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血時報 | 廢柴

廢柴



廢柴


甫踏入2019年的3月,牛佬就病倒了!

好像是早上的事 - 多年來都習慣起床後躺在沙發上抽煙,以作「回魂」之用。只是那個朝早,剛抽了幾口煙,便覺絲絲涼風從窗口透入,弄得整個人虛虛的。也罷,大清早……精神精神嘛!

萬料不到,黃昏時即鼻水長流,飛快滴到稿紙上。吁……順手拿面紙去拭抹,瞬間用過一卷,又開新的一卷。同時,取出平日「看門口」的傷風感冒丸,唏哩嘩啦的「啪」兩三粒,以盡快平息這種相當麻煩「小病」。

不說可能不知道──「小病」於寫稿人而言,乃相當困擾的一件事。「大病」索性丟下枱面工夫不理,亦無力兼顧,找醫生去也;「小病」則不然。誰都希望服一些成藥,論論盡盡的捱過去。當然,百份之九十九是可以捱過去的,只是遲早問題(一笑)。

但在這段期間,真的好「難捱」呀!正如筆者,現在右手拿筆,左手拿著一卷廁紙,寫不到三四行字,倏忽來一個「乞嗤」,就要拿起左手的面紙「索索索」,你說麻煩不麻煩!

幾次閃過要去診所看醫生的念頭,但一想到現在的診所不時人多,去到一定要等,一等起碼一小時,便將念頭打消。拜託同事去買「收鼻水通鼻塞」的成藥,一小時過去,成藥買回來了,正要掀開包裝取出藥丸,不經意看見包裝紙盒上的說明──「此藥可使人昏昏欲睡……」嚇得即時放下,。需要起貨的工作不少,如何可以奢侈得服藥後昏昏欲睡?

現在,筆者正一字一句的捱著這篇稿,心裡同時想著,這趟「小病」又要捱過多少日才能痊癒?

近年不知是身體虛弱,抑或是怎樣,感染「小病」的次數不少,差不多每年必然「中招」。每趟「中招」後,總是天旋地轉、混亂個多星期方才無恙。難怪人家說:現在的菌,比過往的厲害!

希望今次纏在筆者身上的病菌,不是比過往的厲害,而是比過往的「水皮」。


(編按:本文刊載於熱血時報印刷版第68期。熱血時報印刷版訂閱連結:http://www.passiontimes.hk/4.0/regform.php


作者
讀者回應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