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血時報 | 文憑試制度下的考試奴隸

文憑試制度下的考試奴隸



文憑試制度下的考試奴隸

「根據禮堂時鐘,現在時間是八時三十一分,考試完結時間為九時四十六分。考生可以開始作答。」試場主任提聲,全禮堂的考生立即翻開試卷。我低下頭,看著手中的中國語文卷一的閱讀材料,只覺眼花撩亂。雙耳聽到的,都是筆與紙磨擦的「沙沙」聲。

在這個浩瀚的試場裡,我只是一個考試奴隸,跟同場的考生一樣,寫的答案,根本就不是自己的文字,而是根據考評報告的指引、補習名師的「雞精」、老師給的範本而寫出來的。很可悲吧?不過,這是一場考試,你必須接受這遊戲規則,除非你不想考大學,或是有錢跳船到外國去。考評局喜歡甚麼,那我就寫甚麼給他,去取悅他,盼望他能大發慈悲的賜我一顆星星。

考中文,但所寫出來的不是完全是自己的中文,有時候我真的很困惑,到底它在考我們些甚麼?考通識也是,通識科名師C教的作答手法猶如寫八股文般,但你又不得不服她,因為在她門下有很多門生因為依著她的八股文格式作答而得到 Level 5 以上的成績。你可以不相信嗎?

還記得早前那場中文口試,還未考試,我在荃灣官立中學的操場、兩天操場碰見了很多林氏門生。大家都沒對話,但單憑他們手上的筆記,就能知道大家的師傅是同一人。門生與門生之間的此較,嘩,精彩、精彩。

在踏入考場時,同組考生面面相覷……真巧!大家原來都是林師傅的學生。**

「你的意見也有正面意義,不過……」

「無何否認,關於……這點非常可取,不過……」

「你提出的建議相當不錯,不過,最重要的是……」

「剛才那位同學的看法很有道理,只是未夠全面……」

怎麼全組人所說的話都那麼熟識的?好像在那裡看過!啊!先抑後揚!林老師的《說話能力》的那本筆記啊!

常聽說文憑試講求學生要有創意,有自己獨到的見解。但似乎大家都對自己天馬行空的創意很沒信心,然後一起瘋狂補習,用補習老師所教的來應付考試。

當某補習老師獨大時,又形成了另一種的「一式一樣」。交了萬元去補習社,拿了一疊筆記,再上了一整年的課,再依著「考試方程式」應考文憑試,好像真的會安心點。有時我在想,評卷員在批改試卷時,會否覺得考生們的答案、文章都有幾分相似呢?

昨夜讀畢林補習名師的《林場必備》,看回之前考模擬試時的試卷,又背了好幾段白居易,想要為我的寫作卷加點「色彩」。為甚麼是白居易?我也不知道,我對他也不太了解,反正我只要用對了他的名句就行了。

老師說,改卷老師會很喜歡看到我們有「中國文化修養」,一定要在寫作卷適當地 Show Off。啊!英文寫作卷也要這樣做呀。要有幾句諺語在身才行。那怕是最老套的「Work hard,Play hard」,或是萬能的「Every cloud has a silver lining」都要放在文章裡面。

回想起過那一年間,為了備戰文憑試,上了無數個補習班,每天在自修室和補習社之間來回,連午膳時間都在人山人海的自修室裡奮鬥。在經過整整一年的軍訓式的練習後,如今我已經成為了一隻考試奴隸,很會寫考評局愛看到的答案,也很熟習各大補習名師的考試公式了。

既然我都已被訓練到如斯地步了!我相信,文憑試難不到我的。

我彷佛聽到禮堂時鐘的分針、秒針的呼喚,我是應該聚焦在面對這份試卷的,不應該再思考甚麼有沒有自主思考的問題,反正這只是一場考試,通過了就好了。誰會在意我在做試卷時有沒有用大腦思考?

我握緊四色瑩光筆,在閱讀材料中遊走,尋找著文章的主旨和重點句……

「加紙!」此時背後傳出一把比厲鬼更可怕的叫聲,我不禁不寒而慄。

看來,有人比我更加像奴隸。


**此乃作者的親身經歷。中文口試:Level 5


作者
讀者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