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血時報 | 屈穎妍的低智詭辯

屈穎妍的低智詭辯



屈穎妍的低智詭辯

經常寫文以歪理撐政府惡行的專欄作家屈穎妍,今日在《晴報》其個人專欄再次大發謬論,為警方向財委會申請2700萬撥款,引入三輛水炮車對付香港市民作辯解。當有人在立法會上指出水炮車之威力,能在短距離對示威者造成嚴重效果而反對時,屈穎妍再次施展其「老屈」神功,竟指提出這些理據的港大數學教授黎廣德,是用了一種「低智的詭辯」,形容黎是「違背良心地把知識包裝成歪理」。 

屈穎妍又指水炮車作為一種武器,當然有其殺傷力,最重要的「是如何讓這件『武器』只成為『看門』工具,而不是執勤的必需品」,而她的答案,當然是一個白癡才能想出來的答案,那就是每一個人都安份守紀,不對警方作出衝擊和挑釁,到時「水炮車就永遠只是一輛待命的水炮車」。 

唔知屈穎妍老公林超榮睇完呢個答案,會唔會笑左出來?因為根據屈婦人之神邏輯,林超榮大可每日帶不同女朋友行街睇戲,當屈婦人向他作出質問時,他便可以咁答佢:「如果妳安份守紀,唔對我作出質問和挑釁,那這些女朋友就永遠只是一個個待命的女朋友。」睇怕都可以激鬼死佢。 

屈婦人更稱水炮車為「文明的武器」,聽起來跟習近平稱中國是「文明的獅子」一樣可笑。觀乎雨傘革命期間,黑警如何在近距離向示威者使用催淚彈,便知道這些黑警不配擁有任何一件「文明的武器」。當日未有造成死亡事件,只能說得到幸運之神極度眷顧,當曾偉雄仍厚顏無恥的對稱讚部下「沒有做錯」,七黑警暗角打人遲遲未有得到應有制裁,投訴警察課及監警會對萬千投訴視而不見時,給予這些既不專業,又易失控的黑警一些再「文明的武器」,都只會令他們繼續沉淪下去,成為中共座前一隻隻不受束縛的惡犬。 

屈婦人指有政棍在妖魔化水炮車,但我看到的,只是有文賊為了老屈別人而顛倒是非為,為一己之私而出賣港人自由和法治,為殺人政權塗脂抹粉。屈婦人在文中指出,開動水炮車的按鈕,是在大家的手上,我想跟大家說,對屈婦人這些賣港文賊作出聲討,讓她不能再扮正義之士的按鈕,也是在大家的手上,分享這篇短文便可以。
 

(圖片來源:《晴報》截圖)


作者
讀者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