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血時報 | 百鬼夜吟.第九十集.記者禁忌

百鬼夜吟.第九十集.記者禁忌



百鬼夜吟.第九十集.記者禁忌


一位新相識的記者朋友阿明,對我說起有關記者行內一些禁忌,還有靈異事件。

當年新入行的阿明,第一天開工就有一位老前輩語重心長叮囑道:「當你做完任何採訪工作,無論如何也要記得要第一時間回公司,才好回家。尤其是採訪了一些交通意外、自殺、凶殺案,回家之前最後在公園走一個圈,才好回家,你知道嘛?」然後,他說起一個故事。

當年,曾發生過這件凶殺案,突發新聞記者阿文,收到警察無線電通訊的訊息,聽說於沙田城門河發現了可疑屍體,就趕到場採訪。

阿文到場已經看見警方在城門河裡打撈出一個木箱,當時她在警方封鎖線外,不斷拍攝照片。雖然,距離木箱已有四、五十米,她仍清楚聞到屍體的那令人難忘的氣味。

不知是甚麼原因,這次拍攝工作後,阿文覺得極之疲倦,在完成後,就將拍攝了的菲林交給司機,就回家去睡了。

當晚,阿文睡得很熟,隱約記得在夢中出現了一個赤裸的女人,好像對她說了甚麼,但她總是記不起。然後,就把這夢忘記了。

差不多一個月後,阿文的同事阿玲,見到阿文面色極差,就問她:「喂,妳最近怎樣了,沒精打彩、死氣沉沉呢?」

阿文嘆氣說:「唉,我可能撞邪啊!」

「撞邪?」阿玲說。

「是啊!最近我失眠了,因為每晚都有一個赤裸的女人在夢中對我說:『我的衣服呢?可幫我找回來嗎?』……我都不知道是甚麼回事,就是一睡就見到她,我不敢睡了……」

阿玲說:「這麼大件事,妳想想最近發生過甚麼事啦!妳似乎真的撞邪了。」阿文卻想不起來。

然後,阿玲走了去前輩老張的房間,對老張說了這件事。

老張從房間出來,看一看阿文,說:「妳的氣息很不妥呢?妳想一下最近有沒冇採訪過甚麼,有關人命喪生的?」

阿文很費氣力,終於想起來一個月左右前,採訪城門河的案件。老張隨即問道:「妳當時是否完成採訪後,沒有回到公司,就回家了?」

阿文有如當頭捧喝,說:「是啊!那天採訪了城門河發現可疑屍體的案件!」

老張說:「難怪了,是那案件的死者,她跟了妳回家。妳記得每晚的夢裡,她對妳說甚麼嗎?」

阿文說:「她說:『我的衣服呢?可幫我找回來嗎?』」

老張沉思半㫾,說:「妳快點去香蠋舖,買一套『衣服』,到當日採訪的地方,化了它,求她接收。」

當日傍晚前,阿文找回那案件的資料,依照老張的辦法,到了那天採取的地方,將於香蠋舖買來的一套「衣服」化了,並祈求死者接收。化了「衣服」後,阿文如放下心頭大石,面色也好像回復了,但是同樣感覺很疲倦,就回家了。

這晚,阿文很快就入睡了。在夢中,那女死者穿了她所化掉了「衣服」出現。

阿文心想:「不是嘛?還繼續出現?我有甚麼做錯了嗎?」

可是,女死者並沒惡意,微笑著說:「感謝妳給我的衣服,再見了。」

阿文知道女死者原來是來道謝,鬆一口氣,心想:「終於解決了。」

這天以後,阿文再沒有夢見她了。


作者
讀者回應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