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血時報 | 七年前的蝗蟲大論戰(二):左膠學者與傳媒,維護雙非殖民

七年前的蝗蟲大論戰(二):左膠學者與傳媒,維護雙非殖民



七年前的蝗蟲大論戰(二):左膠學者與傳媒,維護雙非殖民



二零一二年二月一日,網上討論區高登和親子王國約八百個網民,經五日集資十萬元,在《蘋果日報》和《爽報》刊登彩色全版廣告:

「你願意香港
每18分鐘
花$1,000,000
養育「雙非」兒童嗎?
香港人,忍夠了!
因為明白你們受毒奶粉所害,所以容忍你們來搶購奶粉
因為明白你們沒有自由,所以招待你們來港「自由行」
因為明白你們教育落後,所以分享了教育資源給你們
因為了解你們看不懂正體字,所以在下面用了殘體字
「来香港请尊重本地文化,要不是香港你们全完蛋了」
強烈要求政府修訂基本法24條!
阻止大陸雙非孕婦無限量入侵香港!」



聲明要求,其實相當穩健。二零一九年,香港醫生面對公立醫院「迫爆」,他們的說法更進取,是要求截停單程證。但二零一二年,高登網民只是要求大陸人收歛,以及要求修改基本法阻截雙非來港產子。但廣告的意涵,卻是一石激起千重浪。因配圖用上一群飛來香港,一隻蝗蟲雄据獅子山,喻意香港被大陸人佔據。一個廣告,一群蝗蟲的插圖,引起大陸和香港網民罵戰、國際傳媒報導,更開展了本土運動重要論述戰。

「抵抗雙非侵佔,保衛香港城邦。劃時代的香港廣告。中港族群區隔的歷史標記。」

陳雲在臉書,隨即替蝗蟲論廣掩護。其後多番在報刊專欄撰文,完善蝗蟲論。

二月三日,陳雲在信報撰文,解釋蝗蟲論已在動用最後民氣:「面對中共的帝國主義擠壓,香港抗爭的人,是弱勢者、異議者,在抗爭的時候,容許更多的言論自由和行動自由,這是德國左翼思想家盧森堡女士(Rosa Luxemburg)說的。當日軍侵略中國的時候,中國人罵所有日本人是鬼子,不是歧視,而是反抗...我清楚告訴大家,族群政治是香港的垂死掙扎,動用的是最後的民氣,一旦族群政治被這些瑣屑的原因而打斷,香港可以收檔,正式赤化、大陸化、蠻夷化,也就是——宣告香港正式死亡。」

平等機會委員會林煥光:「蝗蟲論」狹隘、自私

但在蝗蟲論廣告刊出竪日,社會各界開始狂轟猛炸,平等機會委員會主席林煥光,率先發表聲明:「發表帶有譏諷和中傷意味的言論只會令雙方關係更形緊張…我們對任何可能令我們降格為自私和狹隘社會的行動,必須加以提防。」聲明同時亦表明,特區政府應確保本地人享用公共資源的優先權。

食衛局周一嶽:我父母也來自大陸


二月四日,食物及衛生局長周一嶽表明:「我父母也是由內地來港的。」他呼籲港人不應對大陸人作「侮辱性抨擊」或任何言語暴力。

「蝗蟲論」標竿立影

但同時,蝗蟲論廣告一邊帶來攻擊,一面迫使政府做事。便帶來迴響。廣告刊出翌日,民政事務總署巡查全港四十三個「月子公寓」黑點,拘捕兩名大陸孕婦。二月七日的立法會保安事務委員,提出跟進曾蔭權早前提出阻截大陸孕婦的進度;二月八日,民政事務總署昨再度出動,搜查包括北角、旺角、荃灣共廿六個黑點。二月九日,周一嶽也在立法會表示,正研究完全禁止內地孕婦來港分娩。同日,廣東省政府警告大陸夫婦,若到香港生第二個小孩,當局仍會執行「一孩政策」罰款,若父母是公職人員,更會被免職。二月十日,繼屯門、廣華及威爾斯醫院停收大陸孕婦。瑪嘉烈醫院暫時停收大陸孕婦預約。二月十一日,入境處檢控一名大陸分娩中介公司的負責人,起訴他作虛假陳述及違反逗留條件兩項罪名。

陳雲撰文〈讓蝗蟲多飛一會〉,解說「蝗蟲論」威力:「蝗蟲論一出,中港兩邊政府即刻知驚,開始做事,香港好多政黨紛紛支持修法反雙非人,大陸也密密準備關閘。香港是高度擁擠和秩序脆弱的城市,中港族群鬥爭一旦爆發,玉石俱焚,大家無癮。要我們收番蝗蟲論?香港網民沒這麼笨吧?」

「網民說蝗蟲也好,不說蝗蟲也好,這些中港族群衝突是明顯擺在眼前的,是香港平民的真實生活憤怨...有了蝗蟲論,只不過令各種存在多年的鬥爭和激氣現象,得到記錄、匯聚和報道而已!讓蝗蟲飛,起碼飛多一陣,逼港共政府做事,逼大陸收番自己的蝗蟲先啦!」

政府被迫做事,但大量輿論,卻峰擁替政府紓緩壓力。

中大政治及行政系周保松:「內地」生都很害怕了


蝗蟲廣告刊登當日,周保松在面書率先發難:「今天作為香港人,我感到羞恥,請大家不要再傳播那些有明顯種族歧視和侮辱新移民和內地同胞的海報和言論。」

「新移民不是蝗蟲,他們是平等的香港公民…每天拚命工作換取微薄收入。」「內地遊客不是蝗蟲,他們…不僅推動香港經濟,同時帶來良性的文化交流。」

「雙非父母不是蝗蟲,他們當中大多數入住私家醫院,付出應付的費用…」「如果有極少數內地遊客生活習慣和我們不同…那我們需要的尊重差異,善意勸導和公正執法。」

區家麟的先撩者賤論

「至於內地孕婦來港產子,佔用社會資源,確實令納稅人憤怒。但不要忘記,我們曾經期望,香港大力發展醫療產業,又曾期望內地移民來港,增加本地人口;只是幾年下來,空口講白話,人口政策無影無蹤,教育政策醫療系統無配套,醫生護士無完善培訓。這些,我們又應責怪內地人?」

王永平各打五十大板

「我絕對不贊成部分港人以『蝗蟲』回贈『狗論』,或以偏蓋全,以為港人比內地人優越。但平民可以說包容,特首和政府的首先責任應該是實實在在地維護港人的利益和我們珍惜的法治、公平和公義。仍然是這句話:不解決問題、不算做好份工。」

許寶強:「雙非」是錯置命題

「雙非孕婦這議題所彰顯的,其實是本地以至國內及全球社會的兩極分化下所催生的結構性問題…要處理的問題應是:『怎樣才能建立或維持一個對大部分本土社群友善的醫療系統?』」

梁國雄:昔日希魔屠殺大陸人,今日蝗蟲論

「我哋唔能夠話呢班人一定係咁,永遠改唔到」

「今日就針對蝗蟲,明日就可以針對綜援人士,當年納粹希特拉嘅屠殺猶太人結論,都係咁樣嚟。」。

香港人是法西斯,大陸人是猶太人?香港左膠,熱愛拿猶太人做文章,引喻失義。陳雲評蝗蟲論:「政府投降之前,呢隻蝗蟲,係香港人的法寶,老虎蟹都唔好放! 正所謂,老虎唔發威都卑人當病貓啦,何況香港只是一隻Hello Kitty!呢次蝗蟲論,只不過是Helllo Kitty 發惡咋,就被香港左翼及文化界誣衊為希特拉、法西斯,有無搞錯啊。」

《信報》社評:大陸人是新血

香港主流傳媒,不分立場,群起替大陸殖民辯論。二月三日,信報社評「他們有為香港過低的出生人口注入「新血」;內地遊客中,有行為不檢之輩,但他們確實為香港經濟帶來了助力…」

明報:侮辱言論一句也嫌多

「雙非孕婦湧來香港產子及大量內地人來港掃貨,的確已經影響到部分港人的日常生活。然而,提出批評必須就事論事...動輒以侮辱性語言,把不相關的、守法的內地同胞也一併針對,就是歧視與誣衊,這是文明社會所不容許的,也是港人不應為的。」「至於來港旅遊和購物的內地同胞,為香港帶來的好處遠遠多過問題,以偏概全地批評內地旅客絕非香港待客之道。」

《蘋東日報》頭版: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

二月三日,親泛民報章《蘋東日報》也開始跟進報導事件始末,但起題充滿中國民族主義色彩:〈反蝗蟲風波 本是同根生 相煎何太急 罵戰升級〉。一場香港反殖民論戰,《蘋果日報》表態,他們穩站民族立場,認為大陸人和香港人同根同生,是兩兄弟,認為香港人是如日方中的魏文帝,大陸人是文弱書生曹植曹子健,認為香港人是嫉妒大陸人了,要借故殺了他們。

嶺大學生:種族主義遺臭萬年


二月三日,一名嶺大學生以「反種族主義青年」名義,在學校內遊行,十名香港和大陸學生參與,高叫口號包括「種族主義遺臭萬年、結束一黨專政、一孩政策等」、「蝗蟲與狗團結起來、認清階級敵人」(指被孔慶東罵作狗的港人)、「公有化私營醫院」等。各人最後在校門外,焚燒刊有廣告的報章。

《蘋果日報》盧峯:要旗幟鮮明反對「蝗蟲論」!


左翼青年先一句「遺臭萬年」,《蘋果日報》又一句「旗幟鮮明」,妨彿共產黨人用共產八股,暗示他們無處不在。二月六日,蘋果日報社論,題為〈要旗幟鮮明反對「蝗蟲論」與歧視〉。仿效了《人民日報》在六四屠城前那篇臭名遠播的四二六社論標

「因為今天可以攻擊內地居民,下次可以攻擊歧視拿綜援市民,再下次可以反南亞裔居民,再下次可以狠批需要大量社會支援的病人、傷殘人士……。」

「結果社會上的公平公正蕩然無存、包容互諒消失得無影無蹤…甚至被某些政客、團體利用,令香港變得面目全非。那些以『蝗蟲』、『蝗蟲論』歧視、批評內地人的網民、市民大概被怒火蒙蔽了眼睛與心靈…」

吳志森: 「蝗蟲論」標籤大陸人


「『蝗蟲論』客觀效果是,會鼓動民粹傾向的市民,對鄉音未改、對言行舉止生活習慣與港人有別的外來大陸人,統統標籤他們為「蝗蟲」…引發嚴重衝突。」


陳雲在〈讓蝗蟲多飛一會〉,指出中國殖民的本質,以及傳媒全面歸邊的狀況:「侵佔香港公共資源和干擾公共秩序的陸客,每人背後都拖住一條長長的帝國身影,由於中共用強權操控港共殖民政府,用配給利潤來羈縻香港財閥,用跨境生意來籠絡部分中產,馴服香港的上層階級,令他們不再抗拒中共融合香港的政策。故此,儘管雙非人和水貨客令香港媽媽叫苦連天,香港政府、政黨、社運界和學術界,彷彿收了賄賂,全體鴉雀無聲。蝗蟲論浮出網絡之外,這些道貌岸然的人,便說網民一竹篙大一船人,是希特拉、法西斯,是散佈族群仇恨。連用碩鼠、黃鼠狼、蝗蟲的文學比喻來譴責道德有虧的大陸人,也犯下天條大罪似的。」

(待續)

(圖片來源:CSIRO|CC BY SA 3.0)


作者
讀者回應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