言,香港與澳門,不過是工具而已。」

「未來香港政府將會與區內各城市簽訂不同協議,之後又會以學劵吸引港人到大灣區讀書,並與中國學生享同等福利;亦會在香港以外的地方興建公屋和居屋,鼓勵港人返大陸住、返去養老。由於盟約規定了對等關係,香港人可以入大陸,大陸人就有權來香港;同時,由於執行的地點在大灣區內,而當日香港政府得到立法會授權加入大灣區(編按:2011年立法會通過〈推動粵港區域經濟融合〉議案中,第廿二條為『完善合作機制,共同構建大珠江三角洲都市區。』)因此區內所有涉及香港之基建,港府將只有乖乖聽話付錢的份,卻無權過問。」

以一國兩制的手段去破壞一國兩制 合法合憲為「二次回歸」做準備

《規劃綱要》雖有提及一國兩制,但除了第二章第一節首句「深入貫徹習近平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和黨的十九精神」外,全文無提到香港及澳門的《基本法》第五條「香港/澳門不實行社會主義制度和政策,保持原有的資本主義制度和生活方式,五十年不變」,文件中亦沒有提及2047大限,是否代表中共已放棄這承諾?「中共在『五十年大限』到期前,透過大灣區計劃,利用一國兩制的港府授權簽約出讓自主權的方法去破壞一國兩制;而文件中最遠只提到2035年,明顯要為『二次回歸』做準備。由於名義上沒有違反一國兩制,美國或國際社會完全無置喙之餘地。」

該份文件中,列明香港、澳門、深圳與廣州為「四大中心城市」並有明確分工;至於珠海、佛山、惠州、東莞、中山、江門及肇慶等,將是重點建設的城市。但陳雲認為這根本不可行。「自中共改革開放以來,廣東省即不斷瓜分香港擁有的一切,換返來的卻是在港清洗黑錢、向香港的銀行借貸投資大陸。至於大灣區,各地都有各自的利益,因此雖然列明分工,但實際上一定是你爭我奪,各不相讓。或許連中共都知道這事複雜又難搞,因此《規劃綱要》中除了列明是『指導粵港澳大灣區當前和今後一個時期合作發展的綱領性文件。規劃近期至2022年,遠期展望到2035年』之外,文件中就沒有時間表或具體步驟。」

「中共大灣區的套路,是『會計遊戲』,即係財技。我不禁想到幾個窮人與一個有錢人組成聯盟,以為這樣就能令大家都富起來。但不用什麼智力門檻都知,一是大家乖乖接受有錢人接濟,然後齊齊過窮窮哋的均富生活;或是窮人發惡鬥死有錢人,掠奪對方一切,最後變成均貧。最後無論誰貧誰富,背後負責監察的組織將得到最大利益。」

陳雲預期若按文件中所寫,大灣區計劃於2022年完成短期目標,將會是非常倉卒,「通篇強調其『發揮示範引領作用』之功能,即代表著這將會是中共的『面子工程』 - 無論如何都要做得到,即使吃力不討好,即使兩敗俱傷,即使玉石俱焚,亦在所不計。」


「《規劃綱要》卻將秘而不宣的一切變成明刀明槍的強制執行;而制度性的搶掠與貪念,會令他們無法停止掠奪,最後整死香港 - 當太多港人到大灣區居住、讀書及工作,太多老傷病弱的大陸人以對等福利的原則而移居香港,本地好多高增值的工業都會丟失;由於人口結構有變,令住屋的需求亦隨之而改變,『高地價政策』將行不通。賣地成績不理想使GDP下跌,就出現財政赤字,香港會出現經濟蕭條。」

這會是中共樂見的嗎?「在黨的治下存在著另一種與美國掛勾的貨幣,教中共顏面何存?中共為了落美國的面,或會故意令香港出現蕭條吧。Donald Trump上任後,美國與北韓的關係愈好,即代表美國將可專注對付中共,後者唯有透過吞併香港出氣,因此2016年後香港赤化步伐愈來愈急,同時愈來愈亂,無所不用其極;為的是儘快將香港搶返嚟再吞返入肚。」

「一如前述,由於一地兩檢、明日大嶼及大灣區都是在一國兩制的前提下,得到港府以其實然主權的身份簽約出讓權力,有計劃並且急速地進行,既合法又合憲,因此美方無法反應,只可無奈接受。至於《香港關係法》更是偽命題。想想看,取消《香港關係法》即代表放棄干預香港之工具,而取消之後美國仍要與香港做生意,為此美方與港府將要簽回其他協定,中國又堅持以宗主國身份介入港美協定,到時費時又失事。事實上,美方唯一可用的途徑是爭取立法會的反對派親美,卻先後被泛民與NGO負責人多番出賣,至今可謂全盤敗局。」

「長久以來,大陸的地方政府透過滲入香港取得利益,當香港出現蕭條,他們頓失依靠,卻沒有自力更生的能力,這就是兩敗俱傷。」陳雲認為大灣區將是中共的「七傷拳」。「各地的優勢與發展步伐不盡相同,硬要將幾個廣東省城市拉近至港澳之水平,本來就非易事;更何況,香港與澳門雖同是特別行政區,其政治經濟社會情況與及GDP亦大有分別,無法一概而論。」

據陳雲所言,二次大戰後緊接著的是冷戰,而面對蘇聯與中共,因戰略上之考量,美國讓出工業配額,英治政府特意創造能讓港人安居樂業的環境,令本地經濟起飛,並成為文化輸出之龍頭。但主權移交後,英國退出香港,繁榮社會的塑造者消失,一切皆無以為繼,所以此地會瓦解 - 香港人在族群上本非同源,文化、理想亦不一致,人人各懷鬼胎,爾虞我詐;原居民如是,販夫走卒如是,買辦、世家大族與精英階層亦如是,隨時準備移民或勾結中共、台灣等,甚至自己出賣自己。

國師勉勵義民修身立德 擴展活路,靜候時機到來

「以一個沒有確定自主權之城邦而言,香港的生存,需要國際支援。五六十年代的英治港府和美國盟友,不惜工本幫助香港只為反共,這令香港得益,亦為香港帶來盛世。」但1997年後,美蘇冷戰已消失,在國際社會眼中,香港又有甚麼理由存在下去?繼續幫中共和國際社會做白手套和買辦嗎?那麼那些不做白手套和買辦的香港地下層,中國是否該送他們到偏遠的內陸呢?「在香港復興華夏文化。這是唯一要做而且值得做的事。」誠如《香港城邦論》中提到,香港在現代的基礎上復興華夏文化,尋回古典,締造現代中西合璧的華夏文化,能助中共文藝復興與和平演變,令香港和中國成為國際社會上靠得住、可進行自由貿易之國家。「若非願意承擔如此重任,香港不值得被拯救於中共魔掌中,有道德、愛好自由的那些香港人逃走到西方國家就可以了,何須拯救香港?2016年前後,我提出復興華夏文化,當時不少人大力反對,就知道他們根本不懂得香港的長久生存之道,只是一群藉美國反共而舔盡兩方利益,妄想不勞而獲的free rider。就連以復興華夏去換取自治,如此輕易之事,都不願做。」直到2019年今日,聽得大灣區三字,港人彷彿如夢初醒,已經太遲。

「本來中共在港無聲無息地進行人口換血、陰乾儲備並做盡一切惡事,譬如2010年的《前海深港現代服務業合作區總體發展規劃》,旨在搶走香港的銀行及金融業務;2016年食物環境衞生署與深圳出入境檢驗檢疫局簽訂合作協議,日後香港公司訂購的外國進口凍肉,可選擇存於香港或深圳前海的凍倉......這對香港構成的傷害有限。」

人口換血?早就不是新鮮事吧?但依陳雲的看法,今次中共所做的,比過去都要快和狠。「甚麼國民教育、洗腦教育,若港人選擇唔生仔,或將孩子送到外國留學,中共對你無計可施;但今回佢哋郁嘅係醫療 - 送大量大陸人來港醫病,迫爆公立及私立醫院;在鄰近地區開設醫院,扯走香港的醫護人手,同時迫令港人去深圳河以北睇病。並與港府簽約,大陸人可買保險並來港醫病。人有生老病死,亦有機會遭逢不測,因此即使教育郁唔到你,醫療點都會郁到你。我的看法是,你有幾討厭政治,就要承受幾多惡果。」

「又以科研為例,香港出名地少人多,目前一般大學做研究之規模非常有限,而擁有更大規模與最新技術的研究所,皆設於深圳河以北。以此推斷,日後香港的實體經濟將會進一步北移,高增值的行業將被吸納至大灣區,連高等教育及科研也會北移。其時,大部份企業會在大灣區區內設總部,香港則成為他們對外的窗口。」

「人口遷徙是瓦解及破壞一個地區或國家最犀利的武器。1997年後,中共將大量新移民送到香港,卻無法將本地人移送大陸;碧桂園、祈福新村等一類住宅,由於沒有港府的參與,因此裡缺乏醫療及社區配套,港人只視之為渡假區。但大灣區計劃能從根本消弭香港人自戰後建立的歸屬感與本土歷史 - 以教育為例,若香港的大學聯招(JUPAS)納入大陸的大學及學院,並為香港學生提供專屬的宿舍、補貼及資助,家境貧窮的一定會報讀。畢業後再受聘於大陸公司,購買或租住於大灣區,香港年青一代就這樣流散、湮沒。」

「當年(編按:2016年)若我方成功,將會是偉大的憲政改革運動。可惜這時機已過,而且一去不返,港人須為自己的選擇付上代價。」但本地還有十五萬義民呀,往後的日子,他們應當如何自處?「要多為自己着想!該做的,我們已經超額做了,與香港的其他人無拖無欠。一地的命運,與自己的命運有重疊也有不同,要自己另謀生路。移民避難,不要出於被逼,而是要擴展自己的活路和幸福。」

「香港擁實然主權,毋需獨立;因此港獨、自決都是偽議題。建議大家留意一下,提倡港獨和自決的人,他們與甚麼人為伍?他們是否言行一致?黃洋達堅持文化抗共,遂辦熱血時報;我每星期主持文化沙龍及《縱橫漢天下》,並舉辦法會為義民祈福,以復興華夏文化為己任。我倆由參與本土運動至今,一刻沒有停過。」

「即使時不與我,仍可修身立德,有能者根傳海外,留在本土的請好好保留實力。要謹記環境的順逆,並不注定你的命運。」陳雲堅定地道。「與中國成為了『命運共同體』後的香港沒有希望,但你有。」

大灣區計劃甫一推出,特首林鄭即表示港府會積極配合,又強調「蘇州過後無艇搭」;反觀《規劃綱要》內容詳細卻無時間表,正式要跟都唔知點跟。「即代表她早就知道那是甚麼一回事,才會如此戮力推銷,也證明相當兇險 ...... 她非常聽話但無奪權之野心,因此會主動迎合中共的指令;每個人都有利益與仕途之盤算,但林鄭盤算的只有自己,不會為香港、廣東甚至中共設想,可謂極端自私自利。在此等事情上,若換成上屆特首梁振英,他或會留一手,對中共的指令陽奉陰違;梁有野心也有自己的想法,會思考怎樣令香港做大灣區之首。」(政府新聞處圖片)
(編按:本文刊載於熱血時報印刷版第67期。熱血時報印刷版訂閱連結:http://www.passiontimes.hk/4.0/regform.php


作者
讀者回應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