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血時報 | 霸權當道,究竟我們應當如何?

霸權當道,究竟我們應當如何?



霸權當道,究竟我們應當如何?



德怡中英文幼稚園不獲業主續租,須於新學年停辦。家長們和德怡的教職人員在記者會上帶着淚水,希望幼稚園能夠繼續在原址辦學。他們嘗試寫大字拉橫額,組織研討會,聯絡傳媒,只是想換來一個好結果
──維持現狀,自己的兒女可以繼續在德怡幼稚園學習上課。

或者你會說:「家長們你們昨天唔關心政治,今天政治終於找上門!」但是,我們曾經何嘗不是政治冷感嗎?我們昨天也眼巴巴看着高鐵撥款通過,眼巴巴看着民主黨出賣民主,眼巴巴看
梁振英689上台。我們當初同樣地不去關心政治。

「醒覺」是有先有後,而改變一些觀念總需要一個事件作為藥引。說實在,我也對某些組織行動的家長的決定及取態也有微言,尤其他們並沒有用力地去堅持自己的訴求。但是,如果家長們開始「醒覺」,學懂以公義掛帥去反霸權,學懂保護自己的權益,我們除了冷言冷語外,能夠選擇從旁導正嗎?他們不是豬一般的隊友,他們是從不參與比賽的旁觀者呀!!


當然,幼稚園是私營辦學機構,也需要顧及生意的成本效益。不過經營育兒機構就有理由受到自由市場的惡意踐踏嗎?如果,社會上充斥着很多很多唯利是圖的幼稚園,我們不是更有責任向受到惡意攻擊的幼稚園發聲嗎?矛頭應該直指那間惡意租下德怡園址的英藝連鎖式幼稚園學店,以及讓教育成為金錢掛帥的教育局,為何矛頭會指向正在保護自己仔女及家人權益而出心出力的爸爸媽媽呢?

如果你在午間時分,途經在一般屋村屋苑內上辦學多年的社區幼稚園,可以嘗試在旁側耳傾聽園內傳來的兒童歌聲,那是充滿希望的聲音。在霸權當道,與人無尤之時,抱歉!你可以選擇冷眼旁觀,但是我不能夠再讓你繼續去攻擊正在保衛這所幼稚園的爸爸媽媽,不能夠容許你向他們踏多一腳。因為,整個事件最受影響的並不是提供金錢的家長,是我們正在受教育的幼苗。我們努力地堅持去反國教反普中,正正因為我們早已經「醒覺」,醒覺成為了一名「公民」。保護幼兒的責任,作為公民,我們是責無旁貸。


作者
讀者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