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血時報 | 《解靈人》第五十五回:越窮越見鬼(一)

《解靈人》第五十五回:越窮越見鬼(一)



《解靈人》第五十五回:越窮越見鬼(一)




  很慶幸在我的見鬼生活中,總能找到知音人。我喜歡跟華叔聊天,除因他有很多奇情曲折的故事分享外,有時總會聽到與我相類似的經歷,很有共鳴。我們都曾經被委以重任,化身人肉測鬼機。我的朋友自從知道我有陰陽眼之後,買樓租樓前總愛約我食飯,順便睇樓。

  看得三幾次,就覺得這是份厭惡性的工作,不過有時還會勉強答應,因朋友都不會輕易罷休,我不出手,可能就會動用小孩子或小動物作探測器,這並非我樂見的事。而在我幫忙的過程中亦鬧出不少笑話,但對他們來說可能有點恐怖也說不定。

  華叔也試過幫忙睇樓,對很多香港人來說,買樓隨時是一生一次的大事,買錯樓隨時抱憾終生,以華叔為人,自是幫得就幫。一般人大抵會避開所謂的凶宅鬼屋不住,就算本身並不迷信,都會寧可信其有,不可信其無,避之則吉,心安理得。但華叔有位朋友阿毅卻偏偏選上凶宅來租,不是他生性大膽,而是單單因為他窮。

  上世紀九十年代,樓價飆得兇,作為專業人士的阿毅亦加入炒樓行列,最後在金融風暴下焦頭爛額。

  阿毅算是幸運的一個,他只是把所有的全輸掉,從此一無所有,並沒有欠下一屁股債,成為黃子華口中的「負家產」。本來阿毅憑著一門專業,就算從頭開始,要東山再起也並非難事,可惜這次給黃子華說中,阿毅從事的那一行業給炒掉了。阿毅失業,而且再難找到類近的工作。

  馬死落地行,阿毅正如他的名字,有著堅毅不屈的性格,雖然只找到炒散的工作,但阿毅身兼數職,縱然辛苦,總算能養活自己。

  當阿毅挨了一段日子,以為生活會慢慢返回正軌時,奇異的事情就在他身上發生。

  某晚,阿毅下班回家,他跟所租住的唐樓只有一條馬路的距離,他站在對面馬路的茶餐廳門外等候外賣。百無聊賴,抬頭仰望,驚見他所租單位裡隱約有人影晃動,而他是獨居的,換言之家裡根本不應有人。

  阿毅第一時間想到的是家裡有賊,因為他所住的唐樓有個天井,很方便「飛天擒蟧」下手作案。年輕一輩或者未聽過什麼是「飛天擒蟧」,簡而言之就是「賊」,會從高空攀爬溜進屋內爆竊。但這「行業」現已式微,畢竟現在一街天眼,周圍都是閉路電視,真箇法網難逃,倒不如把心一橫轉行。在這個年頭,或者轉行作「電話騙案」比較好,一個年頭下來,沒幾個騙徒被抓到。

  阿毅詫異間外賣終準備好,他一手拿過之後,望清馬路兩邊沒有來車,就連忙跑過對面,想盡快回到他租住的六樓單位。阿毅所租住的唐樓十分殘舊,多年失修,梯間污糟蹋塌,烏燈黑火,狹窄難行,他仍然三步併作兩步的跑上去,想把賊人捸住。

  「他兩手空空,不,只拿著一袋外賣就去捉賊,不怕危險麼?」我問。

  「那個年代,一般罪案如遇上宵小什麼的,很多時都是『江湖事,江湖了』,很少動輒報警,大膽得拿柄地拖棍就和對方拼了。一般來說『飛天擒蟧』亦屬雅賊,見事敗即逃遁,罕有亮刀子,不似現在的南亞惡徒兇悍。」華叔說。

  當時阿毅沒有手執地拖棍,卻在輕聲打開家門後,放下手中外賣的同時拿起旁邊的一個酒瓶,必要時就來個「爆樽」攻擊,心想應該足以應付。

  阿毅偷瞄了大廳一眼,並未發現賊人身影。他未敢開燈搜尋,怕驚動對方,遂在窗外霓虹燈映照下,於屋內展開探索。

(待續)



作者
讀者回應
相關文章