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血時報 | 薛凱琪放生龜好心做壞事

薛凱琪放生龜好心做壞事



薛凱琪放生龜好心做壞事



誰逼我做個可憐蟲 可惜我未知痛
見慣悲慘更加迷信愛 哪一位比我懂
如果我是個可憐蟲 別要為我驚恐
我走出這溫室更強壯 你有天總相信

以上是歌手薛凱琪《小黑與我》的歌詞節錄,究竟 Fiona 是否抱著「走出這溫室更強壯」的信念去放生龜,天曉得,然而去到2015年的今日,仍然有人覺得放生是行善積德,實在是匪夷所思。

話說 Fiona 於復活節後的一日(4月6日)於社交網站上載圖片及片段,拍自己「復活節放生生」,又指龜被放生之後「回頭看我們好幾次,好像跟我們說謝謝一樣!」,好明顯就不察覺自己好心做壞事。

Fiona 連環 post 一出之後,隨即引來網民激烈的反彈,起初有人指牠們是淡水龜,放到鹹水區必死無疑。薛凱琪之後再留言,首先就承認龜是購自菜市場,之後就派定心丸,指他們是去淡水區放生,讓龜不用成為別人的食物。可是,這個想法未免太傻太天真,被放生的龜可能因為適應不到環境,最終也是死路一條。

事實上,不少可在街市購買的物種都是人工飼養,過往住得好食得好,別以為龜看似硬淨,一旦被放生,有機會適應不到自然環境,就等於大家絕不會將一隻彩鳳放生。當然也有一些品種,例如巴西龜是比較易適應自然環境,但放生牠們是否好事?看來未必,其實在漁護署的網頁中也有提及,切勿將龜放生到野外,因為有可能影響到生態平衡,這些「外來品種」,隨時成為本地龜數目大減的元兇。

另一個問題是,專程去市場購買龜隻放生,就等於助長商人賣龜圖利,情況與我們不鼓勵去寵物店買貓貓狗狗一樣,根本就是助長無良繁殖。

近年,不少人都意識到放生是好心做壞事,1988年的韓國漢城(首爾前稱)奧運會,在開幕禮的放白鴿儀式後,因為有不少白鴿誤闖聖火盤而被燒死,自此之後就取消相關儀式,估不到27年後的今日,人類總要重複同樣的錯誤。



 (薛凱琪 Facebook 專頁截圖)


作者
讀者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