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血時報 | 櫻木茶的愛情短篇:《不想獨自快樂》

櫻木茶的愛情短篇:《不想獨自快樂》



櫻木茶的愛情短篇:《不想獨自快樂》


「莊小姐,感謝妳從百忙之中,抽空接受訪問。」主持人恭敬地說。
「別客氣。」小琳保持謙虛:「能到貴台接受訪問,是我的榮幸才對啊。」
「妳真的很體貼,難怪讀者們會這麼愛護妳。」主持人開懷。

接著,她有默契地向小琳作出最後的提問。

「對了,在節目結束前,妳還有甚麼說話想向觀眾說嗎?」

小琳屏息靜氣,徐徐說出一句說話。

「家晉,你到底在哪裡?你知道我還在等你嗎?我很掛念你。」

家晉是小琳的男朋友。自從他作出犧牲,把自己的眼角膜贈送小琳,讓她再次擁有百分百的視力後,已失蹤超過八年了。這八年,小琳努力運用這得來不易的視力,一邊努力寫作,一邊小心保護雙眼。然而八年過去,但她還是忘不了家晉。不論任何場合,只要有機會的話,他便會公開說出掛念家晉的話。

八年以來出版的數十本小說,她均會把這句說話,放在書內的首頁。

【獻給我最愛的晉,沒有你的話,我不能走到今天。】

她的直覺告訴她,家晉仍然生存在世上的某個角落,默默地支持著自己。
縱然他可能已永久失去閱讀的能力。

所以這八年來,小琳一直保持單身,冷待蜂擁而至的一眾傾慕者。
除了一個非常特別的人以外:自小琳出道,已與她合作無間的編輯曉朗。

曉朗對自己的心意,小琳當然知曉。不過曉朗是一個很有自知之明的人。他明白自己沒法取代家晉在小琳心中的地位,所以能待在她的身邊,在工作上與她出雙入對,甚至成位一對有心靈相通感覺的拍檔,他已感到相當滿足,不會超越雷池半步。

然而每當曉朗看見小琳坐在書桌前,若有所思望向窗外、眼泛淚光地的時候,他總會感到一種難以名狀的難過感覺。

因為他清楚知道,這樣子的小琳,正在被想念家俊的感覺煎熬得生不如死。
縱然難過,但她不捨得哭泣,以免令雙眼受到傷害。曉朗可以做的,便是向小琳遞上一條熱呼呼的毛巾,好讓她可以暫時閉上眼睛,敷上熱毛巾,讓忍耐不住、滾滾流出的孤單淚水,跟她的思念一起,靜靜的滲進熱毛巾內。

這八年以來,小琳不忍哭泣,亦甚少臉露笑容。
她的作品,雖然越來越受歡迎,但卻失去了初出道時的那份快樂的感覺。

「對了,出版社邀請妳前往外地的那個活動,妳有決定了嗎?」曉朗問道:「不論是出版社,還是那地方的合作公司,都在等待妳的答覆呢。」
「這個,我還未有決定。」小琳回答:「讓我再想一想,好嗎?」

曉朗清楚知道,小琳猶豫的原因,是因為活動的地方,正是八年前她進行眼角膜移植手術的地方 ─ 亦即她與家俊分別的地方。

她在害怕。

「難道,妳不想嘗試找尋他的下落嗎?」曉朗鼓起勇氣。
「你說甚麼?」小琳愕然。
「我是說,你不想故地重遊的原因,並不是觸景傷情,而是怕找到他後,不懂得怎去面對他。」曉朗的語氣十分肯定。
「這與你無關吧。」小琳向他怒目而視。

曉朗沒有被小琳的怒目嚇倒,反之,他以更凌厲的眼神望向小琳。

「別再逃避了,好不好?下定決心吧,我會支持妳的。」

小琳默然。曉朗說中了她的心底話。

一方面,她自覺對家晉有愧,所以一直壓抑自己,不敢亦不想獨自一人快樂。另一方面,她害怕面對重遇、或確定他已不在人世時,自己可能出現的情緒崩潰,所以這麼多年以來,小琳都選擇逃避,不敢顧地重遊,找尋他的下落。

這種複雜的心情,令這八年的她,既不希望流下眼淚,亦不願意得到快樂。

結果,曉朗的勸諫,打動了小琳,令她下定決心,接受出版社的邀請,再次踏足這個地方。

一個月後,她帶著惶恐不安的心情,跟曉朗一起乘坐飛機,到達這個地方。
不過,與她預期的正好相反。雖然正值寒冬,但到達後,她竟感到了一股 莫名奇妙的溫暖和安心感覺。

這種感覺,已闊別了足足八年。

『是他的存在,令我感到這股溫暖的感覺嗎?』
『我會見到他嗎?』
『他會感覺到我的存在嗎?』

她的心裡,浮現了無數的問題、無數的問號。

雖然有作出刻意的打探和尋訪,但結果,五天的旅程結束,小琳並沒有找到家晉。離開時,在機場等待上機的她,既感到失落、亦感到有點如釋重負。然而正當她和曉朗打算入閘登機時,一名年約十歲的小女孩,拿著兩本書到她的跟前。

這名小女孩說的,竟是流利的粵語。

「小琳姐姐,可以替我簽名嗎?」小女孩的小容,天真爛漫。
「當然可以啊,多謝妳的支持。」小琳有點詫異:「妳年紀這麼少,也會看我的小說嗎?」
「看的其實是我爸爸。」小女孩回答:「但爸爸看不見東西,所以我便負責朗讀啊。不過,姐姐妳寫的東西,我也覺得很好看、很浪漫、很容易明白啊。」

小琳拿著筆的手,抖動得很厲害。
她盡了九牛二虎之力,才能定住心神,完成簽名,把書本交回給小女孩。

小女孩接回書本,望向簽名的頁面後,旋即感到大惑不解。

「小琳姐姐,為甚麼妳會知道爸爸的名字啊?」小女孩問道。
「妳爸爸他… 過得好嗎?」有點激動的小琳,並沒有回答問題:「他現在身在何方?」
「雖然他看不見東西,但在孤兒院在一起的我們,過得很好啊。」小女孩回答。
「孤兒院?」小琳問道。
「對啊。」小女孩笑道:「其實我是孤兒啊,爸爸則是孤兒院的院長。不過,他一直喜歡我們稱呼他為爸爸。因為他很開心,經常喜歡大笑的關係,所以他有一個『大笑爸爸』的稱呼呢。」

 小琳沒有答話。
她上前緊緊擁抱這個小女孩。

八年以來,一直小心保護雙眼 、不肯輕易流淚的她,這時候已淚流滿臉了。
不過,她可是臉帶著笑容,流下喜極而泣的眼淚。

「『大笑爸爸』,多謝你。」

眼淚和笑容,竟在同一時間重現小琳的臉上。

在旁的曉朗,感覺到那天真快樂的小琳已回來。
因為從此以後,她終於可以放下包袱,不再須要擔心獨自快樂的問題了。

【敢於面對過去,才能令我們勇敢向前,走進更美好的未來。】


作者
讀者回應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