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血時報 | 走精面之後,要還

走精面之後,要還



走精面之後,要還



澳洲廣播公司(ABC)於2月27日發表一篇評論文章(註1),表示澳洲人應重新認識農曆新年的文化習俗。文中這位居住北京十年的大陸人說,在去澳洲生活之前,從來都未見過舞獅等澳洲人早已習以為常的農曆新年活動。這是以中國的名義,將嶺南文化或香港文化排斥,恐怕將來香港人在海外只能觀賞北方的舞獅、食北京水餃及睇央視《春晚》。

嶺南武藝與中國功夫


在此,我要說一點香港的往事。在上世紀六、七十年代,香港的嶺南武藝(Cantonese Kung Fu)和其他廣東文化一樣,代理了中國文化或中國功夫(Chinese Kung Fu)之名,有時明明是廣東的地方拳術,卻假託為少林寺功夫來自欺欺人。直到上世紀八十年代中共開放改革,推出電影《少林寺》,復興傳統武藝,中共就收回了以前香港人推廣中國的努力。九十年代時期的香港導演,甚至賤格到聘請北方拳師來飾演嶺南大武術家黃飛鴻,可謂自挖牆腳,亦將關德興、曹達華等人辛苦建立的香港廣東影視家業敗掉,令香港後代沒飯吃。記得由關德興飾演的黃飛鴻,距離時代未遠,老實地穿著民國初年的衣服,而且已經剪去辮子,講的更是廣州話;至於由北方拳師(李連杰、趙文卓等)所演的黃飛鴻,穿的是清朝衣服,而且額頭後面拖住一條代表清朝的長辮,用的是粵語配音。

在民國初年,黃飛鴻徒弟林世榮(豬肉榮)破天荒出版拳術圖譜推廣洪家拳。他在《工字伏虎拳》、《虎鶴雙形拳》等書籍封面寫上「嶺南拳術」,而不是中國功夫或中國拳術,寫得不偏不倚,恰如其份。

南方醒獅與北派舞獅


還有香港的醒獅,本為廣東的劉、關、張武打獅,用以辟邪鎮煞,充滿南方土俗的巫術色彩。然而到了些世紀八十年代,由於要討好某些派別以博取多些演出機會,就大幅削減土俗色彩,以減低南獅的威武和殺傷力;同時亦參考北方獅子,為南獅加上絨毛,變成娃娃獅,使之北方化。然而你模仿人,就會被人排斥 - 今日中共就將南獅排斥,在澳洲的報紙撰文說廣東獅子不是中國文化。香港人之所以敗於中共,確是有條路:做人做事不老實,亦不尊重自己的傳統;有些甚至為了勾結中共,不惜摧毀自己的故土,賣港求
榮。

至於日本,日本人將源自琉球的「唐手」易名「空手道」,刻意與中華脫離關係;儘管他們不否認空手道的手法與福建白鶴拳有關。在日本,真正來自少林寺的,是創立日本少林拳法的宗道臣。民國初年他曾於嵩山少林寺學武,不過七十年代末他應中共政府之邀重返少林寺,已經找不到當年所學的武藝。

七十年代八卦拳的姜容樵大師和六合門的顧汝章大師之徒弟龍清剛,在日本開館授武時他已有所醒覺,掛牌傳授鐵砂掌等「香港 - 功夫」,武術經龍清剛逕自改良。日本人看了他的武館招牌,還以為他是「香港功夫先生」呢!

註:‘Never heard of a fortune cookie: What Australia gets wrong about Chinese New Year’ 由澳洲廣播公司駐北京記者Cecily Huang撰寫。

English Version:Opportunists, Here Comes Payback Time
http://www.passiontimes.hk/article/05-07-2018/45649

(編按:本文刊載於熱血時報印刷版第56期。熱血時報印刷版訂閱連結:http://www.passiontimes.hk/4.0/regform.php

(政府新聞處圖片)


作者
讀者回應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