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血時報 | 《解靈人》第五十四回:床下底(四)

《解靈人》第五十四回:床下底(四)



《解靈人》第五十四回:床下底(四)




  靈體留在一個空間,一直沒有離去,原因有很多。例如自殺輕生者,靈體會留在原地不斷重覆自殺的過程以受劫,好運的待得原本陽壽盡時劫難得止,不幸的會一直繼續下去,永無止境。有些人則是飛來橫禍,死亡時的衝擊過於巨大,撼動得魂飛魄散,正宗做鬼唔靈,只有渾渾噩噩留在原地,最慘家人又沒有為其打齋超渡、召回魂魄,靈體就一直留下,離不開。有些人則是對該空間有強烈眷戀,死後也要依附在該處或某些物件上,不願離去。還有一類是生前偏執,不信鬼神,以為人死燈滅,一了百了,死後無處可去,唯有滯留原地。(西方有種偽科學的說法是,人死亡時造成的強烈意念遺留下來,被該處的磁場所記錄,形成一種形象化的思念體。)

  凡此種種,原因各異,皆可視為地綁靈:靈體留在原地久了,受地氣拘束,時間越久越難走。

  華叔先跟阿昌合力把嬰兒床搬走,讓靈體不再被任何東西壓著。這個說法有點弔詭,現實世界的物件能壓著似乎沒有實體的鬼嗎?這問題的答案華叔並不知道,但他想將整個靈體暴露在他眼底,感覺上較容易處理。

  華叔怕等一下整個過程阿昌也不明所以,遂在房裡燃起一束鼠尾草,升起的白煙竟漸漸化作灰黑色,然後在那位置盤旋般捲起,證明靈體確在那裡。然後,華叔再一次來到靈體旁邊,這一次他沒有直接跟它攀談,而是唸起白師傅教他的一段經文,據白師傅說,是有讓迷失了的靈體回復一刻清醒的作用。

  華叔反覆頌唸了數遍,未幾竟見老伯真的冷靜下來,停止掙扎,躺在地上動也不動。這種靜態只會維持短時間,華叔藉機進行勸說:「伯伯,我是來幫你的。伯伯,其實你已經死了,不要再留低受苦,去你該去的地方吧!」說罷輕輕拍地兩下,不知是催促,還是提醒。

  莫說華叔的勸導簡單笨拙,老伯聽罷,本來死魚般的眼神竟回復剎那的澄明。只見它對著華叔微微一笑,似是言謝,然後隨著黑煙,有生命意識般往窗外飛去,消失不見。

  阿昌目擊整個過程,知道用邏輯常理根本解釋不到剛才所見那些煙的流向,遂問華叔:「搞定了麼?」

  華叔輕輕點頭,說:「嗯,它走了。不過為安全計,你們還是把嬰兒床移到別處吧!」

  「好,好吧!謝謝你。」阿昌說。



  「遺憾的是始終找不出靈體殘留的原因。」華叔對我說。

  我聽著他說的故事,覺得場面有點熟悉,但年月相距甚遠,我大概是沒可能牽涉其中。想了又想,終記起自己是甚麼時候見過類似的畫面,遂說:「類似的情景我也見過。」

  華叔帶點詫異說:「什麼,你也遇過同樣的靈體嗎?」

  「不,我指我做救護員時遇過相類的個案。」我說。

  我記得曾經處理過一個個案,有人被困屋內懷疑生命有危險,我們跟消防到場爆門後發現一老翁伏屍床底,而且已經過了一段日子,屍體已然開始腐爛,所以才會因傳出臭味被鄰居發現。原來老翁是名獨居老人,死時於床底維持一個俯伏的動作,右手向前伸,似想拿取一個藏於床底的月餅罐,奈何最終不知是被卡住還是無力退出來,遂一直被困在床底失救而死。

  另有救護同事處理過類似事件,老人家不慎滑倒地上,雖然就在床邊,但就是起不了身,最後把床單被單什麼的都扯到地上,仍然拉不起來,最後一直躺在地上失救死去。

  華叔覺得難以置信,問我:「那只是稀有事件吧?」

  「這些絕不是孤例啊!香港獨居老人得不到照顧的問題可不少呢!」我說。

  華叔恍然說:「那個老伯的靈體,莫非……」

  「真相如何,我們永遠不會知道。我只知『解鈴還須繫鈴人』,你的一句『我是來幫你的』對它來說,確實是黑暗中的曙光,指引出它的去路。」我說。

  「或許吧!」華叔微微一笑,想起往昔,既幫了自己朋友的忙,亦解救了迷失的靈,一舉兩得,實為樂事。

(待續)



作者
讀者回應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