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血時報 | 東風到,大執位

東風到,大執位



東風到,大執位



今年奧斯卡頒獎典禮曲終人散,即使你不同意結果也好,它已成事實,無法改變。同時,我們能從一點點的觀察中,看到大潮流的轉變。

荷里活從來就有意識形態之爭。昔日西部片壟斷市場,將歐美白人的殖民侵略,重新包裝成牛仔移民「開荒」傳奇。至今,荷里活雖然仍由白人主導,但眾人心態上卻已完全左傾。看看分別在最佳原創劇本及最佳電影二獎爆大冷的《訪.嚇》與《忘形水》,兩部電影同樣宣揚跨族類大愛,並有醜化白人精英形象之嫌;而同志片《你的名字呼喚我》則贏得最佳改編劇本。相反地,著重傳統電影語言的《鄧寇克大行動》,以及完全符合「衝獎」格局的《廣告牌殺人事件》,都在最佳導演或最佳電影兩項大獎上鎩羽而歸;至於《戰雲密報》,更是全程陪跑,實在教人震驚。

左傾之風一再演化,由為黑人平權的《寫出友共鳴》、《公義終站》和《被奪走的12年》到探討同志議題的《續命梟雄》,似乎以此點綴白人世界盛會都略嫌不夠,變成多種族平起平坐、多元性取向才是真王道。可以肯定,有色人種(或多元種族)與同志元素,將在各大頒獎禮佔更多更重要席位,以「衝獎」為首要任務的獨立片,亦不免被牽著鼻走。而這股風潮,又會否逐級吹向歐洲大陸,以及各大影展?時間會證明一切。

另外,值得一提今屆影后Francis MacDormand 在得獎演說中提及inclusion rider。她所指的,簡單來說是製作一方與主線演員簽定合約的追加條款:製作方必須讓多元種族及性別的演員參與電影製作 - 這將會是繼#MeToo 後的熱議!長久以來,一直以來,荷里活世界幕前幕後皆由男性主導,女性或少數種裔參與機會相對較低,故有「男女不平等」之說。若inclusion rider條款成為主流,女性、少數種裔及性小眾將在電影中佔更多位置。

當然,這是個極具爭議性問題。兩性在電影世界中能否絕對平等呢?個人愚見是,其實並不可以。每部電影的主題不同,所針對的觀眾族群亦不同,《神奇女俠》斷不可能由男人來演,要女人扮太監想必也說不通吧? Inclusion rider 的本意或是出於善心,但若想追求兩性絕對的平等,在這層面而言,似乎不太可能。不過,inclusion rider 可讓女性、少數種裔及性小眾有更多機會參與台前幕後,對荷里活電影世界來說絕對是好事。

(編按:本文刊載於熱血時報印刷版第56期。熱血時報印刷版訂閱連結:http://www.passiontimes.hk/4.0/regform.php

作者
讀者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